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的根源

12 八月 2013

2010年,巴西财政部长曾怒斥“货币战争”理论为自私而哗众取宠的行为。然而,最近,这种说法再次甚嚣尘上。这次事件的直接原因似乎是日本新政府公开表示旨在通过新的货币政策摆脱长达数十年的经济困境。这是又一次昙花一现,还是有更深层次的因素在起作用?

“货币战争论”的不断出现绝非偶然。在世界上主要贸易强国的经济得以恢复,或者国家的组合政策发生重大转变之前,我们只能期待货币战争像出皮疹一样频繁爆发。

一些评论家认为,当今的货币战争几乎是不可避免的。通常的说法都是:从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危机中吸取的主要教训之一,就是在经济危机时期需要施行积极的货币政策。向银行系统注入流动性等措施,被很多人认为是中央银行在危机期间理所应当的举动。

当利率差和汇率变动对贸易伙伴产生不良的连锁效应之后,对货币战争的谴责也就随之而来。由于主要的工业经济体仍处于低迷状态,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的时间差以及类似因素会导致以邻为壑损人利己的政策措施不断出现,使得整个事件读起来就像一本有很多章节的书一样。在进一步揭露这一现象的逻辑链条之前,首先值得一提的是,为证明当前货币战争的不可避免性,相关人士提出了五大合理性论证:

“遵循命令论”:这是瑞士国家银行前负责人菲利普·希尔德布兰(Philipp Hildebrand) 在英国《金融时报》的公开专栏上提出的观点。在他看来,中央银行并没有向贸易伙伴宣战。相反,他们只是试图通过采取措施振兴本国经济——这是很重要的——并且是完全符合国家的法律规定的。当然,批评者们不会因此得到满足,原因有三:(1)宽松的货币政策确实导致了不利的跨境连锁效应;(2)有些事情是法律允许的,但并不意味着它就是正确的;(3)这一观点仅仅表明了中央银行的视野是多么狭窄。

“无恶意论”:西方七国首脑会议前不久发表会议声明,含蓄地提出了这一观点。根据这种观点,旨在盯住汇率的货币政策是没有问题的。既然没有伤害的意图,怎么还会产生问题呢?然而,批评者们会指出,宽松的货币政策确实给贸易伙伴来了不利影响,他们不会满足于仅仅对意图作出保证。

“蛋饼论”:蛋饼论是货币战争不可避免论的终极捍卫者。这个理论认为,假设你想要一个蛋饼,而且假如“你不打碎一些鸡蛋就不能得到一个蛋饼”,那么你就只能接受鸡蛋被打碎的命运。让新兴市场的决策者真正忧心的是,他们的商业利益和经济复苏居然被视为被打碎的鸡蛋。

“炒作论”:这个理论的立意是:有时候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御。它的观点认为,那些提出货币战争的担忧的国家,其实是为了转移视线,使得自己的政策选择免受批评。因此,贸易伙伴提出的以邻为壑的指责只是自己国内失败的政策的烟幕弹。最近的新闻报道表明, 各国政府对货币战争蔓延的担忧已经超越了“通常的程度”,所以不是所有的批评家都会被这种反击打败。

“康纳利论”:煎蛋论并不是实施宽松货币政策的大国的唯一强力武器。之前的批评并没有改变央行的行为的事实表明,他们的行为逻辑当中还隐含着其他元素。那些实施宽松货币政策或者在某些情况下直接干预汇市(比如瑞士)的国家,或许已经得出结论,认为他们的贸易伙伴不敢或最终不会实施报复措施,或者认为损害贸易伙伴的政策选择是如此令人不快(比如实施资本税和资本控制或者采取广泛的保护主义),因此将根本无法实施。这一理论是以前美国财政部长康纳利的名字命名的,他在1971年回应欧盟对美国经济政策的批评时指出:“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麻烦。”根据这种观点,世界上的其他国家需要对宽松货币政策的现实作出调整,并容忍这一结果。有人可能会问,其他国家要顺从这种结果是基于什么样的假设,是否外国政府也可以以同样的方式看待其他国家的政策选择——以及他们是否是正确的。

是否有可能设计一套经济复苏计划,既能够吸收历史的教训,又可以尽量减少可能造成的损害,甚至可能惠及重要的贸易伙伴?可以肯定的是,有些人不会喜欢这个问题,理由毫无疑问是这样的:当(不是“如果”)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经济复苏时,相关企业和个人的支出扩张将增加对外国商品和服务的需求,因此,从长远来看,对于贸易伙伴而言一切都是没有问题的,宽松的货币政策也是如此。然而,这个问题仍然是有价值的,因为如果存在可行的替代方案,那么:(1)货币战争可能就并非是不可避免的;或(2)不寻求替代性政策措施的决定表明货币战争尚存在未被阐明的原因。

假定在汇率问题上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至少会在短期内损害贸易伙伴的利益,那么是否可以采取其他配套措施从而减少国际间的紧张关系?其中一项措施是,在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的同时实施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后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直接或间接地增加对进口的需求,从而抵消(有可能足以完全抵消)因任何工业化国家的货币贬值而产生的影响。由此看来,也难怪贸易伙伴会担心工业经济体伴随着紧缩措施(限制性的财政政策)的货币贬值,会进一步损害他们的商业利益。从2010年开始采取的紧缩措施,关上了原本可以在工业化国家通过单独的货币宽松政策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大门。

另一条路是采取大幅度的贸易和投资改革,以激励受到不利货币措施影响的贸易伙伴。但是这条路线近年来已无人采用。值得一提的是,正是这种对进一步融入世界市场的抵触,加剧了当今的货币战争。
导致今天的货币战争的根源,不仅仅在于狭隘的货币政策选择,还在于对财政刺激计划的强烈反对以及对主要工业经济体的贸易体制改革的政治不信任。指责日本本身并没有切中要害。最近在货币方面的狭隘决策,应该将责任归咎于更加深刻的原因。

本文首先发表于voxEU.org网站。

作者西蒙·J·艾弗内特是圣加仑大学国际贸易教授,同时是“关于多哈回合后多边贸易体制未来的沃里克委员会”的成员。www.voxEU.org.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12 八月 2013
今年夏季,中国与欧盟之间在光伏产品上的争端无疑是国际贸易界最引人注目的事件之一。经过几个月的纷争和对话,双方终于在7月27日宣布达成友好和解方案。 事件肇始于五月初。欧盟委员会宣布准备对进口中国太阳能板征收临时性反倾销税,其平均税率预计为47%左右。此次征税的决定是在欧盟委员会去年9月启动的一项调查的基础上做出的。该项调查是对欧盟太阳能工业发展联盟(European Pro Sun)的投诉的回应...
Share: 
12 八月 2013
为了让世界贸易组织(WTO)现有的政策更完整的支持辅助气候变化计划,本文将探讨当前的补贴政策当中的一些案例以及所面多的挑战,而目的就是从本质上找寻能够支持这种计划的最佳治理方针。 长久以来,我们注意到清洁能源面临许多市场障碍,而且需要政府通过补贴的方式来支持。大多人都同意,政府应该妥善地设计出一套针对性极高(最好是针对活动而非部门或集团)以及符合成本效益的辅助计划。 因此,即使仍有例外,...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