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上诉机构判定中国在欧盟紧固件案中获胜

25 一月 2016

周一,WTO最高法庭裁决,欧盟对先前针对中国制造的钢铁紧固件反倾销税所进行的审议修改不足以使其措施符合全球贸易规则。涉案的紧固件包括有螺丝、螺母和螺栓。

 

这起WTO争端(DS397)于2009年开始,中国方面请求与欧盟28国集团就反倾销关税进行磋商,当时的反倾销关税是26.5%到85%。(《桥》周报,2009年8月5日)中国方面认为,欧盟的反倾销基本规定和其针对紧固件的反倾销措施均违反了WTO规则。

 

在处理非市场经济体(NMEs)时,欧盟的《反倾销基本规章》中讲到,在决定“正常价值”(换句话说,就是产品的国内价格或者生产成本)时允许使用一个“恰当的、市场经济第三国”。正常价值在计算倾销的幅度时要用到,以决定正常价值和出口价格之间的差别。

 

欧盟最初的《反倾销基本规章》中确定,在从非市场经济体中进口商品时,关税是针对供应国具体规定的,而不是对每一个供应商。《规章》中还说,只有对那些确定满足特定标准的出口商,才会给予特定企业以特定的关税。

 

在最初的紧固件调查中,欧盟当局选择了印度作为第三国,挑选了总部在该国的紧固件生产商Pooja Forge公司作为参考来帮助决定倾销的幅度。2010年12月,争端专家组裁决中国获胜,后来,在2011年7月,上诉机构同意,《反倾销基本规章》的内容和紧固件调查违背了WTO特定的贸易规则,但各自违反规则的原因不尽相同。(《桥》周报,2011年3月30日

 

根据这个裁决结果,欧盟方面通过了一个新的规定,做出了一些修改,比如去掉了需要出口商证明自身符合要求的一份实质性标准清单,这一条在旧的规定中是获得特定关税的前提。

 

新规定还说,“但是,在确定特定关税的时候,那些合法区别于其他供应商的供应商,或者那些合法区别于国家的供应商,需要被当做一个独立的个体来看待。”另外在应用规定的过程中,还有一些因素应当考虑在内。

 

欧盟后来也开展过一次审议调查,最终决定继续实施对特定紧固件的反倾销关税,但是对实际的倾销率做出了修改。不过,2015年8月,专家组裁定,这仍然不足以使得欧盟28国集团的措施符合WTO承诺。(《桥》周报,2015年9月9日

 

本周的上诉机构裁决是在双方均对合规专家组报告提出上诉之后做出的。裁决支持合规专家组裁决的大部分结论,其中许多是关于在决定中国生产商的正常价值过程中,对印度Pooja Forge公司产品的信息获取,其结论是,对于是否具备“良好理由”将这家印度公司的部分信息作为反倾销程序中的保密信息,并没有一个客观的评价。

 

但是,上诉机构不同意专家组的合规裁决,特别是以下裁决,即,欧盟确实违反了WTO反倾销规则,因为没有在决定反倾销时对中国生产商所面临的税收区别和其他成本做出恰当评估,而这也是中国生产商们要求做出调整的原因。

 

中国商务部(MOFCOM)条法司司长在邮件声明中表示,“这些措施对中国的出口造成了消极影响,涉及中国成千上万紧固件生产商约10亿美元的损失和10万多个工作岗位。”

 

非市场经济地位的讨论

 

尤其显著的是,一个长期以来的争论涉及到,在处理从非市场经济体来的货物时,欧盟如何开展反倾销调查和程序——当前,这在贸易圈中是一个热点问题,因为在WTO内部,很快将决定是否中国将继续被当做非市场经济体看待。

 

中国在2001年12月加入WTO,入世协定的条款中包括了在决定补贴和倾销时如何应对价格可比性的问题,而这反过来关系到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以至于在反倾销调查中使用的方法论问题。

 

入世协定中规定,“一旦根据WTO进口成员的国内法,中国被确定为市场经济,只要自入世之日起,进口成员国的国内法包含市场经济标准,那么子条款(a)中的规定将终止执行”,其中,子条款(a)指的是,根据关贸总协定(GATT)第6条和反倾销协定,用于决定价格可比性的方法论。

 

该子条款确定了两种可能情形:一种情况是,如果被调查的中国生产商“能够清楚证明,受调查的该行业中,在产品的制造、生产和销售中已经广泛具备市场经济条件”;另一种情况是生产商不能证明此种条件的存在。

 

在后一种情况下,进口WTO成员可以使用一种“不是基于与中国有严格可比性或中国成本的”方法论来计算倾销幅度。

 

在子条款(d)中规定,“在任何情况下,子条款(a)(ii)都应当在入世之日后15年终止。”中国在今年12月即将迎来入世15周年,这就引起了WTO成员之间的大讨论,即,是否这一条意味着中国将自动被世贸组织授予市场经济地位。

 

上周,欧盟委员会决定延迟决定,是否开始在欧盟内部的贸易补救调查中将中国分类为非市场经济。现计划在2016年下半年对此作出决定。由于普遍期待欧盟会在本月就此给出答案,这一决定出乎许多贸易观察家的意外。

 

一旦决定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欧盟政策和实践上的这种转变将很可能对WTO内部该议题的讨论产生重大影响。

 

1月13日,欧盟委员会第一副主席Frans Timmermans在该议题的辩论之后表示,“我们将延迟作出决定,因为委员会主席很清楚地表明,这个议题必须从所有重要的角度都做出分析,这个议题不仅对国际贸易十分重要,对欧盟的经济也十分重要。”

 

下一步

 

中国和欧盟这两个贸易大国已经就如何处理紧固件争端达成了一个双边谅解备忘,双方都可以请求WTO争端解决机构在30天内采纳通过上诉机构的建议和裁决。

 

中国官员已经敦促欧盟尽快做出合规调整,并警告说,如果不能,中国方面有必要采取进一步行动。

 

中国商务部的声明中表示,“中国敦促欧盟遵守上诉机构的最新裁决,尽快撤销非法的针对中国紧固件的反倾销措施。否则,中国保留根据WTO争端解决机制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权利。”

 

谅解备忘中说,鉴于上诉机构认定欧盟的措施仍然有违贸易规则,中国现在可以请求授权“中止减让或其他义务”,而欧盟也有权反对中止减让或其他义务的程度。

 

如果反对中止减让或其他义务的程度或者反对《争端解决谅解备忘》中引以为据的第22.3条(关于补偿和关税减让承诺的中止),将意味着这个案件可以进入仲裁,双方可以同意协助仲裁员在60天内达成决议。

 

ICTSD报道;金融时报,2016年1月13日,“欧盟延迟决定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法新社,2016年1月14日,“欧盟延迟决定中国市场经济地位”。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15 一月 2016
美国总统奥巴马公开呼吁国内立法者们批准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再一次提到美国有必要在设定亚洲的贸易规则中起到引领作用。 周二晚间,在国会的一次联合会议上,奥巴马总统作了他最后一次 国情咨文讲话 ,他指出,这份12国参与的贸易协定将“开放市场,保护工人和环境,以及促进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力。” 奥巴马说,“有了TPP,中国就不能制定该地区的规则,而是我们制定。想要展示我们在新世纪的能力吗?...
Share: 
25 一月 2016
未来的一年将是欧盟贸易谈判紧张繁忙的一年,欧盟28国希望在奥巴马任期结束之前结束与美国的贸易和投资协定谈判,同时也启动与全球范围内其他国家之间的各个贸易程序,但所有这些目标也都面临着非常不确定的经济和政治前景。 在上周末柏林的一次讲话中,欧盟贸易委员Cecilia Malmström介绍了欧盟推进现有的和新开展的贸易议程的计划,...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