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领导人更替或将引发政策变迁

18 九月 2015

经过周一夜间的政治角逐,阿伯特被迫下台。随即,特恩布尔周二宣誓就任澳大利亚新总理。阿伯特在任仅仅两年就突然被赶下台,引发公众关注政府更替可能带来的政策变迁,特别是气候变化方面。

 

自由党议员在特恩布尔和阿伯特之间投票,结果前者以十票的优势获胜,分别获得支持票数为54和44。

 

特恩布尔也是五年以来的第四位澳大利亚总理。关于阿伯特前景的种种猜测终于尘埃落定。自2013年上任以来,阿伯特一直难以获得他自己党派内部的完全信任。

 

在议会外面,阿伯特在作为总理的最后一次讲话中,“我今天向大家保证,我会尽我所能,帮助领导人平稳更替…没有挖墙脚、没有暗中伤害。”

 

经济表现和气候问题上的分立

 

分析人士认为,导致政府更替的原因包括对经济增长的担忧、较高的失业率、气候变化政策问题上的分歧。

 

根据上周发布的数据,澳大利亚去年的经济增长在2%左右,低于长期以来3-3.25%的年增长率。

 

特恩布尔在周一议会上的发言中,“归根到底,现任总理没有能够提供我们国家所需要的领导力。他没有能力提振企业所需要的经济信心。”当天,他宣布竞选党的领导人,并辞去其部长的职位。

 

特恩布尔保证与时俱进,并希望在明年中期联邦选举之前重振民众对自由党的信心。在2016年的联邦选举中,他的对手将是工党领袖Bill Shorten。

 

特恩布尔在听到周一投票结果后的第一个正式声明中,“随着世界的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以及越来越多的机会正在涌现,新政府将集中精力以确保未来几年能够把握住时机”。

 

Julie Bishop保留其外交部长和自由党副领袖的位置。预计特恩布尔将在本周末宣布其内阁组成名单。

 

锁定中澳自贸协定

 

专家推测,澳大利亚国内对中澳自贸协定的反对声音,是部分自由党成员质疑阿伯特领导力的原因之一,尽管阿伯特早先成功的达成与日本和韩国的自由贸易协定。

 

在阿伯特任内,他的政策主要集中在通过扩大铁矿石、煤炭、和液化天然气三项大宗产品出口来扩大经济增长。

 

仅2014年,铁矿石出口占据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的56%。中国是澳大利亚在亚洲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

 

一些专家分析,中国最近的经济震荡导致对澳大利亚的出口减少,也是澳大利亚经济低迷的主要原因之一。

 

阿伯特认识到澳大利亚经济的软肋以及日益激烈的竞争,因此试图通过达成中澳自由贸易协定来促进出口导向经济的多样化。

 

中澳自由贸易协定于今年6月正式签署,该协定定有17章。(《桥》周报, 2015年06月26日)

 

该自由贸易协定将大大增加澳大利亚进入中国服务业市场的机遇,同时也将保证澳大利亚85%的货物出口享有零关税待遇,并且经过几年过渡期后,享受零关税货物的比率将达到95%。

 

但是,工会领导提出了反击,一些工党议员也担心这个协议会对澳大利亚国内工人带来负面的影响。这破坏了该协定的前景。(《桥》周报, 2015年09月11日)

 

特恩布尔一直表示支持这个贸易协定。在周一讲解为什么要挑战阿伯特的讲话中,特恩布尔特别提到该协定的重要性,认为该协定是“通向繁荣的基础”。

 

自由党现在期待看到特恩布尔如何在议员们之间构建共识,最终在预计今年年底议会审批时能通过这个贸易协定。在年底投票之前,已经成立了一个联合的议会委员会,该委员会将在10月中旬发布有关该协定的报告。

 

气候政策

 

此次领导人变化吸引了气候政策观察人士的注意力,因为特恩布尔和他的前任在这个问题上有长期的分歧。

 

阿伯特在其任内通过了全面的气候变化改革,特别是取消了该国很有争议的碳税。此举引发国际社会和厌倦政策不确定性的产业专家们一连串的批评。(《桥》周报英文版, 2014年07月17日)

 

碳税只维持了两年,是工党Julia Gillard担任总理时开始执行的。如果该政策维持不变的话,碳税已经可以在今年转型为碳交易市场了。

 

阿伯特设立了一个叫做减排基金的自愿减排机制,通过该机制,政府从事先批准的项目那里购买排放权。

 

这个机制的信贷和购买要素仍然运转,预计明年将有一个保障机制。保障机制在于确保减排基金购买的排放权不会被其他行业增长的排放所抵消。

 

政府官员说,取消碳税导致了澳大利亚温室气体排放下降。但是统计数据显示的结果则不同,一些能源分析专家和工党立法议员说,国内的排放实际上在增长,季度的政府统计不能完全反映长期的趋势。

 

今年早些时候,澳大利亚向联合国机构提交文件,保证到2030年在2005年水平基础上排放下降26-28%。联合国计划在年底达成一个协定以替代计划在2020年到期的京都议定书,各国提交各自国内的气候行动计划。

 

但是,很多分析人士指出,澳大利亚目前的气候政策难以实现其设立的减排目标,因此呼吁澳大利亚政府制定新的政策以达到减排目标。

 

澳大利亚政府对气候政策仍然让人捉摸不定,那些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对此表达强烈不满。马歇尔群岛的外交部长Tony de Brun就是强烈呼吁澳大利亚提升气候行动雄心水平的批评者之一。

 

Brun和太平洋岛发展论坛的其他成员在9月2-4日举行会议,发布了一个联合声明,呼吁国际社会增强气候变化方面的行动,要求长期的气候目标设定为不高于前工业社会1.5摄氏度的水平。

 

在这份声明之后,该团体发布了另一个声明,在谈到1.5摄氏度的目标时,使用了雄心水平略低的措辞。据称,这是回应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压力。

 

这些国家“宣称增加1.5度将严重恶化太平洋岛国面临的一些特定的挑战,敦促采取努力维持在这个全球温度目标之下”。

 

特恩布尔的气候政策

 

虽然很多人对澳大利亚气候和能源政策走向保有谨慎乐观态度,但是预计特恩布尔在一开始的时候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大动干戈。

 

澳大利亚研究所的首席经济学家Richard Denniss在谈及领导变动时,“自由党领导人的变化是好事,不仅仅对澳大利亚的气候政策,而且对于整个世界整体因对气候变化也是如此”。

 

但是,特恩布尔已经表示对阿伯特气候政策的支持。但是分析人士预测,新总理最终将在这个领域做出变化,因为他以前支持碳排放交易机制。分析人士推测,他会通过一段时间内慢慢地通过一些修正案来实现变化,以避免失去其党派的支持。

 

特恩布尔本周说到阿伯特早先的政策时,“气候变化政策是经过非常好的设计的,这是非常非常好的一块工作”。

 

工党副领导人兼外交部长Bishop在周一晚上对记者说,她认为去年12月宣布的气候政策目标将继续。

 

一些专家预计,特恩布尔可能开始仅仅修改有关能效和可再生能源政策,因为碳定价问题是一个颇具争议的问题,2009年时就是因为这个问题阿伯特把他从自由党党首的位置上赶下去的。

 

预计,特恩布尔将把这些政策作为刺激经济增长、帮助澳大利亚经济复苏的工具,因为这样更可能获得更多自由党议员的支持。

 

预计在明年大选之前,不会提及碳定价的问题。一些气候政策观察人士称,可以理解这需要时间。

 

一家叫做Enphase能源公司董事Nathan Dunn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我是一个现实主义者,新领导人不会再一夜之间改变政策。但是我认为特恩布尔对气候问题没有怀疑,他深知气候变化和澳大利亚面临的调整。”

 

ICTSD 报道;路透社,2015年9月14日,“澳大利亚新总理会在气候政策问题上保持谨慎”;彭博社,2015年9月14日,“绿色之梦被阻,因为特恩布尔支持阿伯特的气候政策”;英国卫报,2015年9月8日,“太平洋岛国领导对澳大利亚的气候政策感到失望”;RTCC,2015年9月14日,“澳大利亚总理阿伯特被特恩布尔赶下台”。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18 九月 2015
欧盟的ProSun组织已经请求欧盟委员会暂停一项关于是否延长目前对中国产太阳能制品所征收的反倾销和反补贴关税的“过期审议”,此举可能导致中国和欧盟之间在可再生能源贸易上的紧张关系加剧。 如果欧盟领导人批准此项请求,这将导致在审议结束前必须延长现有的关税。关于是否进行审议的决定将在12月初出台,到时关税本应结束。 如果举行过期审议的话,这个程序将历时15个月,也就意味着关税会自动延长到2017年初...
Share: 
25 九月 2015
OECD对化石燃料支持措施一览 经合组织(OECD),2015年9月 这个新的数据库和分析报告分析了在OECD国家以及多个合作伙伴国家内、支持化石能源消费或者生产的所有政策。这个数据库本身也界定和测算了使得化石燃料受益的预算转移和税收开支,并在此基础上开发出相关的指标、结果和政策建议。报告参见 链接 ,数据库参见 官网 . 在零关税的环境下出口:哪些结构调整有效?从欧洲单一市场中得到的证据...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