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加勒比和太平洋(ACP)国家贸易部长们通过了关于WTO部长会议的战略宣言

30 十月 2015

在比利时布鲁塞尔进行为期两天的会议之后,非洲、加勒比和太平洋(ACP)国家的贸易部长们通过了一份宣言,提出了他们在WTO第10届部长大会之前的立场,部长大会将于12月在内罗毕举行。

 

非洲、加勒比和太平洋(ACP)国家集团秘书长Patrick Gomes表示,“非洲、加勒比和太平洋(ACP)集团必须努力工作,确保内罗毕WTO部长大会的成功。非洲、加勒比和太平洋(ACP)集团对部长大会的部分战略是要保障多哈发展议程在内罗毕会议之后得以继续。”

 

WTO总干事阿泽维多参加了会议,汇报了谈判进展的情况,告诉部长们,“虽然在所有核心的多哈发展议程上都有密集的工作投入,但是我必须报告说,除了几个特别的领域外,没有取得什么进展。”

 

他说,“我们不可能在内罗毕大会上成功结束多哈发展议程。”

 

尽管阿泽维多对于确定达成多哈发展议程核心议题上实质性成果表示一定程度的保留,但是他指出,其他领域达成共识是可能的,比如农业的出口竞争,与最不发达国家相关的议题和发展议题,以及关于反倾销和渔业补贴的透明度条款。

 

莱索托的贸易工业部长Joshua Setipa说,“我们在日内瓦的成员们已经提出了得到认可的方案,但是并没有被包括到所谓的“迷你”成果中。”他承认“前面的路还是阴雾重重。”

 

在另一场特别会议上,欧盟贸易委员Cecilia Malmström表示出对许多WTO成员“缺乏政治意愿”的失望,她认为这种态度使得要在多哈发展议程的所有领域达成一个综合协定是“十分困难的”。

 

保障内罗毕后的多哈发展议程

 

ACP集团宣言鼓励WTO成员们采取“切实步骤结束多哈发展议程中的遗留议题,发展是核心要素”。文件进一步阐述了,WTO成员应当确保多哈发展议程关于发展授权中所有未决议题都应当在后内罗毕文本中得到解决,并“尽快”结束多哈发展回合议程谈判。

 

Gomes重申ACP集团仍然相信多哈发展议程,因为当中有重要的发展面意义。他说,“我们对一些WTO成员建议在内罗毕之后放弃多哈发展议程框架的说法持谨慎态度。”

 

阿泽维多在讲话中解释说,一些WTO成员持有这种观点,如果没有结束多哈回合的共识,那么谈判就不必继续了。也有另一些WTO成员坚持认为,如果内罗毕大会上没有成果的话,多哈发展议程将以当前形式结束。

 

但是,WTO总干事指出,“所有的成员都同意在未来就所有多哈发展议程的核心议题继续进行谈判,比如农业、市场准入和服务。”

 

一些观察家指出,自从两年前上次WTO巴厘部长大会以来,ACP集团已经连同最不发达国家集团一起很积极地在倡导设立贸易便利化协定(TFA)基金,以鼓励批准通过贸易便利化协定。

 

今年初,ACP集团提出了针对多哈发展议程未决议题的、多个定义巴厘后工作计划的要素,今年7月又提出了另一项提案以弥合这些领域的意见分歧,以便在内罗毕能够提出一份可能的发展成果。

 

ACP集团的61个成员国也是WTO的成员,另有6个国家是WTO观察员。大多数是最不发达国家集团和小型脆弱经济体(SVEs),他们受到内在结构限制和基础设施赤字的困扰。他们中的大多数也主要依赖于对传统市场的大宗产品出口。

 

ACP部长们将在12月14日,内罗毕第10届WTO部长大会的前夕举行集团会议,盘点目前的形式,并就最后的立场达成共识。

 

发展有关的提案

 

ACP国家们坚持保留最不发达国家和小型脆弱经济体在未来农业和非农业货物谈判过程中的灵活性。

 

宣言说,“灵活度的程度应当与谈判中整体的雄心水平一致。”

 

在宣言中,ACP贸易部长强调,决议必须以透明和包容性程序来达成,以共识为基础。他们进一步同意,成员们应当共同致力于达成一揽子能够反映ACP国家顾虑和利益的发展成果。

 

文件还反复提到多哈发展议程中发展目标的重要性,包括了少于完全互惠的原则和特殊差别待遇的原则(S&DT),换句话说,这些条款给予发展中国家某些特定的权利,也给予发达国家以优于其他WTO成员的条件对待发展中国家的可能性。

 

比如,ACP集团支持以特殊差别待遇原则和少于完全互惠原则为基础,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以及小型脆弱经济体采取不同的关税削减目标。

 

宣言说,“最不发达国家应当免于进行关税削减,”宣言还呼吁对发达国家市场普遍流行的非关税壁垒(NTBs)进行审议。

 

纵观整份宣言的文件,对优惠侵蚀的潜在风险或者说因为一些ACP国家脱离最不发达国家地位后导致的盈利侵蚀问题,也提出了一些顾虑。

 

此外,ACP集团在那些最不发达国家提出的领域也寻求“切实和约束性的”决议,特别是有关棉花,以及去年夏天G90集团提交的有关特殊差别待遇的25项具体提议。(《桥》周报,2015年10月16日

 

关于渔业——对许多ACP国家都是重要部门——该集团呼吁对渔业补贴进行规范,具体规则在今年年初的提案中列出。(《桥》周报,2015年03月27日)与此同时,ACP集团还提请注意说,这些原则不应当仅制约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小岛型发展中国家(SIDs)的“个体和小型捕鱼”。

 

至于知识产权,ACP集团支持将对最不发达国家成员的、根据WTO贸易相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享受的过渡期进行延长,允许他们不必实施关于医药制品的知识产权。

 

2013年6月,一份总的豁免协议允许最不发达国家免于实施知识产权的义务直到2021年。这项延长决议涵盖所有的产品,包括医药产品,与此同时延长的有给予最不发达国家的医药产品的特别豁免直到2016年。在2月24-25日举行的WTO贸易相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理事会会议上,最不发达国家集团提交了一份延长2016年截止期的要求,特别是延长过渡期的有效时间为只要该WTO成员的地位仍然是最不发达国家。(《桥-非洲》英文版,9月18日)

 

本月初原定解决延长期问题的贸易相关知识产权协定(TRIPS)理事会会议被搁置,因为对延长期的问题没有最终决议。尽管报道称非正式的会谈仍在继续,但是没有清楚的迹象表明会议什么时候才会恢复召开。

 

农业和非农业市场准入

 

关于对农业的国内支持,ACP集团强调有必要对整体贸易扭曲支持(OTDS)和支持的总量措施(AMS)达成“有意义的削减”,以及预防调换箱子的“约束”,箱子指的是WTO农业协定中分类的各种补贴形式。

 

该集团重申有必要保留他们在2008年农业草案模式中享有的灵活性,贸易术语称为Rev.4。

 

文本还制定了针对所有形式的出口补贴和出口措施的积极的取消步骤,包括粮食援助领域,以及坚持保留对最不发达国家和小型脆弱经济体的灵活性。

 

文件还呼吁WTO成员致力于“快速寻找一个关于关于公共粮食安全储存的永久性解决方案”。去年,WTO成员们同意确保在巴厘达成的“和平条款”不会在2017年时到期,如果到2017年时还找不到一个永久性解决方案的话。这个2017年的目标日期也被提前到2015年12月。

 

根据和平条款,各国同意不挑战WTO农业补贴原则下的此类粮食安全项目,只要那些项目达到特定的条件即可。(《桥》周报英文版,2014年11月27日

 

ACP集团还争取在G33集团的提案基础上达成协定,实施特别保障机制(SSM),允许发展中国家临时保护他们的国内生产者免受农业进口激增和价格压制。G33联盟由多个发展中国家组成,包含了相当份额的小型农民。(更多关于SSM的内容,参见本期其他文章)

 

关于非农业市场准入(NAMA),ACP部长们还确认,有必要保留2008年草案模式中包含的灵活性,在NAMA中称为Rev.3。部长们还指出,现在Rev. 3条款中建议的关税削减公式,即瑞士公式,是“不可行的”。

 

小型脆弱经济体

 

ACP集团包括几个小型脆弱经济体。在这个背景下,部长们敦促WTO成员有意义地、实质性地解决小型脆弱经济体面临的结构性劣势和脆弱性。

 

尽管在世贸组织中关于小型脆弱经济体没有官方的次一级分类存在,但是一般性认为这些国家是特别受制于经济不确定性和环境震荡的国家。

 

小型脆弱经济体集团今年年初递交了一份自己的提案,希望能被包括到可能的巴厘后工作计划中。(《桥-非洲英文版》英文版,2015年6月26日

 

加入WTO

 

ACP集团宣言中赞扬了塞舌尔的新近加入和利比里亚完成入世谈判,他们呼吁实施2012年WTO总理事会决议,其中对最不发达国家的入世指南进行了修改。

 

修改后的最不发达国家入世指南包括,关于货物的市场准入门槛、透明度规则、特殊差别待遇和技术援助。

 

在最初联合国名单上列出的48个最不发达国家中,34个是WTO成员。20个国家正在谈判入世条件,包括7个最不发达国家——阿富汗、不丹、科摩罗、赤道几内亚、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埃塞俄比亚和苏丹。

 

现正在谈判加入WTO的国家还包括阿尔及利亚、贝拉鲁斯、伊朗、伊拉克、利比亚、塞尔维亚和乌兹别克斯坦。自从1995年以来,8个最不发达国家(即,柬埔寨(2004),尼泊尔(2004),佛得角(2008),萨摩亚(2012),瓦努阿图(2012),和老挝(2013))已经加入了WTO。也门和利比里亚是过去两年中最新加入WTO的最不发达国家。(《桥-非洲》英文版,2015年10月12日

 

加入WTO161个成员的大家庭通常被视为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最穷的国家也会面临特别的困难。新近加入的最不发达国家们有一种观点,认为他们在这个过程中被要求作出超过他们能力的承诺。

 

贸易援助

 

宣言还敦促出资国在最不发达国家加强一体化框架(EIF)认捐大会上提出实质性的承诺,该大会将在内罗毕部长大会期间召开。

 

最不发达国家加强一体化框架(EIF)是一个多个出资人的项目,支持最不发达国家在全球贸易体系中成为更加活跃的参与者,帮助他们应对贸易的供应面限制。新一阶段的最不发达国家加强一体化框架(EIF)在夏天启动,有望从2016年持续到2022年。最不发达国家加强一体化框架(EIF)的第一阶段5年中有51个受益国,获得了来自23个出资人的总值2.02亿美元的资助。

 

ACP集团鼓励WTO成员们在基础设施发展、生产能力、贸易融资、网络和适应性成本方面提供额外的贸易援助(AfT)资金。因为担心新近脱离ACP地位的国家会有收益侵蚀的可能,该集团呼吁放弃把人均收入统计作为决定贸易援助(AfT)资格的唯一衡量措施。

 

ICTSD报道。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18 三月 2016
欧盟委员会于3月16日发布了新的计划支持欧盟国家步履阑珊的钢铁业。 一个月以前,欧盟委员会发起了针对中国钢铁是否存在倾销的调查。(《桥周报》, 2016年2月18日 ) 欧盟委员会在宣布该政策的新闻稿中说,该行业面临“严峻的挑战”,源自“全球性产能过剩,出口的激增,和前所未有的不公平贸易措施。” 欧盟还特别提到中国钢铁产能的严重过剩。中国官员则指出,真正的问题是世界范围的产能过剩,...
Share: 
18 三月 2016
里卡多•梅林德 理查德•萨曼斯 世界经济经济的持续衰退,激发了2016年促使全球经济合作的呼声。中国接任2016年 G20峰会 轮值主席国,北京已定下会议基调——改善全球经济治理及包容性问题的同时,推动全球经济增长、形成更加稳健的全球间贸易投资活动将是此次G20峰会的第一要务。 去年12月,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各方政府就如何甚至是否继续“多哈回合贸易谈判”问题未达成一致后,...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