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呼吁结构性改革,合作刺激全球经济增长

18 十月 2014
IMF

在上周末于华盛顿召开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年度会议之后,世界金融领袖和中央银行家们表示,特别考虑到日趋严重的经济下行风险,结构性改革将会是支持脆弱的全球经济复苏的关键所在。

与会官员听取了WTO高级官员关于支持实施贸易便利化协定的呼吁,以及一份在更长时间内旨在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雄心勃勃的贸易日程。同时还审查了遭受埃博拉危机重创的西非国家的经济需求。

“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形成七十年之后,国际社会站在了另一个分岔路口,”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在1010日到12日会议的开幕式上表示。“经过检验的可靠的合作模式如今看起来在边缘部分摩擦不断。全球经济引擎本身的可持续性正日益受到质疑,”她继续说到。这位IMF总裁认为,考虑到政策制定者们的选择将会决定全球经济是加速发展还是停滞不前,是实现稳定还是维持脆弱,是紧密合作抑或采取孤立政策,因此他们必须准备好共同行动。

她提醒到,“我们正冒着陷入一种以低速增长和微不足道的就业机会创造为特征的‘新的平庸’的风险”,并呼吁在政策领域形成“新的动力”。

为期三天的会议与世界银行集团年会同时举行,会议期间的讨论特别关注在黯淡的预测之后,不均衡且未预见到的疲软恢复所引发的困难。IMF在上周的世界经济展望(WEO)—在会议之前已经公布—中提醒到今年全球经济的增长将会比之前所预测的更低,仅有3.3%而非3.6%

结构性改革

在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IMFC)最终声明所提出的各种建议中,有一项是呼吁采取“勇敢的雄心勃勃的措施”,能够在消除供应限制的同时拉动需求。

IMFC表示,这样做需要具备适应性的宏观经济政策以及“关键性的结构性改革,”同时政策指导机构应当重视以能够有助于吸引私人投资的方式采取措施增加劳动力需求和供应,降低年轻人失业水平并改善营商环境。委员会还补充到,保证强劲增长还需要公共和私人基础设施投资的大幅增长。

IMFC24名成员从IMF187名理事,特别是成员国的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官员中选任组成。

“总体来说,我们在从经济危机中复苏的道路上只走了一半,”IMF政策指导委员会主席尚达曼说。“我们同时面临着新的金融危机,”他补充到,尽管注意到有“避免长时间低水平增长的风险的途径。”“我们知道应该做什么,并且我们也需要去做,”新加坡财政部长表示,“这样做需要政治勇气,但重要的是,它涉及改变政治话语。”

 

备受瞩目的埃博拉危机

不断升级的埃博拉危机,及其对贸易流动和西非经济增长前景的影响,同样在为期三天的IMF和世界银行集团讨论中扮演关键性角色。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向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三个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提供了一项金额达130万美元的紧急财政援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共同发展委员会同样呼吁“迅速且协调一致的行动以及财政支持”以限制此次危机的经济影响,不论是在当下还是在更长的时期内。

“我们今年的增长率设定在11.3%,之前我们做的不错,我们的宏观经济基本状况也很强劲,”塞拉利昂财政部长Minister Kaifala Marah在华盛顿会议期间告诉记者。“然后五月份埃博拉爆发,一切都发生了转变,”他说,注意到由于生产者遗弃了他们的农田,重要农产品如可可和咖啡的出口日益萧条。他表示,制造业和采矿业同样遭受重创。

由航空旅行的下降所导致的孤立——特别是在一些航空公司停止了去往这些地区的航班之后——无异于一项“经济禁令”,他谈到。

此次危机已经严重阻碍了该地区的增长和贸易前景,一些联合国机构诸如联合国粮农组织(FAO)警告说西非国家的粮食安全同样处于不断增长的危机当中。一些财政官员同样注意到埃博拉爆发所带来的经济损害正外溢到非洲的其他部分,比如肯尼亚。

阿泽维多提醒反对贸易“自满”

WTO总干事罗伯托·阿泽维多同样出席了华盛顿会议,他敦促财政部长们全力支持正在日内瓦进行的艰苦的全球贸易谈判,以便实现突破。特别地,在印度坚持将通过“修正案议定书”同寻找一个解决公众粮食储备的永久性办法相联系之后,将WTO最近签署的贸易便利化协议(TFA)纳入该组织的法律框架的计划在7月份陷入僵局。

印度的这一要求——以及在WTO成员之间所导致的附带结果——阻止了为制定详尽的“工作规划”来完成正在进行的多哈回合贸易谈判所做的广泛努力。这样的工作规划原计划要在今年底完成。然而,考虑到许多成员在找到针对当下僵局的解决方案之前不愿意进行这些讨论,针对该主题的协商止步不前。同时,全球贸易体系仍依据上世纪90年代中期所形成的规则继续运作,许多人表示结果会损害全球经济的发展前景。

“我们过分依赖于过去的贸易自由化,” 阿泽维多在华盛顿表示。“我们无法负担骄傲自满的代价,”他补充道,认为回应世界经济展望黯淡的增长预测的一个方式就是通过新的贸易自由化。他表示,一套全新的全球规则体系在这一努力中至关重要。其中的关键一步是实施去年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召开的WTO部长级会议所达成的包括TFA在内的决议。然而,他提醒到,“如果找不到解决办法,那么成员必须问自己几个棘手的问题—与成员方如何看待巴黎一揽子协定以及后巴厘议程的未来有关。以及这对WTO的协商职能意味着什么。”

有报道称,为解决日内瓦僵局所做的幕后努力在最近几周不断增加。最近的一份金融时报报告表明,一些主要的参与者正在考虑对WTO的协商一致规则做可能的变通,比如在“诸边基础上”通过TFA,而其他参与者也确认确实在进行这方面的考虑。这种可能性的传闻在去年七月,即印度提出第一次请求之后不久就已经甚嚣尘上。然而,考虑到WTO协商功能可能会长期影响,许多官员私下评论说这样做并非最佳选择。

WTO成员在接下来几天将会举行一系列重要会议—一个预计于周四成立的非正式贸易磋商委员会,以及将会在下周二召集的总理事会——这会给是否能达成解决方案带来一线希望。

    阿泽维多在抵达华盛顿之前对加拿大媒体表示,迄今为止的讨论并未有可能实现突破的迹象。“(一项协议)可能是一个已经实现的梦想,但现在它看起来仅仅是一个梦而已,”他对环球邮报说表示。

26 六月 2015
在上周于瑞士日内瓦召开的一次会议中,参与环境产品关税削减谈判的17个WTO成员完成了新一轮产品清单,本次的汇总清单包括超过650个税号的2000余类商品。消息人士证实,与会各方就“哪些产品具备进入最终协定的广泛支持”取得了进展。 据悉,会议也对确认需要进一步协商的产品起了帮助作用。下一次会议定于7月最后一周举行,会议将再次使用类似的方法,目的是进一步澄清对各类产品的支持。 贸易消息人士还证实,...
Share: 
26 六月 2015
在美国众议院通过贸易促进授权(TPA)之后数日,参议院于周三也通过了该法案。法案将于本周提交给总统办公室,奥巴马预计会立即签署成为法律。 参议院以60票赞成、38票反对的结果通过TPA是在人们预料之中。特别是在投票前一天,参议院通过了“限时结束辩论”(closure)并进行投票的程序之后,参议院通过TPA已经没有悬念。 “限时结束辩论”程序是一个程序动议,以防止反对者发表长篇演说阻挠投票的做法,...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