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危地马拉之间关于自贸协定的劳工权益争端进入下一阶段

13 二月 2015

在美国—多米尼加—中美洲自由贸易协定(CAFTA-DR)框架下,美国和危地马拉之间的劳工权益争端在最近几周开始升温。双方都已向仲裁小组提交书面材料,概述各自的声明。

 

该争端可追溯至2010年7月,当时美国指控危地马拉没能有效执行其国内法律法规,特别是在劳动者权益保护方面,例如雇员加入工会的自由、就劳资进行集体谈判的权利、可接受的条件下工作的权利等。(见《Bridges Weekly》,2010年8月4日

 

华盛顿方面认为对这种做法违反了中美洲自贸协定中的有关条款,并且因为劳工标准低下,使得美国的劳动者处于竞争中的不利地位。

 

2010年的指控标志着关于劳工权利的指控在自贸协议下第一次被提出。争议的双方是美国和危地马拉,两国都是中美洲自贸协定的成员,该自贸协议的其他成员包括哥斯达黎加、多米尼加共和国、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尼加拉瓜。

 

不同于当前世界贸易组织的协议,上述七国在中美洲自贸协定中的承诺包括一些“非传统的”贸易领域,比如劳工权益执法——一条在自贸协议越来越常见的内容。从该争端案件可以看出解决贸易中新问题的端倪,因此该案件受到密切关注。

 

已逾四年的案程

 

从启动至今,该案件进程缓慢。磋商和调解环节分别在2010年和2011年进行,但是并没有成功,从而美国请求建立了仲裁小组,该小组在2012年底成立。

 

然而,随后案中双方同意在2013年暂停仲裁程序,取而代之的是双方协议达成18点“执行计划”。在该计划下,危地马拉政府承诺要在特定的时间范围内改进劳动法的执法。

 

该案在一年之后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2014年8月,美国声称危地马拉未能执行上述的执法计划,并且请求再次启动争端解决程序。

 

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尔•弗罗曼(Michael Froman)在去年9月确认华盛顿将会恢复争端程序说,“我们行动的目标仍然是同一个:确保危地马拉有效执法,以保护属于该国工人的权利。”

 

这位美国贸易专员又补充说,在危地马拉改善劳工权益可以成为一个“向世界发出的积极信号”,既可以吸引投资进入中美洲国家,从而促进经济增长;又可以潜在地对不断发酵的危地马拉儿童移民问题给予一定的震慑,这些无人陪伴的的儿童为了寻找经济机会被送到了美国。

 

劳工权益与贸易

 

中美洲自贸协议第16章阐述了缔约方在劳工方面的义务,例如保护国际承认的劳工权利相一致,保障劳动法的有效执法、正当程序原则等。

 

该自贸协定这样规定“缔约方不可不有效执行其劳动法——通过某种持久或反复的行动或不行动的方式——以避免影响缔约方之间的贸易”。

 

根据美国的说法,这一条款要求了各缔约方采取必要措施来促进其国内对劳动法的遵守,以保证实质性的作用或结果会产生。

 

如果事实显示某缔约方一种持久或反复的行动,影响了跨境经济活动,例如通过影响一国内或几国间的竞争力条件对贸易造成影响,那么该缔约方就负有未能有效执法(案中为《危地马拉劳动法》)的责任。

 

危地马拉反驳道,自贸协定中该条款针对的是缔约方有意做出行动或不行动的政策。因此,不可以归因为缔约方的个体行为或行动应当被排除在考虑之外。

 

对于“在某种程度上影响贸易”这一术语,危地马拉称在“行动或不行动的过程”和所指的贸易效应之间必须有因果关系。该国还认为,“贸易”一词指的是自贸区全体成员的区内贸易,而不单单指双边贸易或一国境内的商业交易。

 

美国提出400多个违法的例证

 

美国在其提交的文件中表示,该国收集了不少于402个违反《危地马拉劳动法》的案例,这些案例代表一种“持久或反复的、影响了缔约方之间贸易的不作为行为”,因此有悖于中美洲自贸协定所规定的义务。

 

例如,美国说危地马拉未能确保两项法庭命令的执行,其中之一要求雇主重新雇佣并补偿一些员工,他们因为参加工会活动而被不公正的开除,另一个则要求雇主为这种报复行为交罚款。

 

华盛顿方面还指出危地马拉城未能依照该国的劳动法开展调查,并且在发现雇主的违法行为时没有给予必要的处罚。另外,美国表示危地马拉未能及时开展工会登记以及设立调解程序。

 

美国表示,这些违法行为,通过改变竞争力条件伤害了双边贸易,因为危地马拉公司可以不公平地从中获益,例如通过不正常地减少劳动力成本。

 

危地马拉则认为美国提交了有问题的证据来支持其指控,这个中美洲国家声称85%的证据都来自匿名陈述或是编辑过的文件。

 

针对美国提出的劳动法执法存在不一致的事实,危地马拉回应称有几条引述的法庭命令正在上诉程序中,因此没有执行处罚的依据。在其余的案例中,政府部门实际上开展了调查并(或)按照国内法律法规进行了处罚,或是工人与雇主达成了双方都同意的解决方案。

 

危地马拉还指责美国未能提出证据来证明该国长期存在着一系列持久的或重复的疏漏,而且这种疏漏是危地马拉政府有意而为的政策。

 

而且,危地马拉说美国未能证明缔约方之间的贸易受到了影响,以及是否有任何的影响能够归因于声称的“持久或反复的不作为”。

 

“出现在美国指控中的16家危地马拉公司中,只有一家向自贸区中的其他国家出口,它在2014年的出口额仅有13,000美元,几乎可以忽略不记。”危地马拉在其递交的材料中说。

 

下一步

 

下一步,双方会提交反驳材料,在此之后仲裁小组将组织一场听证会,其后是双方提交补充书面材料的环节,并按照双方同意的时间表组织答疑会。

 

中美洲自贸协定规定了除非当事方另有决定,仲裁小组必须在最后一名小组成员入选后不超过120天的时间里出具一份初步的报告。

 

ICTSD报道。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13 二月 2015
巴西近期向世贸组织报告,其国内农业补贴综合在2012-2013销售年度有所增加,但仍略低于其在2009-2010年高峰期时的10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是在当前的全球贸易规则下被归类为不超过最低限度贸易扭曲的支持类型。 这份1月29日发布的数据指出,2012-2013年度的农业部贴总额为97亿美元,其中造成贸易扭曲的支持额为24亿美元,意味着后者的相对值和绝对值都在近年来的基数上有所下降。...
Share: 
13 二月 2015
20个主要经济体的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 承诺 ,在必要的情况下,有决断地采取财政和货币政策,以应对不均衡的全球增长前景、希腊当前的债务问题和放缓的贸易。 2月9日-10日在伊斯坦布尔举行的会议,是土耳其任G-20轮值主席国期间的首次会议,分析家认为这是自去年11月澳大利亚会议上领导人宣布“实施国家增长计划”以来,对该集团的一次重大考验。 不平衡的增长前景 在峰会召开前发表的一片 博文 中,...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