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缔约国在奥克兰签约仪式后推动协定的批准

12 二月 2016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贸易协定签约国加速推动国内对协定的支持,准备启动国内的批准程序。

 

来自12个TPP缔约国的贸易部长在2月4日周四新西兰的奥克兰签署了协定,开启了一个两年的时间窗,让所有的成员在此期间批准该协定。

 

虽然协定即使没有所有12个国家的批准仍然可以生效,但仍需要占全球GDP85%的至少六个国家批准才可。否则,必须等到足够数量的国家批准通过,协定才能够生效。

 

签约仪式上部长们的一份联合声明中说,“经过5年多的谈判,我们很荣幸能够将TPP集体协定正式推出,这是亚太地区的一个历史性成就。”

 

声明还说,“签署协定预示着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也是TPP下阶段工作的开始。现在,我们的重心转向了各自国内程序的完成。”

 

前方道路坎坷

 

这个贸易协定中涉及的12个国家大小不等,在经济实力和政治体系上都各不相同,各个国家的立法程序也不同。一些国家还正在经历重大的政治转型,令人更加质疑批准协定的时机。但是,一些签约国已经宣布了其迅速推进TPP批准程序的计划。

 

在奥克兰,来自澳大利亚和墨西哥的部长们说,他们希望在今年内批准协定,澳大利亚的贸易部长Andrew Robb确认,计划本周在该国议会上提交协定文本。

 

Robb上周对澳大利亚广播(ABC Radio)公司表示,“昨晚和贸易部长们交流过,我觉得大部分国家,即使不是全部国家的话,都计划在今年批准协定,现在,我认为澳大利亚也会这样去做。”

 

新西兰的总理约翰基(Kohn Key)本周在议会介绍了政府2016年工作重点,也提交了TPP贸易协定文本以及一份相关的国内利益分析,供议会审议。他表示,很快将进行TPP贸易协定所要求的立法程序,对国内法进行修改。

 

他对议员们说,“TPP对新西兰的商品和服务进入大型、重要的市场提供了更好的准入,作为回报,新西兰也已经做出了一些减让承诺。”

 

但是,对于TPP协定,新西兰的公众情绪方面却比较复杂,在奥克兰的签约仪式引发了超过1000人参加的抗议活动。其他成员,最有名的是美国,也遭到了公众对贸易协定中部分条款的激烈反对。

 

马来西亚方面,已经批准了协定,尽管据报道,该国仍然需要在国内法方面做一些改变。

 

是否加拿大会推动批准贸易协定仍然是一个未知问题,自从贾斯汀克鲁多执政后,该国的政治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加拿大贸易部长Chrystia Freeland 参加了奥克兰的TPP签约仪式,他上个月在一封公开信中向加拿大人民强调“签约不等于批准,”并承诺会进行“充分和公开的”议会辩论。(《桥》周报, 2016年1月28日)

 

12个TPP签约国是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美国和越南。

 

美国大选的格局激发了顾虑

 

美国总统大选也引起了人们对TPP批准前景的质疑,尤其是因为美国是该贸易协定中最大的经济体。要使TPP生效就必须要求美国批准协定,以达到85%的协定生效门槛。

 

如果协定不能在奥巴马总统执政期间(他的任期在2017年1月1日到期)进行国会投票,那么就会由下一任政府来决定是否要游说国会批准通过协定;或者尝试重新谈判协定的某些部分;或者将协定完全弃之不理。

 

迄今为止,对于TPP协定,来自许多主要的总统候选人(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反应都是要么不温不火,要么反对该贸易协定,尽管也有些人暗示,如果重新谈判TPP贸易协定的话,他们或许会更支持。

 

正在参加民主党总统竞选的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上周在与佛蒙特州参议员Bernie Sanders进行的辩论中说,“我确实希望本届政府谈判的TPP协定可以平息很多人对贸易协定所表达的顾虑。”

 

她还说,“我等到了协定确实被谈成的时候才发表看法,因为在此之前我想假定本届政府无过失。一旦我看到了协定的结果,我对它表示反对。”她指出,以前的一些贸易协定经过重新谈判达到了更好的结果,尤其是,美国与韩国之间的贸易协定。

 

美韩自贸协定是在小布什政府时开始谈判的,后来在奥巴马执政期间重新进行了谈判,以确保对汽车和牛肉方面的更好规则。第二年国会就批准了协定。(《桥》周报,2010年12月17日 和  2011年10月12日)

 

Sanders参议员也在竞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资格,他反对TPP协定,在和希拉里的辩论中,他,TPP是众多贸易协定之一,这些协定都使得美国工人在面对国外低价的产品时很难与其竞争。

 

他说,“今天,工人们工作时间更长,工资更低。贸易就是原因之一,”他指出,虽然他在原则上并不反对贸易,但是他确实不喜欢自由贸易,而喜欢公平贸易。

 

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方面,也对TPP贸易协定表示出不同的观点。房地产商业巨头Donald Trump,就公开抨击TPP,他在本周的CNN 采访中表示,他会倾向于重新谈判美国的很多贸易协定,以制定更好的规则。

 

但是,俄亥俄州州长John Kasich(他在周二新罕布什尔共和党总统后选人初选中排名第二)表示支持TPP协定。

 

美国的许多国会领导人已经警告,确保TPP协定在国会获得批准将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尤其是今年,恰好整个众议院和三分之一的参议院都面临选举。

 

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Orrin Hatch上周主持了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他表示,“没有人应当抱有幻想:因为今天签署了TPP,就会立即进行赞成或否定的国会投票,或者说我们的监督责任就结束了。”

 

此外,Hatch还指出,在美国国会批准贸易协定通常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实际上,要说,在一个协定签署之后要花许多年才能获得国会批准,这绝不是夸大其词,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中国警告把TPP协定“政治化”

 

就在TPP签约国致力于赢得国内的首肯之时,另外一个主要的辩论仍在继续,主要是在美国,即,批准这样一个影响深远、综合性的协定对于确保美国在贸易规则制定中继续保有领导地位至关重要,尤其是鉴于中国在这方面所做的工作。

 

中国参与了本地区的多个贸易倡议,包括被称为区域综合经济伙伴关系(RCEP)协定的16国谈判,其中包括了所有10个东盟(ASEAN)成员,以及印度、韩国和三个TPP成员——新西兰、澳大利亚和日本。

 

上周,奥巴马总统重申了对于这个问题的类似观点,“TPP使得美国,不是中国这样的国家,能够书写21世界的道路规则,这对于亚太地区这样一个充满活力的地区来说,尤其重要。简单说,TPP可以促进我们在海外的领导力,并支持国内的良好就业。”

 

周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吕康在对记者们的发言中,公开反对这种言论。

 

他说,“我们从来没有认为中国或者任何其他个别国家可以单独决定如何书写21世界的议程或规则或全球贸易,”他表示,各国应当继续依靠WTO在设定国际贸易规则中起到的“带头作用”。

 

吕康说,“我们理解,有些国家的政府不得不让本国的企业届和公众知晓相关自贸协定的利弊,那就让事实说话。没有必要将经济议题政治化。”他警告,这种政治化的观点会有误导作用和伤害美国与中国的关系。

 

ICTSD报道;路透社,2016年2月4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贸易协定获得签署,但是仍会有数年的谈判”;STUFF.CO.NZ,2016年2月9日,“John Key总理总结了政府今年的优先工作”;CNN,2016年2月7日,“Trump:我想要赢得新罕布什尔,但是我不认为不非得赢”;POLITICO, 2016年2月9日,“州长们希望赢得新罕布什尔。”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23 二月 2012
国际贸易和可持续发展中心(ICTSD)和世界贸易研究院(WTI)于2月8日联合举办了此次会议。该会旨在就中国对原材料(争端解决案件 394、395和398)出口限制的做法和世贸组织上诉机构近期的裁定而进行探讨。上诉机构驳回了北京根据GATT第11款以资源保护为理由,对原材料征收配额。这引起了在何种情况下可以有理有据地对有限的自然资源实行出口限制的争论。裁决报告同时确认,中国对其在加入议定书第11...
Share: 
23 二月 2012
作者:Faizel Ismail,南非常驻世界贸易组织代表团大使 一、简介 2010年,中国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同年,中国重夺全球领先制造大国地位,把美国赶下了盘踞110年之久的最大货物生产国宝座。 中国的总贸易和经常账户顺差位居世界第一 ,其外汇储备在2011年1月达到2.6万亿美元,亦为世界之最。 总之,中国的崛起导致了传统经济强国,如美国、德国、法国、...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