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贸易代表发布北美自贸协定谈判目标

24 七月 2017

7月17日,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发布了北美自贸协定(NAFTA)谈判目标,阐述了寻求改变现有协定的一系列领域。

NAFTA三个成员——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谈判人员计划于8月16日在华盛顿开始升级该协定的正式谈判。发布谈判目标,是2015 年两党国会贸易优先事项和责任法案所要求的,该法案也被称为贸易促进授权。(《桥周报》, 2015年7月2日)

该法案要求,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在正式谈判开始之前至少三十天内公布“关于谈判具体目标的详细和全面的说明,并且描述,如果谈判成功,该协定将如何推动这些目标,使美国受益。”

解决贸易逆差问题

美国贸易谈判代表的这份17页的文件,列出了特朗普政府在货物和服务贸易、技术贸易壁垒、投资、知识产权、劳工、环境以及其他计划在升级谈判中涉及的议题。

文件认为这个努力是“确保真正的公平贸易”,指出目前的三方协定导致美国的“贸易逆差呈爆炸式增长”,制造业尤其受到了打击。

文件说,达成上述公平贸易的目标意味着“消除不公平的补贴、固有企业的市场扭曲行为,繁重的知识产权限制”,并采取措施促进市场准入更加的“对等”。

NAFTA最初文本从1994年开始生效,包括了货物贸易、政府采购、技术贸易壁垒、投资和服务,争端解决和知识产权。谈判升级版的协定引起产业集团、市民社会和贸易谈判人员极大的兴趣。根据美国联邦登记处的统计,在公开征求意见期间共收到了12400条意见。

提出目标

这次提出的目标既包括了现有的章节(比如货物和服务,争端解决),也提出了一些旧协定中没有的内容或者仅仅出现在附加协定中的议题。

比如,美国寻求在数字贸易、国有企业、劳工和环境方面达成特定的条款。最后两个议题——劳工和环境——在最初的NAFTA中也提到,但是分别通过两个附加协定,即:北美劳工合作协定和北美环境合作协定。

在劳工和环境问题上,美国贸易谈判代表的文件说,美国寻求“强有力的和可执行的”条款,并且可以受NAFTA争端解决规则的管辖,并且纳入总的贸易协定文本,而不是分开来对待。文件也阐述谈判将确保谈判各方“不能豁免或者减损”相关劳工和环境法律“以影响缔约方之间的贸易和投资”等目标。

在环境方面的谈判目标包括解决非法的、未报告的、未管理的(IUU)捕捞,禁止“有害的渔业补贴,比如那些导致过度捕捞和IUU捕捞的补贴。”与此同时,WTO成员们正在就有害渔业补贴进行谈判,有望形成全球性的规则,旨在于WTO年底布宜诺斯艾利斯部长会议上达成一个协议。

关于投资,谈判目标提到要减少美国企业在加拿大和墨西哥投资的壁垒。文件也提到投资者保护,但是在这方面没有给出具体的信息。目前的NAFTA在第11章有一个投资者和国家争端解决机制,处理投资问题。

新的谈判目标呼吁“(确保)美国企业在NAFTA国家拥有符合美国法律原则和实践的重要权利,并且确保NAFTA国家的投资者在美国的实质性权利不得高于国内投资者。”

在其他相关领域也提到NAFTA争端解决机制,美国寻求在贸易救助方面“取消第19章的争端解决机制”,并采取措施使得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争端解决更加的“透明”和“及时”。

此外,关于数字贸易的部分呼吁制定NAFTA条款,防止各国限制跨境数据流动等,并且确保数字产品没有海关费用或者歧视性待遇。

文件也涉及到其他一些议题,包括一段简要的文字关于热点的货币问题,呼吁设立“适宜的机制”防止货币操纵,但是关于这个机制没有提到更多的细节。

这个机制将“确保NAFTA国家避免通过操纵汇率的方法来改变收支平衡或获得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在上个月的一个听证会上,国会议员提出了新的NAFTA协定是否会有可以执行的汇率条款,美国贸易谈判代表也做了回应,尽管NAFTA伙伴中不存在汇率操纵这个特定问题。

当时,美国贸易谈判代表说,特朗普政府仍然考量政策选项,并认为NAFTA升级版谈判可以提供一个机会“形成一个现代版的协定。”( 《桥周报》, 2017年6月29日)

美国众参两院议员参与

主管贸易事务的参议院和众议院的议员们对贸易谈判目标这份文件作出了快速的回应,一些人欢迎此举并认为做出了有益的澄清,但是另一些人则予以批评,要求更多的信息和更大的雄心水平。

参议院财经委员会主席、来自犹他州的共和党议员哈奇说,“这些目标——将随着谈判的进行而进一步发展——,是过去三个月中有关升级谈判公众讨论的一部分。”

这位犹他州的参议员也表示,谈判目标可以更进一步,特别是在知识产权保护、管制条款和执行方面。

在同一个委员会的民主党领袖、来自俄勒冈的瓦尔登指出, 这份文件有一些领域缺乏足够的“雄心水平”,也批评整个文件在一些重要领域如何“使美国受益”方面体现出“毫无希望的模糊不清。”

瓦尔登也只指出,这份文件中的一些目标已经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中谈判过了,而美国退出了TPP。

他说,“这表明,在其他领域,比如环境,特朗普政府计划提出比TPP水平低的条款。令人吃惊的是,特朗普政府在主要领域寻求的成果已经在TPP中实现了,但是总统却说TPP是一个糟糕的协定。”

TPP协定原先包括美国。TPP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最重要的政策战略之一,特别是为了与亚太市场加深联系,并且为未来贸易政策制定设立模板。但是,在去年总统竞选过程中,特朗普严厉的指责这个协定,而且这个协定也受到公众广泛的关切。

特朗普就职后从该协定中退出,TPP剩余11国还在评估如何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继续推进TPP-11,其中包括了加拿大和墨西哥。

特鲁多:避免“竞相降低门槛”

这份文件发布前几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美国全国州长协会发表了演讲,一方面捍卫现有的NAFTA协定带来了很多受益,同时指出升级版本谈判的潜在收益,并警告防止可能的陷阱。

加拿大总理在他7月14日的这个演讲中一再强调美国和加拿大关系的重要性,并指出就像任何关系一样,需要持续的关照和留意。

特鲁多说,“让我们正视这一点,也是睦邻友好的另一个真理:有的时候,我们把对方当做理所当然。有时候,深度依赖和关系融洽导致我们不怎么在意这个关系。”

特鲁多也指出NAFTA对两国的工人都带来的益处,认为美国三分之二的州都以加拿大为他们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加拿大从总体上看是美国“目前为止最大的最好的消费者”,超过了中国、日本和英国。

他说,“这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经济伙伴关系。每年价值一万亿美元,而且最重要的是,是很平衡的。”他也支持更新这个协定的想法。

但是,特鲁多警告不要采取“受政治情绪影响的、抄近道的做法”,比如引入本地成分要求、在政府采购市场方面执行更低的开放程度,或者增加新的贸易壁垒。

“这样的政策将扼杀增长,并且将损害那些名义上要加以保护的那些工人。如果我们沿着那条路走下去,那就会很快形成一个以牙还牙、竞相降低门槛的恶性竞争局面,最终没有赢家。我的朋友们,加拿大不希望朝哪个方向走。”

墨西哥和加拿大部长们强调他们各自的准备工作

墨西哥和加拿大部长都对美国的谈判方法表示欢迎,并发布声明提到准备在8月中旬开始正式谈判。

两国目前都在进行国内的公开征求意见,加拿大最近延长了公开征求意见的时限。墨西哥的公开征求意见将在8月初结束。

墨西哥经济部说, “墨西哥政府努力朝着建设性谈判过程,促进贸易和投资流,巩固合作和经济一体化,从而增强北美的互联互通。”

加拿大外交部长福里兰德也表示,“谈判开始后,我们将准备好与合作伙伴谈判达成现代化的NAFTA,并捍卫加拿大的国家利益和我们的价值观。”

ICTSD 报道;加拿大新闻,2017年7月18日,“随着NAFTA谈判临近,联邦政府延长公开征求意见时限”;CBC新闻,2017年7月17日,“NAFTA谈判前夕,特朗普政府发布谈判目标”。

23 二月 2012
国际贸易和可持续发展中心(ICTSD)和世界贸易研究院(WTI)于2月8日联合举办了此次会议。该会旨在就中国对原材料(争端解决案件 394、395和398)出口限制的做法和世贸组织上诉机构近期的裁定而进行探讨。上诉机构驳回了北京根据GATT第11款以资源保护为理由,对原材料征收配额。这引起了在何种情况下可以有理有据地对有限的自然资源实行出口限制的争论。裁决报告同时确认,中国对其在加入议定书第11...
Share: 
23 二月 2012
作者:Faizel Ismail,南非常驻世界贸易组织代表团大使 一、简介 2010年,中国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同年,中国重夺全球领先制造大国地位,把美国赶下了盘踞110年之久的最大货物生产国宝座。 中国的总贸易和经常账户顺差位居世界第一 ,其外汇储备在2011年1月达到2.6万亿美元,亦为世界之最。 总之,中国的崛起导致了传统经济强国,如美国、德国、法国、...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