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完成关于中国太阳能倾销调查,决定不征收关税

17 四月 2015

澳大利亚的反倾销委员会已经公布了其对被指控倾销晶硅光伏(PV)太阳能板和元件的中国公司为期一年的调查结果。

 

反倾销委员会认定,在2012年7月1日到2013年12月31日之间从中国出口的PV元件或者太阳能板以倾销价格在加拿大市场上销售,换言之,以低于正常价值销售到国外。报告确定了4个主要涉案的中国公司,包括天合公司(Trina Solar)和中盛新能源(ET Solar)。

 

但是,委员会还确认,遭受倾销行为影响的澳大利亚产业所受的损失可以忽略不计,因此决定不采取进一步的处罚行动。该决定意味着,反倾销调查将宣告结束,并且对中国问题产品不征收任何关税。

 

没有造成国内损失

 

该项调查启动于去年5月,是由天斗公司(Tindo Manufacturing Party Ltd.)的投诉引发的。天斗公司是PV元件和光伏板的制造商。(《Bridges Weekly》,2014年05月22日

 

被排除在澳大利亚反倾销调查之外的产品包括:用于这些PV元件和板中的晶片和电池;少于6个电池组成的、给电池充电或给太阳能设备提供电力的便携式太阳能充电器;永久性嵌入非发电机电子产品的PV产品。

 

这个位于澳大利亚南部的天斗公司去年称,特定的PV元件和板的倾销行为已经造成了物质上的伤害,包括销售收入的损失、价格抑制和压制、利润损失和减少的盈利性。

 

该调查委员会称,他们之所以决定不对这些产品征收关税,是因为倾销的幅度很小,且天斗公司的主要产品是交流电(AC)PV元件或板, 而中国进口产品主要是支流电(DC)PV元件。

 

委员会的调查还确定,交流电元件是一个高附加值的产品,比进口直流电元件的售价更高。

 

在此案结束之前,各公司有20天的回应期。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天斗公司总经理Adrian Ferraretto说,该公司正在评估报告,并考虑下一步的行动。

 

根据一些分析家的意见,超过三分之二的澳大利亚太阳能元件进口来自中国,他们警告对征收关税的措施要小心,以防成本转嫁到下游消费者。

 

同时,去年澳大利亚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总体下滑,从2013年21亿美元下降到3.3亿美元。本月初一些行业代表告诉金融时报说,这些数据反映出澳大利亚可再生能源目标(RET)未来的不确定性。

 

兴盛的中国太阳能市场与贸易争端

 

从其它地区来看,据报道,全球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在2014年激增,达到2702亿美元,比前一年将近提高17%。根据联合国的数据,这种清洁能源投资的兴盛是部分源于在中国和日本的显著的太阳能装置应用。

 

去年,中国的太阳能部门的投资达到了创纪录的400亿美元,比上年增长45%。公用事业中的太阳能项目(超过一百万瓦特功率)构成了此类投资中的大约四分之三。

 

但是,最近的澳大利亚调查,是近年来针对中国兴起的可再生能源部门的一系列贸易争端的案例之一。

 

去年12月,美国已经对中国和台湾的太阳能产品制造商结束调查,并且确定有不公平贸易行为的证据。(《BioRes》,2015年01月29日

 

上个月,加拿大认定了中国企业的倾销和不公平补贴行为,并对其出口的特定的光伏元件和积层塑胶板征收了从9.14%到286.1%不等的初步关税。对征收这些关税的最后决定将在接下来四个月中由加拿大国际贸易法庭作出。

 

就中国制造的太阳能板的倾销和补贴问题,欧盟在2013年和中国达成了一项“价格承诺”安排。但是,今年1月,欧盟重新发起对中国太阳能玻璃进口的反倾销调查。太阳能玻璃主要用于制造太阳能板,但也可以用来做家具和园艺产品。

 

尽管太阳能玻璃市场比起太阳能板要小得多,但是, 一些清洁能源专家认为,此举将重新激发欧盟和中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另一些专家还警告,高关税会增加欧洲太阳能制造商的成本。(《桥》周报,2015年01月15日

 

ICTSD报道;路透社,2015年4月9日,“从中国进口的太阳能板并不伤害澳大利亚产业”;彭博商业周刊,2015年3月6日,“加拿大对进口中国太阳能设备征收关税”。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22 五月 2017
七国集团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们聚集,同意增强努力解决不平等问题,并确保贸易更好地支持他们的经济。此次会议是为两周后在意大利西西里岛陶米那的领导人峰会作准备。 在5月12-13日的巴里会议上,官员们讨论了一系列议题,包括全球经济的现状、技术演进对不平等的影响、如何支持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实践。 作为七国集团的主席国,意大利把今年的主题设定为 “构建更新的信任基础,” 围绕公民安全的支柱,...
Share: 
29 五月 2017
美国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上周向国会通报了北美自贸协定(NAFTA)的谈判计划,启动了90天的内部审议,之后将正式开始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谈判。 新的贸易谈判负责人就任后的最初几天首先与主要立法议员举行会谈来准备这个通报,包括参议院财经委员会和众议院筹款委员会。 根据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发给国会两院的 正式信函 , 这些谈判的目的是“通过改善在NAFTA框架下美国的机会,...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