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全球价值链对一个创新、活力、联动和包容的世界经济的贡献

19 二月 2016

Patrick Low

  

自2012年Los Cabos峰会首次单列出全球价值链(GVCs)这一概念,在所有G20的议题中,一个最重要的综合性主题就是,运用全球价值链来促进并提供一个包容的、切实可行的发展之路。在这之后的G20峰会以及之前的准备会议均涵盖这一主题,这或多或少的明确说明发展导向型的政策方法。2015土耳其峰会在全球价值链议题上曾多次强调支持中小型企业的参与。

 

如果全球价值链想要兑现其作为发展引擎的承诺,必须在经济多元化、就业和简单、低附加值产业升级上有所贡献。而这需要多方支持,包括国家政府,企业,以建立公正的、机会创造型贸易投资关系的国际协定。

 

在全球价值链中,龙头企业外包业务是促进包容、为中小型企业提供机会、建设当地特色产业以及生产集群的重要机制。政府的政策空间很大,可以通过建设一个合适的环境,协助潜在的国内供应商准备参与全球价值链。经过一段时间,外包供应商能够建立专长,寻找升级方式进而成长为龙头企业。

 

中小型企业在发展进程中的角色,以及为中小型企业生产和贸易活动创造支持性条件的必要性逐渐备受关注。在所有实体经济中,无论是产出还是就业,中小型企业均占有很高的比重。而且中小型企业的贸易活动常常比一般理解的要更为广泛,其中很大一部分参与都是间接的,供应出口企业的中间投入品。

 

在全球价值链的早期参与阶段,中小型企业通常是服务供应商,这部分解释了服务业经济为什么相比以前应该受到更多的关注。中小型企业相对依赖服务业,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在起动资本上其进入门槛较低。而在商品生产中,与规模经济紧密相关的高额固定成本使得中小型企业望而止步。在追求高回报的服务业,资本要求其中就包括人力资本。服务导向型中小型企业提供的产品或服务,就其技术层面来看,既有低端、无需特别技能的工作,也有高端、高附加值的。

 

在数字化经济领域,有很大一批高附加值中小型企业正在发展,他们抓住机会通过网络平台直接参与国际贸易。即便是微型企业也可以拥有大量多元化的顾客群,应其需求提供技术属性多层次的服务。

 

中小型企业更加完善和有效地参与全球价值链,要求多方面的努力。其中包括支持中小型企业在多领域的技术掌握,寻求创新和生产率增长的机会。另外,政府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创造一个适宜的环境也很重要。可能其中更为关键的是,改善的政策环境,它为许多经济体提供了条件。

 

麻烦、耗成本的规章条例,不善的管理以及针对企业的众多屏障过多地落在中小型企业头上,因为大企业通常更容易克服或绕开这些屏障。最终,由于得到政府的支持措施,大型龙头企业很可能在既得利益上稳步扎根国内,和中小型企业建立长期供应关系。

 

贸易和投资决定是决定全球价值链方位、布局和操作的两大支柱。而贸易和投资决定又取决于政策环境。因此,全球价值链视角在国际经济参与层面上提供了理解和促进经济发展的利好背景。所以,全面联合研究与全球价值链相关的政策分析框架很有必要。计划的行动进程将补充、配合并有可能重复在更为广泛的G20框架里提出的政策行动建议。

 

这种重叠有可能发生在G20首要主题位置上,其2016年的核心在于促进一个“创新,活力,联动和包容的世界经济”。这一挑战是确保不同的分析出发点对政策行动建言的一致性。每一个经济体的出发点和其面对的特定环境都有区别,这些将决定单个政府的侧重点及决策顺序。

 

鉴于各政府都希望在全球价值链参与中寻求最大获益,如下政策领域和行动均可予以考虑。为图方便,确定的政策领域都分为基于国内的政策和国际政策合作,但事实上这两者很多方面是重合的。

 

建立一个较为有利的国内环境

 

加大力度培育一个支持企业参与全球价值链特别是中小企业的国内环境。支持的具体措施包括基础设施建设(硬件、管理、人力资本),协调并结合实验室研发和企业研发以增强国内企业生产效率和竞争力。这些支持政策特别是在扶持标准上,应当向中小型企业倾斜,以保证中小型企业能够更有效地满足支持政策的要求。这些支持政策对于提升企业全球价值链分工地位有着基础性的作用。

 

回顾并改革影响要素市场的国内政策。包括影响外国直接投资和影响外国劳动力的政策(签证,工作许可证)。政策应当较为开放,以便有利于从外国的资源,技术和专业人才中受益。但是需要平衡开放政策和限制条件,以促进国内发展目标的实现。在良好的政府管理的基础上,更高要求的分析和实施对于实现平衡目标是必不可少的。

 

回顾并改革影响生产的国内政策。规范化的监管包括政策决策和实施,对于减低贸易成本、提升竞争力具有核心作用。监管的目的应当是追求合法的公共政策目标,以规避市场失灵和政府政策的失效,但是这一政策不应当被应用于双重保护主义(特别是政策不使私人部门获利)或是提高不必要的贸易成本。政策的失效将更多地对中小型企业造成不利影响。

 

进一步研究服务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角色。这其中包括在生产环节中,与价值链上游和下游相关的附加值。制造业和服务业价值链的研究是为了可以更好地了解服务业在经济中的贡献。而且,目前学术界对此研究尚为不足,服务业越来越成为价值、工作机会、创新的主要来源,并且为中小型企业参与全球价值链提供的了更多机会,进一步的研究显得尤为重要。

 

全球合作的领域

 

鼓励和支持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加强对经济数据的搜集和分析。当前对数据的普遍缺乏成为影响政策制定的重要阻碍因素。

 

基于安塔拉倡议,各国应当加大扶持中小企业参与全球价值链和国际经济体系。鼓励并支持世界中小企业论坛,作为加强市场中小型企业发展的协调机构。

 

支持并加强国际组织的贸易融资和贸易促进的工作,特别是支持中小型企业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机构。

 

通过国际商会和B20,加强促进中小企业在全球价值链参与的对话和交流。建立一个促进对话和交流的机制以此借鉴商业发展经验。

 

支持WTO的重新振兴并成为国际贸易合作的主要论坛,将互惠贸易协定纳入更广泛的包容、非歧视性贸易合作框架。

 

推动建立国际投资协定,并建立多边投资规则,以覆盖和协调当前成千上万的双边投资协定。

 

推出一项旨在将目前国际贸易和投资规则不同的国际贸易和投资规则,融合为一个更加连贯和完整的规则体系的工作方案。现有的货物和服务贸易政策,贸易和投资政策,竞争政策,知识产权政策,以及多方面的监管应结合起来,相互支持并保持一致性。

 

作者 Patrick Low 是前WTO首席经济学家、香港大学访问教授、亚洲全球研究院研究员。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26 六月 2015
在上周于瑞士日内瓦召开的一次会议中,参与环境产品关税削减谈判的17个WTO成员完成了新一轮产品清单,本次的汇总清单包括超过650个税号的2000余类商品。消息人士证实,与会各方就“哪些产品具备进入最终协定的广泛支持”取得了进展。 据悉,会议也对确认需要进一步协商的产品起了帮助作用。下一次会议定于7月最后一周举行,会议将再次使用类似的方法,目的是进一步澄清对各类产品的支持。 贸易消息人士还证实,...
Share: 
26 六月 2015
在美国众议院通过贸易促进授权(TPA)之后数日,参议院于周三也通过了该法案。法案将于本周提交给总统办公室,奥巴马预计会立即签署成为法律。 参议院以60票赞成、38票反对的结果通过TPA是在人们预料之中。特别是在投票前一天,参议院通过了“限时结束辩论”(closure)并进行投票的程序之后,参议院通过TPA已经没有悬念。 “限时结束辩论”程序是一个程序动议,以防止反对者发表长篇演说阻挠投票的做法,...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