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11 贸易谈判在新的名称下进入最后阶段

20 十一月 2017

来自TPP-11国的贸易部长们一周前宣布,距离贸易协定生效还剩临门一脚的距离,随后将提交给签字和国内审批。

虽然还没有确认最后的文本,部长们在11月10日宣布他们就“核心要素”达成了共识。此前,参与方进行了数月之久的技术性工作和谈判。这个程序是今年年初开始的,当时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TPP。(《桥周报》, 2017年1月26日 和 2017年5月24日)

剩余的11个TPP成员也给这个协定一个新的名称,即“全面且先进的TPP( 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CPTPP)”,并解释说这个新的名称旨在保留TPP最初的“高标准、总体平衡和整体性……,并确认所有参与方的商业利益和其他利益,以及我们进行管制的权利,包括各方在设定法律和规制优先顺序方面的灵活性”。

TPP-11部长们发布了一份 联合声明, 以及两个附件, 一份附件 是CPTPP的特征概览, 另一份附件 列出了最初TPP协定中哪些条款被中止,哪些条款将取决于进一步的谈判。

部长联合声明说,“部长们确认,提议的这个CPTPP的法律文件允许成员方及时和坚决的推行他们共同的目标。部长们重申,CPTPP表明他们坚定的承诺开放市场,反对保护主义,和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

这份文件没有确认完成最后细节的时间表。声明也指出,CPTPP的最后文本仍然需要法律验证和翻译,之后成员们才进入签署和审批程序。

根据 加拿大政府的统计数据,新的协定涵盖5亿人口,经济总值超过10万亿美元,约占全球GDP的13%。TPP11包括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

日本外交部长 Kono在一份 正式声明中说,“这个协定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因为它将保留TPP协定的高水平内容,同时构建自由和公平的经济秩序促进亚太区域的共同繁荣,在该地区有强劲的增长,并可以为扩展这个秩序提供基础。”

协定,或者没有协定?

今年早些时候,部长们同意就未来的跨太平洋协定准备一些政策选项供领导们审议,当时确定的目标时间是11月在越南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峰会。(《桥周报》, 2017年5月24日)

在上周会议召开之前,部长们能否达成一个决议还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最终,周五达成了一个初步的报告,直到最后时刻加拿大提出反对。

据报道,在最后关头,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决定不参加计划召开的领导人会议。此举发生在特鲁多在和日本首相安倍举行会谈之后,后者是领导人峰会的联合主席。

加拿大贸易部长Champagne说,“我们为可能达成协定的进展感到高兴,但是仍然有一些工作需要完成。”他还说,加拿大“不会仓促进入一个不符合加拿大利益的协定。”

其他成员的官员们在他们的公开言论中也表示,需要在年底前完成更多的工作,但是同样的都没有给出一个时间表。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Ciobo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采访时说,下个月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WTO贸易部长会议可以是一个机会,推动解决剩余议题。

Ciobo部长说,“那肯定是一个共同努力的目标,但是现实的看,因为加拿大没有参加TPP-11领导人峰会,我们失去了一些动能。我们需要继续寻找取得进展的路径,这是下一步的关键。”

协定概览和中止的条款

部长会议的附件包括了CPTPP的主要条款,TPP中一些中止的条款,生效条款,退出条款,CPTPP的审议等。

起草新的生效条款是一个重要的程序问题。最初的TPP的“最终条款”要求12个签署国在签署协定后两年时间内审批通过该协定。如果这个条件没有达到,TPP要求至少有占所有成员国GDP总和的85%、六个以上成员审批通过才能生效。GDP是按照2013年的数据计算。

由于美国是TPP中最大的经济体,美国退出意味着剩余的签署国不可能达到85%的门槛。

根据多家媒体报道,CPTPP已经修改了审批条件,新条件规定,至少有六个签署国审批后即可以生效。部长们也指出,TPP协定原有的多个附属文件“原则上”也将继续生效,但是这些双边协议的参与国可以修改他们。

11国也选择中止TPP原有协定中的20个条文。这些条款涵盖通讯、投资、政府采购章节中审议市场准入的时间表等等。这20个条文有的是单独的条款, 或者条文或者附件的项目或者脚注,这意味着协定中所有市场准入的承诺等大量的内容维持不变。

20个中止条款中的11个是属于TPP知识产权章节的。比如,他们同意中止其中的18.5款,该条款专门针对保护新的生物制剂药品。该款包括从生物中提取的药剂,要求“保护没有披露的测试和其他数据”的期限是从TPP成员首次给予市场批准之后5到8年的时间,取决于特定的条件。

关于这个对生物制剂数据较长时间保护期的问题,美国曾经是一个坚定的支持者,也是最初的TPP谈判在最后阶段最有争议的议题之一。(《桥周报》,  2015年10月8日)

关于版权保护,TPP11也中止了一个条文,该条文设定了工作或表演的版权保护期间至作者去世后至少70年时间,或者在没有作者生命年限的情形下保护至工作“首次授权出版后”至少70年时间。其他的一些特定的专利条款也中止了。

原先协定的投资条款中有一些特定的议题,比如投资者和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也中止了,部分是根据新西兰的要求。

上个月新西兰新政府就任,他们特别提出了在投资者和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问题、以及外国购买者推高房地产价格等领域要寻求改变。虽然后者最终的解决方法是国内立法,前者是在TPP的谈判范围之内。

新西兰贸易和出口增长部长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已经……保留了与澳大利亚的对等协定,澳大利亚约占新西兰在所有TPP国家海外投资的80%,这个投资者和东道国争端解决条款不在两国之间适用。”

这是特别指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两国先前达成的附属协议,该协议说TPP的投资争端解决机制不适用新西兰投资者,也不适用于澳大利亚。

这位新西兰官员说,“我们将在新的协定中继续寻求与其他国家达成类似的协议。此外,提出投资者东道国争端的范围也缩小了。”

新西兰总理雅登在她的社交媒体上解释了一些变化的细节。比如,她说投资者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将不再适用于外资审查和政府与外国公司的私人合同,这一点就更加接近新西兰现有的自由贸易协定中的投资条款。

她说,“我们认为,投资者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不应当适用于所有的协定,但是同时,我们也是较晚参与这个协定,我们付出了很多,我们也做了很多实质性的让步。”

她说,“一些人认为,这些仅仅是中止的条款,如果美国重新参与,这些条款将重新启动。事实上,每三年可以重新审议整个协定,包括投资者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如果美国重新加入,这些都可以重新进行谈判。这不是自动发生的。”

未决事宜

部长们表示,在决定是否签署协议并提交国内审批之前,还有四个议题需要形成决议。这些议题被列在第二个附件中,并标明了哪个国家有哪些具体的关切。

其中包括加拿大提出的文化例外。澳大利亚贸易部长Ciobo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说,“加拿大的一个主要关切是关于文化例外,我们想排除他们的广播政策,比如说允许法语广播。”

这个单子上还包括马来西亚关于国有企业的一个 国别附件。同时,越南也对TPP中争端解决 一章中关于对因为不履约而进行报复的条款提出关切。

文莱也在国别附件中提出,在“跨境服务和投资中非确认的措施”中涉及到外国个人或企业参与煤炭行业的使用和开发这个议题上表示关切。

ICTSD 报道; 日经时报,2017年11月14日, “TPP 11贸易协定即将成形”。

标签:区域一体化, 区域贸易协定,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TPP)

13 十一月 2017
11月2-3日,在尼日利亚阿布贾召开一次高级别论坛,重点探讨了贸易和投资之间的相互联系以WTO在投资便利化中的作用。 本次会议由尼日利亚政府、西部非洲国家经济社会委员会(西共体)和“促进发展的投资便利化之友(FIFD)”的WTO成员联合举办,同时吸引了私营部门、智库和民间社会代表参与。 论坛达成了一份题为“通过促进发展的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推动非洲融入全球经济”的文件,...
Share: 
20 十一月 2017
11月11日,21个亚太经济合作组织成员的领导人在越南岘港结束了第25届年会。在峰会举办的前几周进行了技术、专题和部门官员的谈判、商务讨论和部长级会议,最终的峰会旨在为该地区今后的经济一体化制定一个广阔的远景。 岘港宣言的主题为“打造全新动力,开创共享未来”,它广泛重申了对亚太经合组织使命的长期承诺,即支持亚太地区的可持续经济增长与合作。今年的最终宣言较往年相比还涉及了语言和覆盖面的显著差异。...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