WTO上诉机构:修改后的美国金枪鱼标签体制违反贸易规则

27 十一月 2015

上周五,WTO的最高法庭裁决,修改后的美国对金枪鱼产品的“海豚安全”标签体制仍然违反了世贸组织的规则,并裁定墨西哥在这项长期的案件争端中获胜(DS381)。

 

上诉机构的裁决是WTO争端解决系统程序几年工作后得出的结论,最早2008年10月,墨西哥提出磋商请求,首次启动了这件影响很大的案件。但实际上,双方关于金枪鱼的分歧更早在这些程序很久之前就已经存在。(《桥》周报英文版,2008年11月06日

 

在最初的标签案程序中,上诉机构于2012年5月已经裁定,美国的体制违反核心的贸易规则并且对墨西哥的金枪鱼产品有不公平的歧视。(《桥》周报英文版,2012年05月16日

 

根据当时的上诉机构的裁决,虽然最初的美国措施完全解决了对东热带太平洋(ETP)海域布网造成的对海豚的负面(以及未观察到的)影响,但并没有解决在其他海域因其他捕鱼方式产生的海豚死亡率上升的问题。

 

布网的办法是指在围网的下面故意圈集海豚以捕获从下面游经的金枪鱼。

 

修改后的措施

 

根据2012年的裁决,第二年美国对标签体制进行了修改,称,这些修改使得该措施完全符合了上诉机构裁决要求。

 

修改后的金枪鱼措施包括修改后的美国海豚保护消费者信息法案,以及法案实施规则和一个法庭决议。

 

根据修改后的金枪鱼措施,相比原初的版本,通过对海豚围网而捕到的金枪鱼不合格这一点仍然不变。但是,补充了新的实质性的要求,允许其他金枪鱼制品(也就是那些通过所有其他捕鱼方式捕获的金枪鱼)有资格获得安全标签,只要在捕鱼的网中没有杀害或者严重伤害到海豚。

 

修改后的金枪鱼措施还提出了许多认证要求,以及追溯和核实要求,涉及一些实质性的条件。

 

获得安全标签是有条件的,必须要有船只的船长出具证明以及一名合格的观察员证明“没有海豚被杀或者严重受伤”,并且也没有在东热带太平洋海域通过大围网“对海豚下网”以捕获金枪鱼。

 

在东热带太平洋海域大型围网捕鱼以外获得的金枪鱼只需要船长的认证。那些情况下,只有当国家海洋渔业服务司的助理行政员决定在该非东热带太平洋海域、存在着海豚和金枪鱼之间的常规和重要关联的时候,才需要观察员的证明;或者主管官员决定在所有其他渔业中存在着海豚的常规性严重伤亡时,也需要观察员证明。

 

此外,修改后的金枪鱼措施延伸了同样的基本条件,把“海豚安全”金枪鱼从所有海洋领域的“非海豚安全”金枪鱼中剥离出来。但是,特别的文献记录要求(称为“金枪鱼追溯表”)只是对在东热带太平洋海域大型围网捕鱼方式以外捕获的金枪鱼制品有效力。

 

墨西哥不同意美国的合规诉求,并请求成立专家组审议2013年版标签规则的WTO合规问题。

 

合规专家组认定,4月份,上诉机构已经确定了美国有权禁止通过对海豚围网取得的金枪鱼获得“海豚安全”表现。但是,专家组做出了独立裁决,认定修改后的金枪鱼措施的其他因素,特别是认证、追溯和核实要求,仍然违反了WTO协定中的非歧视规则。(《桥》周报,2015年04月17日

 

墨西哥和美国在2015年6月分别就合规专家组推理和裁决中的某些方面提起了上诉。(《桥》周报,分别见于2015年07月17日2015年06月19日

 

TBT协定的2.1条

 

WTO技术性贸易壁垒协定(TBT)中的2.1条是在双方的上诉中出现的核心法律条款。

 

要证明一个措施不符合TBT协定第2.1条,必须标明以下几点:首先,该措施构成附件1.1中所指的技术性规定;其次,进口产品与国内产品和其他产地的产品是同类的;最后,给予进口产品的待遇“不低于”给予国内同类产品和其他国家同类产品的待遇。

 

合规专家组早前认定头两个要素已经得到满足,这一点,涉案两国并未进行上诉。

 

根据2.1条的“不低于…的待遇”分析有两个步骤:是否有争议的技术规定修改了竞争条件,以至于损害了和国内或其他国类似产品的进口产品的利益;以及,如果伤害了,是否这种有害影响仅仅是来源于一个合法的规则定义。

 

有害影响和不偏不倚

 

在回应墨西哥的非歧视诉求时,上诉机构认定,合规专家组没能就各种标签条件如何负面影响了墨西哥金枪鱼制品在美国市场上相对其他同类产品的竞争力,做出一个整体性的评估,以及,相应的,2013年修改的结果如何改变了最初措施的有害性影响。

 

上诉机构不同意专家组分析中的其他要素,但是裁定美国剥夺了大多数墨西哥金枪鱼制品获得海豚安全标签的资格,但是同时允许美国和其他国家的类似产品的有条件准入,这意味着修改后的金枪鱼措施改变了竞争条件,造成了墨西哥金枪鱼制品在美国市场上受到损害。

 

上诉机构还裁定,关于是否对墨西哥金枪鱼制品的有害影响仅仅是缘于一个合法的规定,专家组错误地应用了TBT协定第2.1条进行法律测试。

 

这个测试包括研究是否有争议的技术性规定在设计、构架、显明的结构、运作和在特定环境的实施中是不偏不倚的,

 

上诉机构澄清说,与专家组主张相反的是,在2012年上诉机构报告中没有声明说,美国有权不给围网捕获的金枪鱼“海豚安全”的标签资格,且这个合格的标准更加没有不偏不倚的效果。

 

对这个法律测试,上诉机构称,专家组本应进行一个评估,是否根据修改后的金枪鱼措施,标签条件的差异会导致有可能海豚在不同的渔业的金枪鱼捕获作业过程中受到负面影响,这是专家组没有做的评估。

 

因为专家组缺少对关于东热带太平洋大围网渔业以内和以外总体相对风险的评估,上诉机构不能充分评估是否所有的根据修改后的金枪鱼措施产生的规制区别都能被解释和归结为对那些捕鱼带的海豚构成的相对风险。

 

观察员认证

 

正如前面总结的,对于从东热带太平洋大围网渔业之外捕获的金枪鱼制作的制品,是否要求以观察员证书作为获得海豚安全标签的前提,取决于国家海洋渔业服务司助理行政员(NMFS)的决定。

 

在审议中,上诉机构对以上问题肯定了更早的专家组结论。比如,NMFS对常规和重要伤亡的决定不能对是否出自东热带太平洋大围网渔业而做出,NMFS对常规和重要金枪鱼-海豚关联的决定也不能以是否非大围网渔业而做出。WTO的法官还肯定了专家组的裁决,即,船长不必有观察员的技术技能才能认证没有海豚被杀或严重受伤。

 

WTO的法官们认为,“决定的做出”(换句话说,那些NMFS官员所需用来决定是否要求观察员证书的条件)似乎并没有解决这种情况,即,由某些特定捕鱼方式产生的对海豚的风险和伤害可能比东热带太平洋大围网渔业的风险和伤害还要大。

 

对上诉机构而言,NMFS决定的做出并没有提供实质性的条件,使得海豚安全标签措施能够在所有风险较高的情况下都由观察员证书这一规定得到加强。这也会导致与在东热带太平洋海域大围网渔业所实施的不同的追溯和核实要求。

 

由于这个原因,上诉机构称,尚未有证据显示,修改后的金枪鱼措施中的海豚安全标签条件上的差异与不同海域的不同捕鱼方法产生的海豚风险相对应。

 

GATT裁决

 

在根据1994年关贸总协定完成法律分析时,上诉机构裁定,修改后的措施改变了竞争条件,使其不利于墨西哥的金枪鱼制品,与1.1条和3:4条不相符合,这些都是处理最惠国和国民待遇的原则,修改后的金枪鱼措施根据1994年关贸总协定的第20条规定中的总体例外,也是不合理的。

 

关贸总协定第20条的例外情况列出了一系列理由,WTO成员可以制定一些正常情况下世贸规则认为是违法的措施,只要其目的是为了达成更大的公共政策目标,比如为了自然资源保护或者人、动物或植物生命健康的保护。

 

下一步

 

根据墨西哥和美国之间的双边谅解备忘,墨西哥可以要求授权暂停减让或者与美国之间协定中的其他义务,这是符合争端解决谅解的第22条的。同样的谅解规定,美国不能反对墨西哥请求授权的要求,只要该请求是根据WTO规则在30天的时间期内做出的。

 

如果墨西哥请求这个授权,美国可以根据争端解决谅解备忘第22.6条对减让暂停的程度或者其他义务提出反对,并且/或者提出,在争端解决谅解备忘第22.3条中制定的原则和程序没有被遵守,因而提请仲裁。

 

双方已经同意,如果对事件进行仲裁,将协助促使仲裁员在60天内发布其仲裁决定。

 

ICTSD报道。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27 十一月 2015
WTO成员们已经同意,将根据世贸组织知识产权规则实施的“非违法之诉和情形之诉”搁置的时间延长两年,并将计划的决议转给世贸组织即将召开的部长大会进行通过。 消息传出,正值WTO成员们继续讨论关于电子商务的关税搁置的延长事宜,以及决定一个正在进行中的、相关的电子商务工作计划的下一步。这些措施也被认为是部长大会的可能成果,大会计划于12月15-18日在肯尼亚的内罗毕举行。 “非违法之诉”...
Share: 
27 十一月 2015
在11月17日法国巴黎举行的经合组织(OECD)会议上,几个世界最富有经济体达成了限制政府对煤碳发电厂技术出口给予支持的协定。新规则将有助于阻止对最低效的煤炭发电厂发放官方出口信贷,这也是该领域的首次国际性安排。 根据一位经合组织高级官员的话,历史上看,各国并没有寻求对 出口信贷 可以提供的技术或者部门类型加以限制,而主要侧重于提供一种公平竞争的环境和设定普遍规则和条件以限制潜在的贸易扭曲。...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