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EC会议期间TPP领导人积极推动快速完成协定的国内审批

20 十一月 2015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协定的12个成员国的领导人周三在菲律宾举行会谈,讨论实施该贸易协定的后续步骤,推动各国国内审批程序,并强调亚太地区新成员加入的兴趣。

 

在今年亚太经合组织(APEC)经济领导人会议的第一天,TPP12国领导人在马尼拉举行会谈,这是部长们上个月协定达成之后TPP领导人的第一次会谈。(《桥》周报,2015年10月09日)

 

TPP领导人在11月18日会谈后的联合声明说,“我们很高兴的看到TPP协定的谈判文本现在已经公布,供评估和考虑签署。我们期待在签署之后,协定按照各国的国内程序可以很快获得立法机构的通过。”

 

此外,领导人们还指出,“我们也看到这个地区一些经济体感兴趣加入这个协定”,同时说他们目前的优先事项是在现有12个成员总完成国内通过审批并开始生效。

 

TPP文本在11月5日公布后,协定的支持者们正在寻求国内的支持,目的是确保协定顺利获得通过,特别是赶在美国总统更替之前。 (《桥》周报,2015年11月13日)

 

TPP的成员除了美国之外还有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

 

关注美国的程序和选举

 

虽然奥巴马总统的第二任期只剩下一年多的时间,他公开的敦促该国立法机关迅速的通过这个贸易协定,同时承认通过协定之路的困难。

 

在上周华盛顿的一个会议上,奥巴马总统,“90天的公示评审期过后,国会将在圣诞节后重新开始工作。我希望民主共和两党、参众两院的领导人快速行动完成审批。”

 

在TPP文本发布的当日,奥巴马通报国会说,他希望在90天公示评审期结束后、根据贸易促进授权法律签署这个协定。

 

这就是说,TPP领导人们最早可以在2016年的2月份签署这个协定。

 

11月5日文本发布时,美国贸易代表Michael Froman也正式地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ITC)提出文件要求该机构“尽快的”评估该协定对美国经济可能的影响。该机构本周确认,已经开始与评审有关的调查和研究,并将安排一些公开的听证会。

 

根据美国的贸易促进授权法律,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报告必须向民众公开,并在协定公布后的105天内提交给美国行政部门和立法部门。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预计在明年的5月18日发布这份报告。

 

敦促审批

 

本周在马尼拉,奥巴马再次敦促其TPP伙伴国尽快完成各国国内的审批。

 

根据白宫发布的会议发言记录,奥巴马说,“任何贸易协定的政治都是艰难的。我们这里每个人都采取行动,做出艰难的决定,成效将在未来几十年逐步显现,我认为这正表明我们所具有的远见。”

 

奥巴马也与一些领导人举行了双边会谈,比如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据报告,在会谈之后,澳大利亚总理强调了TPP对于这个地区的重要性,重申他本周早些时候在二十国集团峰会上的讲话要点,即:“开放的市场和贸易为经济提供很大的灵活性,提升我们的能力以应对当代全球经济中蕴含的一些颠覆性变化。全球经济正在迅猛扩张,但是也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生急剧的变化。”

 

但是在马尼拉的另外一个发言中,特恩布尔总理指出,美国国会能否通过TPP“将是12国中最主要的国内障碍。”

 

本周犹他州共和党议员、参议院财经委员会主席Orrin Hatch的言论暗示他不会同意TPP目前的文本。如果美国国会不能在2016年审批通过TPP,那么可能会在下一任总统期间进行投票。下一任总统是否支持这个协定,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目前,2016总统大选的候选人们对TPP的反应是褒贬不一。

 

TPP成员们审批的进程将影响到协定生效的时间表。根据目前的条件,如果各国都完成了国内审批程序,那么协定将在签署后的两年内生效。如果这个条件未能满足,一个可能的方案是,有至少6个成员并且他们的GDP达到全部12国GDP的85%,协定将在两年期满后的60天生效。如果两年截止期满后,这些条件仍然不能满足,那么就等到上述两个条件之一得到满足。

 

不仅仅是美国会有领导人的变动,其他TPP国家的选举政治将如何影响审批也有待观察。澳大利亚将在2017年1月或者更早的时候举行大选,秘鲁将在2016年4月举行大选。

 

TPP的第二大经济体日本也将在明年选举一半的国会上议院。有报道显示,执政的自民党有可能同时要求提前进行国会下议院的选举。

 

加拿大最近领导人的变更也凸显了领导人变动可能带来的不确定性。

 

加拿大上月选举结果是特鲁多当选新总理。负责谈判TPP的是他的前任、保守党的哈珀。特鲁多是否支持TPP还不明朗,但是据报道,他在选举期间对TPP的态度十分冷淡。

 

目前,特鲁多的政府表示,需要权衡TPP的最终成果,然后才能决定下一步。TPP领导人联合声明提及加拿大的领导人更迭,欢迎特鲁多和“特鲁多承诺让其政府评估TPP协定,并参与讨论过程。”

 

亚太自由贸易区?

 

TPP谈判结束,审批进程即将开始,在此背景下,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期间讨论的一个问题是:这将对可能的亚太自由贸易区产生什么影响。

 

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的设想最初是十年前由美国提出的,现在中国决定支持这个想法,以回应在亚洲和其他地区的新的发展。但是这个设想一直被搁置,直到去年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决定重新激活这个设想,虽然亚太经合组织早在2010年时曾经承诺采取实施性措施推动这个计划。

 

去年在北京举办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领导人们决定这个21个成员组成的联盟“应当作为一个孵化器,为把亚太自由贸易区的设想转变为现实……做出更加重要的和有意义的贡献。” (《桥》周报英文版, 2014年11月13日)

 

本周初的亚太经合组织部长会议欢迎在“亚太经合组织推动实现亚太自贸区北京路线图”方面取得的进展,提及2014年领导人宣言中一个附件内容。

 

在本周的部长联合声明中,官员们也确认去年的承诺,即启动对亚太自贸区的经济社会成本和收益的“集体战略研究”,这个研究预计在明年年底结束。

 

此外,虽然没有特别指明TPP,部长会议声明指出区域贸易谈判中的最新发展,并“确认通向亚太自贸区的信念,亚太自贸区应当是在现有的诸多区域贸易谈判基础上发展和构建的一个全面的自由贸易协定。”

 

12国的TPP已经吸引该地区其他经济体的兴趣,包括韩国、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他们都是亚太经合组织的成员,都表示他们考虑申请加入TPP。任何新成员的加入,需要得到原有成员的同意,以及满足给新成员的额外的条件。

 

该地区目前进行的另一个谈判是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协定,包括中国,印度,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十个东盟国家。TPP和RCEP将如何融入亚太自贸区的规划,目前尚不清楚。RCEP的设想最初由日本提出,目的是平衡东盟。

 

据报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周三谈到新的区域贸易协定扩散带来“分散化的潜在危险”,并呼吁加快“实现亚太自由贸易区”。中国虽然不是TPP的成员,但是是RCEP的成员。

 

分析人士也提出了类似的问题,就是这两个大的区域贸易协定能否相互补充,或者相互冲突,因为他们在更大的区域范围内争取影响贸易的势力范围。

 

比如,奥巴马和他的主要贸易官员最近几年一再的强调说,签署TPP的核心是确保不让中国书写亚太贸易的“道路规则”,并同时指出TPP可以作为亚太自贸区的垫脚石。

 

美国贸易代表Michael Froman在11月16日举办的亚太经合组织部长会议开幕大会上说,“我们欢迎其他经济体对TPP的兴趣。我们认为,和其他的双边、三边和区域贸易安排一道,TPP是构建亚太自由贸易区的重要的板块。”

 

其他官员,比如澳大利亚的贸易部长Andrew Robb,更加明确的表示,有兴趣将TPP和RCEP整合起来,形成一个更大的区域贸易协定。

 

这位澳大利亚贸易部长在接受2GB广播电台采访时说,“现在一个大的讨论议题,也是我今天提出来的,就是我们能否在亚洲这边也有一个类似的协定——目前正在进行之中——,如果我们能够很快完成,然后把两者合并在一起,就意味着有21,22,23个成员,作为亚太自贸区的一部分。”

 

但是,虽然RCEP早先表示将在2015年底前结束,但是,该谈判的框架协定难以按期完成。领导人们正在准备一个完成谈判的新的时间表。

 

ICTSD报道;日本时事通信社,2015年11月10日,“自民党将在明年夏天举行国会两院的选举”;日本经济新闻,2015年11月18日,“中国支持的RCEP谈判搁浅,2015年底无望完成”;华尔街日报,2015年11月18日,“中国领导人在亚太经合组织敦促新的亚太自贸区”;路透社,2015年11月17日,“2016年国会通过TPP的前景黯淡”;2015年11月18日,“特恩布尔:TPP最大的障碍是在美国”。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23 二月 2012
国际贸易和可持续发展中心(ICTSD)和世界贸易研究院(WTI)于2月8日联合举办了此次会议。该会旨在就中国对原材料(争端解决案件 394、395和398)出口限制的做法和世贸组织上诉机构近期的裁定而进行探讨。上诉机构驳回了北京根据GATT第11款以资源保护为理由,对原材料征收配额。这引起了在何种情况下可以有理有据地对有限的自然资源实行出口限制的争论。裁决报告同时确认,中国对其在加入议定书第11...
Share: 
23 二月 2012
作者:Faizel Ismail,南非常驻世界贸易组织代表团大使 一、简介 2010年,中国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同年,中国重夺全球领先制造大国地位,把美国赶下了盘踞110年之久的最大货物生产国宝座。 中国的总贸易和经常账户顺差位居世界第一 ,其外汇储备在2011年1月达到2.6万亿美元,亦为世界之最。 总之,中国的崛起导致了传统经济强国,如美国、德国、法国、...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