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气候大会前,开发银行作出气候融资有力承诺

16 十月 2015

10月9-11日期间,高级别财政及发展官员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会议,世界上几家最大的开发银行宣布大幅增加气候融资,支持发展中国家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以及适应气候变化造成的后果。

 

在188个成员国的支持下,世行集团已承诺,到2020年的气候资金将从21%增加到28%。根据世行的新闻稿,这意味着,2020年的预期资金将从103亿美元增加到160亿美元。

 

世行还承诺,在与各国政府和私营部门就气候项目共同筹资合作方面,将继续保持现有水平。这又提供了另外的130亿美元,使2020年的气候问题多边资金总额成为290亿美元。

 

“我们致力于扩大对发展中国家抗击气候变化的支持。” 世行行长金墉说道。

 

“随着我们离巴黎气候大会越来越近,各国已经确定与气候问题相关的数万亿美元资金需求。“在成员的支持下,世界银行将充满雄心地对这一巨大的挑战作出回应。”金墉接着说。他指的是定于今年年底在巴黎举行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此外,会议上,其他多边开发银行(MDB)和区域开发银行的2020年资金承诺也增加了一倍。例如,非洲开发银行(AfDB) 表示将发放50亿美元的低碳基金;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则表示,要将气候资金从25%提高到40%。

 

欧洲投资银行(EIB)也承诺,将增加对发展中国家的气候相关投资的贷款支持,将这一比例从25%提高到35%。这一消息公布于世行集团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年会之初,若非如此,笼罩这个三日会议的将是下调的经济增长预期,以及普遍黯淡的经济前景。

 

关键筹资目标

 

对于国际社会中许多热切期待巴黎气候大会到来的人来说,这些承诺是利好消息;此次大会上,各国的目标是,达成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下的首个全球性排放削减协议,并从2020年起开始施行。

 

虽然敲定协议细节的谈判继续进行着,项目执行的筹资问题,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筹资问题,仍然是谈判中一个存在争议的关键问题。(见《桥》周报,2015年10月09日)

 

许多专家认为,巴黎协议成功的关键,取决于发达国家能否提出一个透明、全面的方案来履行2009年的承诺——在这个十年结束后,为气候项目提供每年数千亿美元的资金。

 

法国外长、巴黎气候大会主席法比尤斯, 对开发银行的公告作出了积极的回应。他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这预示着一千亿美元的筹资目标将要实现”。

 

十月初,许多气候行动承诺书被提交给联合国,并且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在计划中具体提到了对这些国际资源的利用。

 

气候承诺观察机构“碳简报”的分析师说,预计到目前为止,缔约方中发展中国家已在其承诺中要求了2015-2030年间,每年268亿美元的资金,但预计这个数字在12月前还会增加。

 

难以捉摸的数字

 

查明气候资金流动的精确数字已被证明非常棘手,因为这一问题部分取决于:这些资金的性质是优惠性赠予还是贷款;如何考虑由多边发展银行提供的资金;官方发展援助(ODA)基础之上的“新的和额外的”资金的问题。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在与“国际气候政策中心”的合作下,于10月9日发表了一份旨在为千亿美元目标衡量进展的报告。 经合组织的这份报告是应秘鲁和法国政府要求准备的,这两国分别是UNFCCC气候谈判的现任和下一任主席国。

 

据估算,从发展中国家流向发展中国家的公共和私人气候资金在2014年达到620亿美元,高于2013年的520亿,因此2013-2014年的平均水平为570亿美元。在这570亿美元中,大约有77%被用于减缓气候变化,16%投向了适应气候变化,7%资金的目标兼顾二者。

 

公共资金,包括双边和多边,约占资金流量的70%。其余的25%来自私人资金,剩下部分则由出口信贷(主要是为可再生能源提供的)构成。

 

根据进一步的分析,2013至2014年的资金大幅增加是多边开发银行加大支持力度的结果。

 

然而,这份估算并没有反映出对绿色气候基金(GCF)的承诺,这是联合国建立的一个融资机构,管理着主要来自于发达国家的约102亿美元资金承诺。该基金已签订了第一份拨付合同,观察人士希望其他项目可在今年年底获得支持。

 

报告中,经合组织明确指出,虽然这份报告尽力减少重复计算,并获取了“现有最佳数据”,但还是“无法对调动发展中国家进行气候行动的气候融资,提供十分完整和全面的了解”。

 

尽管如此,该报告仍然得出结论认为,为了提高气候融资的透明度、问责、共同的定义和方法、报告方法,进一步的调查和进步是有必要的。报告特别指出,需要对用于能力建设的公共资金和公共政策进行考虑。

 

气候经济学

 

一些国际人士也提醒说,巴黎协议不应试图在下一个十年中再建一个类似的千亿规模气候资金新承诺。世界银行集团副总裁、气候变化特使Rachel Kyte告诉记者,当气候变化正对一个国家发展和经济的许多方面造成影响时,这类数字是没有帮助的。

 

在利马会议上,IMF官员将气候变化称作“一个与宏观经济关系重要的问题”,该机构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告诉与会官员,所有国家都需要将气候问题的影响融入各自的宏观经济框架。

 

“有一点是明确的:这就是我们面临挑战的性质——从经济的溢出效应到气候变化——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自幸免,而合作是关键。”拉加德补充说。会议报告还表明,这位IMF总裁呼吁扩大碳排放税的规模,以帮助解决全球变暖问题并增加政府的收入。

 

根据全球经济与气候委员会的报告,专家估计,预期的全球经济增长将需要在农业、城市、能源等领域投入约90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这在未来15年中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更是如此。该委员会认为,这些投资应是“气候明智”的。

 

气候变化造成的预期结果和一系列指数表明,全球援助、国际投资、国际制度方面亟需更深入的结构转变,许多其他专家也提倡碳定价的使用和化石燃料补贴改革。(见《桥 - 生物多样性和自然资源》英文版,2015年09月29日

 

IMF的政策制定机构——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IMFC)发布的一份公报建议,鉴于石油价格的下跌,政府应考虑对效率低下的能源补贴和税收“根据需要”进行改革。另一份由IMF和世行联合发展委员会发布的公报虽然没有提到补贴改革或碳定价问题,却强调了气候变化和自然灾害带来的风险会危及“来之不易的发展成果”。

 

联合国环境计划署(UNEP)的一份报告也在利马会议期间发布,报告评估了如何使世界金融体系与可持续发展目标相符合。

 

在对世界各地这一方向的金融体系改革做了一个汇编的同时,该报告的评论员仍然暗示,这一领域仍有许多有待完成的工作。

 

ICTSD报道; 世界银行,2015年10月10日,“经济增长放缓,气候变化呼吁行动”; BUSINESS GREEN,2015年10月12日,“巴黎大会前,利马财长会议助推气候贷款”;纽约时报,2015年10月9日, “发展银行提高资金以应对气候变化”; 卫报,2015年10月7日,“世行副总称,巴黎气候谈判不应制定融资数字”;CLIMATE PROGRESS,2015年10月8日,“IMF负责人说,碳税时机到了”。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16 十月 2015
孟加拉代表WTO的最不发达国家集团已经提交了两份议案,作为对即将到来的12月份WTO部长大会可能成果的建议。一项是关于优惠原产地规则,另一份则请求本月内举行一次服务贸易理事会(CTS)关于最不发达国家服务豁免的特别会议。 这些提案在9月24日-25日在WTO成员之间进行传阅。“提案”(《桥》周报已经见到了其复印件)的新闻传出之时,...
Share: 
16 十月 2015
上周末,在秘鲁利马举行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集团年会后,各国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们确认说,全球经济展望比先前的预期更加糟糕。 10月9日-11日举行的会议之前,各个国际组织(包括IMF 和WTO)都宣布,全球贸易和经济增长速度将比之前预计的数字更低。 上周,IMF在最新一期 世界经济展望 (WEO)中调低了对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测到3.1%,比之前7月份预计的3.3%...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