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议员们审议在中澳自贸协定批准过程中可能的妥协方案

16 十月 2015

澳大利亚议员们正在审议一项可能的妥协方案,可以为批准与中国的双边贸易协定铺路。这也是经历数月的激烈公众辩论之后出台的方案,公众对协定可能对国内工人产生的影响以及是否协定已准备好保护工人的必要保障措施等问题提出了疑议。

 

这一套修订方案由工党领袖在周二提出来,特别对澳大利亚的移民法案做出了改动。工党官员称,所建议的改动不会改变实际的贸易协定本身的措辞、相关的附属信函或者谅解备忘录。

 

目前,工党是澳大利亚的反对党。

 

工党领袖Bill Shorten在公布修正案时,“我们理解在与中国的自贸协定中,对许多人都会带来巨大的利益。我们也致力于保证不会有无意中导致澳大利亚人失去工作的后果。”

 

影子内阁的贸易和投资部长、参议员Penny Wong也确认,工党不是企图要改变协定,而是“引进合理的补充性保障措施”。

 

工党建议的三项修订措施将包括,通过使用劳动力市场测试手段,确保在价值超过1.5亿澳元(以目前汇率算是1.08亿美元)的投资项目上,澳大利亚人有首先获得工作的机会;对于根据457签证项目引进的临时海外熟练工人,将其基本工资从53,000加元提高到57,000加元(即从38,300美元到41,222美元);确保从事持照经营的手艺或职业的外国工人具备满足澳大利亚安全和本地标准的资质。

 

在一份媒体联合声明中,澳大利亚贸易部长Andrew Robb和移民及边境保护部长Peter Dutton承诺会以“诚意”考虑工党的提案并且“做出相应回复”。

 

两位部长表示,“迄今为止以来的一段时间,我们已经表示过,如果反对党方面提出具体的提案,我们会研究的。直到今天,我们几个月来一直听到的就只是雷声大雨点小,没有什么具体的东西。”

 

澳大利亚政府官员已经表明,与中国的双边协定中的条款(经过10年的谈判才刚刚完成)是不可更改的。

 

Dutton 和Robb在声明中还说,“我们欢迎工党迟来的接受现实,那就是,与中国的协定是不可能重新谈判的。”

 

根据两位政府官员的说法,有一些工党方面要求的条款已经存在于政府政策中,比如要求对基础设施便利化协定(IFA)中涉及的工作岗位进行“劳动力市场测试”。

 

是否这些提案和即将进行的讨论足以确保澳大利亚能够批准通过与中国的贸易协定,目前尚不确定。自从今年6月协定签字以来,澳大利亚国内关于贸易协定的好处的辩论已经达到了炙热程度,其中,工会是最激烈反对协定条款的声音之一。(《桥》周报,2015年09月11日

 

不过,根据澳大利亚报界披露的信息,研究协定的一个联合议会委员会有望会建议通过该协定。完整的委员会报告本周末会公布。

 

过去一个月,澳大利亚也经历了一次政治动荡,前总理阿博特被自由党人赶下台,由特恩布尔取而代之。(《桥》周报,2015年06月26日2015年09月18日

 

虽然阿博特一直不愿意因为异见鼎沸就对澳大利亚国内法做出改动,他在9月初向工党表示:“根本没有什么可以谈判的”,不过,特恩布尔政府倒是表示愿意就此主题进行讨论。

 

参议员Penny Wong对记者们说,“我们希望新政府不会像阿博特那样行事,特恩布尔表示出他不是阿博特,他准备好与反对党坐下来谈,以尝试和赢得有利于国家利益的两党支持。”

 

Robb和Dutton对拖延提出警告

 

澳大利亚政府官员一直都在向人们鼓吹该协定的潜在利益,尤其是在农业和服务贸易领域。

 

至于服务业,Robb本周在与天空新闻台的一次访谈中说,“我们已经得到了中国有史以来给出的最好待遇;我们在卫生服务、教育服务、老年看护服务、金融服务、工程服务等任何方面得到的减让是任何其他国家都没得到过的。”

 

Robb和Dutton本周初表示,如果协定的批准被拖到明年的话,这将导致“2016年一年就损失数亿美元”,因为协定中对今年和明年1月承诺做出连续两次的关税削减。

 

不仅要推动批准此项双边协定,接下来还有关于批准另一项贸易协定的辩论,这另一份协定也很可能是极具争议性。澳大利亚是上周结束谈判、涉及面广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12个成员国家之一,该协定在过去几年的谈判中就已经被证明是备受争议的。(《桥》周报,2015年10月09日

 

该协定还包括了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美国和越南,目前还没有包括中国。

 

但是,Robb已经驳斥了关于中国缺席TPP是分化该地区的途径的说法,强调中国已经参加了16国区域性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澳大利亚也在其中,RCEP还包括了其他TPP成员比如新西兰、日本、越南、马来西亚等。

 

在天空新闻台的访谈中,Robb提及了RCEP,他说,“这另一项协定也有望在明年年底谈成,我们并不认为它会和TPP的雄心水平一样,但是就我看来,它也将是一个非常好的协定。”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Robb还强调了亚太国家有雄心最终达成一个覆盖整个区域的单一自贸区,他说,“中国现在在引领此项议题的推进,一旦自贸区谈成,我想到2025年,就完全可能美国和中国能走到一起,他们之间会达成一个协定。”

 

Robb还表示,中澳双边自贸协定的谈判就是一个证据,表明澳大利亚方面并没有把TPP作为与中国相对立的因素,他也承认,TPP协定的其他一些成员可能对该协定有不同的战略看法。

 

ICTSD报道;卫报,2015年10月13日,“澳洲联盟为中澳自贸协定带来希望”;澳大利亚报,2015年10月14日,“委员会给中国自贸协定绿灯”;悉尼先驱晨报,2015年10月13日,“澳洲联盟和工党就中澳贸易协定打开天窗说亮话”。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16 十月 2015
欧盟委员会于本周三提出了广受期待的未来贸易和投资战略。该战略列出了构建或增强欧盟对外经贸关系的一系列步骤,以及如何解决当前公众辩论中涉及的热点问题。 欧盟贸易委员Cecilia Malmström在新闻发布会说,“我们听取了公众的辩论”,新提出的战略考虑到就业、增长、投资与人权和可持续发展等核心价值之间的平衡。 这位欧盟贸易政策的一把手说,“贸易政策必须更加有效,更加透明,更加符合我们的价值。...
Share: 
23 十月 2015
航运中的北冰洋黑炭:气候和贸易治理的俱乐部方法 Thomas L. Brewer,国际贸易和可持续发展中心(ICTSD),2015年10月 这份报告集中讨论了黑炭问题,黑炭是海运中排放的煤烟。因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没有包括黑炭的问题,作者分析了在北冰洋区域减少黑炭排放的方法,呼吁形成一个全面的北冰洋黑炭协定(Arctic Black Carbon, ABC)。作者讨论了该协定可能的结构和要求...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