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行政当局启动程序削减农业补贴、食品券和海外援助

5 六月 2017

美国新政府提议大幅度削减农业补贴和国内、国际粮食援助,作为上个月更大范围预算削减计划的一部分。

虽然农业组织公开反对提议的削减补贴,其他一些团体则批评削减国内和国际粮食援助。这个预算方案除了农业补贴外,也涵盖其他一系列议题,包括公共教育,环境保护和诸如医疗援助等健康有关的权利。

尽管决定美国预算属于国会的职责范围,但是白宫的方案显示政府的政治优先,也是漫长立法程序的第一步。美国总统特朗普将签署国会最终提交的最后预算,往往是一系列拨款法案,或者,如果开支计划不符合总统的优先事项,总统也可以否决这些法案。

消息人士说,国会代表和产业团体也对这个预算背后的对经济增长项目和税收收入的假定表示质疑。

农业委员会的反应

关于农业补贴和营养援助项目预计将在众议院农业委员会受到阻挠,该委员会和参议院农业委员会负责起早新的农业法案,接替2014-2018法案。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农业部长佩尔杜在5月24日与众议院农业委员会举行会谈,讨论白宫的农业计划。

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议员、众议院农业委员会主席Conaway在会谈后发表声明说,“因为农业是美国仅有的有贸易盈余的领域之一,我们想一起维护这个来之不易的成绩。”

同时,Conaway也和参议院农业委员会主席、康萨斯州共和党议员Roberts发表联合声明,暗示与这个建议有关的他们自己的优先项。

他们在5月23日 , “在我们为预算和下一个农业法案辩论的时候,我们将为确保农民强有力的安全网而战斗,从而使我们经济的这个关键行业能够度过当前的困难时期,并继续为全体美国人民提供安全和廉价的食物。”

他们还说,“而且,作为农业法案讨论的一部分,我们需要看到我们国家的援助项目确保这些项目将帮助我们社会中最弱势的群体。”

此外,来自密歇根州的民主党议员、参议院农业委员会的民主党负责人Debbie Stabenow,在5月25日的一个听证会上警告说,白宫所提出的预算削减将使得“新的五年期的农业法案不可能获得通过。”

她说,白宫的方案建议削减农作物保险、粮食券和农业开发项目将大大损害一些美国农业州的小的社区和城镇。在5月30日发布的另一个声明也提到这些担忧,受到30位左右参议院民主党议员的支持。声明中还批评美国农业补贴的另一个动向,该部门取消了农村发展副部长的位置,虽然参议员们欢迎新设了一个负责贸易的副部长的位置。

这些参议员们认为,“美国农业部的农产品贸易和农村发展的功能都需要高水平、负责人和单独的专门领导人在确保他们的使命取得成功。我们认为促进农产品贸易不应当以取消农村开发活动为代价。”

在WTO,许多成员认为贸易扭曲型农业补贴给从中获益的生产者带来的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桥周报》, 2017年5月24日, 2017年2月2日, 2016年11月24日)

白宫说,“难以证明农业补贴合理”

白宫的提案把农民收入补贴限制在50万美元,在农作物保险补贴方面“每个农民或机构”获得补贴最多不超过4万美元。该提案说,“很难向辛苦工作的纳税人证明联邦政府为什么应当向富裕的农民提供超过50万美元的补贴。”

该提案说,在2013年,尽管农业收入特别的高,但是当年只有2.1%的农民把总收入调节到50万美元以上。对农作物保险补贴的封顶也是“减少这个项目提供的慷慨的联邦补贴”。

白宫说,在2011年,26个农业企业获得了超过100万美元的农作物保险补贴,这个新的封顶提案将影响当年3.9%的参与农民。

农村生态保护项目也面临削减,因为特朗普政府建议取消那些“没有产生积极效应”的项目。

各方反应不一

除了立法议员之外,农业游说组织和环保主义者等也密切关注新的预算方案。

美国农业联合会发布声明,批评这个提案,该联合会主席Zippy Duvall警告说,这些削减“将毁掉联邦农作物保险,这是美国最重要的农业安全网项目。”

环境团体也对该计划提出关切。环境工作组负责政府事务的副主席Scott Faber在一则声明中说,“如果国会采纳了这个预算,那么特朗普的预算将增加饥饿,减少农业收入,增加农村贫困,使农业工人更加不安全,增加农业污染,使我们的食品更加不安全。”

但是,其他一些支持农业补贴改革的团体则支持特朗普的提案。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农业政策主任Vincent Smith写道,“行政当局的建议将终止收获价格选项计划和限制农作物保险补贴,从经济方面看是很好的。”

收获价格选项计划是一个特别的“收入保险政策”,对农民提供的额外一层保护从而在产品低价的时候获得保障,但是,政策分析人士也警告说,行政部门的建议最多也是塑造政策和构建优先的漫长过程的第一步。

国际粮食和农业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Joe Glauber在接受《桥周报》采访时说,“你很难从一个拨款法案中得到农业补贴的削减。”他指出,因为目前的美国农业法案将执行到2018年底,新的法案很可能到2017年底的时候才开始成形。

削减国内和国际的粮食援助

这个提案也建议削减640亿美元的国内粮食援助,也就是“补充营养援助项目”,该项目是为了确保美国低收入家庭可以购买到食物。在美国,这个项目也被叫做“食品券”,是农业法案中开支的大项目。

特朗普政府的提案说,改革的目的是集中提供给最需要的家庭,“鼓励那些没有家属而能够工作的成年人工作”。削减一部分是降低联邦层面的合格标准,一部分是把绝大多数成本转移到各州。白宫说,后者应当“增加州一层面开创经济路径促进自给自足”。

但是,补充营养援助计划已经包括了工作的要求,并且仅仅在特定情形下来可以豁免,比如这人有残疾,或者是小孩或老年人。美国农业部也提到,获得食品券的大多数人确认是在工作,那些“没有家属但是能够工作的成年人”如果不工作,也只能在这个项目中获得短期的援助。

这个计划也将削减17亿美元480条款下的国际援助,这些援助是在紧急情形下提供的实物援助。白宫认为这些粮食援助没有销量,速度慢,而且比其他的诸如国际灾难援助(IDA)机制更加昂贵。新的提案认为要支持其他的方案,比如现金券,来发放援助,在人道主义危机时这种方法更有效。长期的粮食安全和营养项目仍将继续通过经济支持和开发基金和全球健康基金获得援助。

援助机构对这个提案表示关切,认为这个提案可能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因为在非洲和中东多国的饥荒和严重食品危机受到干旱、军事冲突或冲突后重建等多重问题。(《桥周报》, 2017年3月9日)

乐施会美国政策主任Kripke在回答《桥周报》的采访时说,“直接的影响将是国际粮食援助的净缩水。”乐施会的声明也警告说,这个提案如果得到通过,将给世界各地数百万人带来“难以言状的悲惨。”

ICTSD 报道。

22 五月 2017
七国集团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们聚集,同意增强努力解决不平等问题,并确保贸易更好地支持他们的经济。此次会议是为两周后在意大利西西里岛陶米那的领导人峰会作准备。 在5月12-13日的巴里会议上,官员们讨论了一系列议题,包括全球经济的现状、技术演进对不平等的影响、如何支持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实践。 作为七国集团的主席国,意大利把今年的主题设定为 “构建更新的信任基础,” 围绕公民安全的支柱,...
Share: 
29 五月 2017
美国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上周向国会通报了北美自贸协定(NAFTA)的谈判计划,启动了90天的内部审议,之后将正式开始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谈判。 新的贸易谈判负责人就任后的最初几天首先与主要立法议员举行会谈来准备这个通报,包括参议院财经委员会和众议院筹款委员会。 根据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发给国会两院的 正式信函 , 这些谈判的目的是“通过改善在NAFTA框架下美国的机会,...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