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11谈判者考虑潜在的选项,并计划十月会议

2 十月 2017

刚刚过去的九月底,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的谈判,或者说现在的TPP-11谈判于日本东京重启,官员们共同探讨了一系列推进协议进程的提议,关键会议将于10月和11月进行。

谈判官员们正在努力为部长会议及领导人会议列出可考虑的选项,以供11月的越南会议商谈。为此,他们确认将在十月在日本举行另一次会议,以推进这一进程。

这一轮在日本会议中,各国希望就协议中希望看到的实质性改变提出补充建议。虽然现在已经有了一份TPP文本,但今年早些时候美国的退出导致一些签署方想要对协议某些方面进行修改。

 “由于美国的退出,这些利益已经改变了交易的标准。这意味着对剩下的11个国家而言,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这场谈判是什么样的,”澳大利亚贸易部长Steven Ciobo上周会谈之前说。

他还提到,如何继续进行谈判,将决定TPP-11是否会有所进展。

援引自9月20日他在雅加达答记者问时其办公室提供的采访草稿指出,“如果我们能在11个国家中间达成共识,就太棒了。如果不能的话,那么这次谈判就不可能达成了。当然,现在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日本,正在竭尽全力努力尝试达成一个高质量的谈判,”

实质性讨论,国内选举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有关如何保留这一协定的原始内容以及搁置哪些内容的争论日益深化,据报道,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和新加坡等国家意图保留大部分的原始文本。

考虑到美国目前已经退出,因此,其他一些TPP签署国一直在敦促对原文本进行实质性修订。

“各个国家的要求集中到一起之后,争论也愈演愈烈,” 日本的首席谈判代表、Kazuyoshi Umemoto在日经亚洲评论会议中说。他后来告诉记者,“目前已经实现了有意义的进展,但还需要更多努力。

 “基本思路是,我们希望美国能够尽快回到谈判桌上,也就是说原来的TPP将会得到批准,”Umemoto告诉路透社,也正因如此,谈判各方正在研究“冻结”哪些部分。

日经新闻社的消息显示,对TPP现有文本进行实质性变动的要求分为三个部分:TPP-11生效所需的法律事务;知识产权的保护,包括对药品的保护;其他杂项条款。

会前这些部分中的单项项目约80个,据报道会后已减至50个,这一数目将会得到进一步的削减。其他有关投资者与国家争端解决、政府采购市场准入条款等高知名度的项目据说正在审查中。

在这三个宽泛的领域中,法律事务和知识产权据报道已取得进展,而在另外的领域由于近期的一些时间安排等原因,还需要更多努力。

今年11月,TPP领导人将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周期间举行会晤。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部分 TPP签署方国内可能发生政治格局变动,一些分析家认为这可能会影响谈判的动力。

新西兰上周末举行了全国选举,没有政党获得绝对多数票,剩下的两个最大政党现在正在努力与其他议员建立联盟,以确定哪一个政党能够获得组建政府的必要支持。如何解决TPP-11这一问题在选举前已经出现在工党和国家党的争论之中。

与此同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9月25日宣布,他将呼吁下月进行提前选举。这对TPP-11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还未可知。目前日本首相有望赢得10月22日的选举,他长期倡导TPP并把它作为其三管齐下的“安倍经济学”结构性改革支柱之一。

ICTSD报告;“TPP贸易谈判仍阻碍而规定的延迟,”日本新闻,2017年9月23日;“没有美国,11个国家在TPP接近达成协议,”路透社,2017年9月22日;“TPP-11会谈为后期发展设定目标,“日经指数,2017年9月23日;“国家党在前新西兰选举占据优势,虽然还不占多数,”日经指数,2017年9月24日;“日本总理安倍晋三呼吁提前选举,”卫报,9月25日,2017。

 

1 十月 2017
上周,WTO公共论坛在瑞士日内瓦的召开,国际机构的负责人,贸易专家和产业官员们都呼吁改善教育,解决不公平以及促进改革,从而在各国和国家之间更广泛地分享贸易带来的益处。 今年,世贸组织利用一年一度公共论坛的机会提出了“贸易:标题后面的故事”这一主题,聚集政府和政府间组织的官员、民间团体成员、学术界以及其他贸易利益相关者,共同讨论这一主题。 今年公共论坛召开之际正逢全球贸易形势处于不确定之时。...
Share: 
9 十月 2017
在上周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公共论坛上,我向听众提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你对WTO第11次部长级会议(MC11)能否成功举办是否持乐观态度? 只有一位听众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参与本次论坛的大多数官员和学者都对这个问题持悲观和怀疑态度,其中部分原因是当前日益增长的经济保守主义和政治民族主义,以及众多反对全球化的激进抗议活动。在政策层面,...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