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和瑞士同意连接碳市场、开始日期不确定

29 一月 2016

经过近5年的谈判,欧盟和瑞士在本周一宣布结束谈判,协议连接双方的排放交易体系,此举将允许两个系统中的交易实体互相进行排放许可的交易。

 

瑞士的体系建立于2008年,包括了大约55个企业,去年覆盖了550万吨碳排放。相比较而言,欧盟的排放交易体系(ETS)于2005年启动,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碳市场,规范大约11000家电厂和制造业工厂,代表了大约20亿吨的碳排放。

 

大多数的排放交易体系的运行方式是,设定一个排放总量的上限,要求参与的工厂、电厂或者其他企业受制于排放许可。如有需要,这些厂家可以互相之间交易排放配额。理论上,排放许可日益的稀缺性将导致配额价格上升,将有助于刺激对额外减排和低碳技术的投资,导致具有成本绩效的排放削减。

 

专家们认为,连接两个系统可以有助于解决竞争力和不同经济体之间气候行动程度不同导致的碳泄漏顾虑,因为具备较高有效碳价格的体系的配额会流向那些低成本的体系,直到两边的价格靠拢到一个中间值。

 

瑞士环境部的一份新闻稿中说,“连接两个体系将使得瑞士系统的企业和操作者在一个相当大的、更具流动性的欧盟市场上交易排放权,这将导致两个市场上的排放权价格具有可比性,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尤其是瑞士企业相对欧洲竞争者之间的公平竞争环境。”

 

欧盟-瑞士碳市场协定的谈判最初启动于2011年,但是在2014年初由于瑞士公投支持限制欧盟移民的方案,从而遭受了挫折。那次投票引起了欧盟对其他领域合作上实施报复。

 

根据《碳脉动》的报道,协定的签署事宜仍然没有确定,取决于移民问题的解决。瑞士的新闻稿也确认,双方必须签署并批准通过该协定,以促进协定的生效,但是时间表仍然“是个开放性问题”。

 

航空排放

 

自欧盟-瑞士排放交易体系连接正式生效始,瑞士航空公司将被纳入该国的排放交易体系。据报道,这个话题证明是谈判中的难点。

 

欧盟已经从2012年开始就纳入了航空业,最初要求所有航班在28个成员国以及欧盟经济区(EEA)降落和起飞的期间都要受制于碳排放配额。欧盟经济区也包括了冰岛、列支敦士登和挪威。

 

航班的全程,排放都会被计价,包括那些在欧盟航空领域以外的飞行部分。欧盟认为,国际民航组织(ICAO)在多边航空减排协定上没有取得进展,使得他们有必要采取单边的行动。

 

但是,此举被证明是极为有争议的,遭到来自欧盟许多主要贸易伙伴的反对。在此主题引发的紧张关系不断升级之后,欧盟同意从2013年3月开始,对欧盟的航空排放“暂停计时”一年。

 

根据协定,所有在欧盟降落或者起飞的长途飞机免于欧盟碳交易体系的管制,但对欧盟内部之间的飞机则要求受制于排放配额。经过欧盟议员之间来来回回的争论,最终在2014年4月同意,继续允许在欧盟边境以外降落和起飞的飞机免于欧盟碳交易体系的限制,至少到2017年。(《桥》周报,2014年4月10日)

 

这个协定也允许来自或去往欧盟(及欧盟经济区)的瑞士飞机在2017年以前免于欧盟碳交易体系的限制。

 

同时,国际民航组织的成员已经同意,为9月份即将举行的三年一度全会,及时制定一项关于航空排放的首个全球基于市场的机制(MBM)。

 

欧盟警告说,如果国际民航组织全会不能达成充分的进展,欧盟将恢复原先的2012年航空业排放标准要求。在去年12月近200个政府参与制定的联合国气候协定中没有提及国际航空业排放的问题。

 

但是,一些专家认为,进来的进展预示着国际民航组织大会的好兆头,比如中国在将来的国家碳排放交易体系中确定会纳入民航产业,预计将在明年上线交易。

 

连接起来

 

尽管到截稿时止,关于欧盟-瑞士系统连接的进一步细节还知之甚少,但是一些分析家已经很快开始猜测其体系影响,尤其是预料会促进全世界范围对碳定价项目的采纳实行。各大洲已经有大约17个排放交易体系在运行,占全球GDP的40%左右,另有几个正在酝酿中。

 

去年12月巴黎达成的新的多边气候协定的一部分是,各国政府同意研制和应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巴黎大会通过的关于“扎实的会计统计”指南,引进自愿合作的办法,利用国际转移的减排效果。专家们说,这表明一些国家有兴趣连接各个排放机制或者创建所谓“碳市场俱乐部”。

 

一些专家希望更多国家在联合国程序之外谈判一些双边的碳交易安排,有可能在多个司法管辖区层面上进行。

 

尤其是欧盟,已经表明有计划考虑把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与其他国家的可兼容的体制连接起来。自去年1月韩国启动碳交易以来,欧盟已经加强了与韩国的技术合作,为最终的系统连接铺路。(《桥-生物多样性和自然资源》,2015年9月25日)

 

最初,欧盟也通过了与澳大利亚新发展起来的碳市场相连接的路径方案,但澳大利亚政权更替、以及随之而来对碳税的废除举动,破坏了这些计划。最近,一位接受《绿色商业》采访的英国高级官员表示,英国正在与中国紧密合作开发中国的碳排放总量控制与交易制度(cap-and-trade system),有可能在将来可以和欧盟的碳排放交易体系相连接。

 

去年12月份,中国的一个次国家碳市场和韩国也签署了一个关于排放交易发展合作的协定,考虑实现最终完全国家层面的双边合作。去年,澳大利亚也公布了计划,加入加州和魁北克碳市场,成立一个所谓的“西部气候动议”。(《桥》周报,2015年4月16日)

 

欧盟的改革

 

欧盟目前正在为2020年后的时期改革其具有旗舰意义的碳市场,帮助实现欧盟2030年气候和能源目标。这项工作旨在帮助修正这个体系现有设计中的一些缺陷,比如由于低需求导致过多的配额,进而产生低效的碳价格。

 

欧盟委员会去年7月份公布的一项计划,设想逐步降低每年的排放配额数量,和进一步推出有关碳泄漏的规则。

 

在欧盟的碳排放交易体系中,每年拍卖特定数量的排放配额,另一些配额的分配则用于帮助向低碳经济的平稳转型。一些利益相关者已经表示,担忧欧盟较为严格的单边行动会导致产业和与之相联系的排放向海外转移。(《桥-生物多样性和自然资源》,2015年7月20日)

 

欧盟委员会的计划得到的反应不一,能源密集型产业谴责在一个流动性很强的全球市场上免费配额分配的下降,而一些绿色组织则谴责计划的力度还不够大。

 

欧盟的碳排放交易体系还将从2019年1月开始,增加一个新的市场稳定储备(MSR),目的是帮助配额供给的缓冲和市场定价。(《桥》周报,2015年7月9日)

 

作为欧盟联合立法程序的一部分,成员国和欧盟议会必须都同意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的改革方案。但是,许多专家并不认为对此议题会有一个快速解决结果,并预料此程序会延长到2017年。

 

今年3月初的一个欧盟环境部长会议将看到关于这个话题的一些讨论,而资深的欧盟议员们将在本周举行会晤,就是否欧盟环境和工业委员会应当准备一些文书的问题,结束程序上的争论。

 

全世界的碳交易员和决策者都将在未来数月中密切关注,看欧盟议员们如何讨论碳排放交易体系改革的政治和障碍议题,以及这些改革措施将对欧盟的碳价格和气候行动努力产生什么潜在影响。

 

目前的欧盟配额价格已经跌到了6欧元以下,几乎跌到了两年前创下的历史最低点,很可能是由于在疲软的全球能源市场情况下,出现的投机性短线抛出行为。

 

ICTSD报道;碳脉动,2016年1月25日,“欧盟和瑞士结束谈判,连接碳市场”;碳脉动,2016年1月25日,“欧盟市场:由于温暖气候压低电力价格,碳价格大跌7.1%,退回到6欧元”;绿色商业,2016年1月26日,“欧盟和中国碳市场将‘联手’”。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25 一月 2016
未来的一年将是欧盟贸易谈判紧张繁忙的一年,欧盟28国希望在奥巴马任期结束之前结束与美国的贸易和投资协定谈判,同时也启动与全球范围内其他国家之间的各个贸易程序,但所有这些目标也都面临着非常不确定的经济和政治前景。 在上周末柏林的一次讲话中,欧盟贸易委员Cecilia Malmström介绍了欧盟推进现有的和新开展的贸易议程的计划,...
Share: 
29 一月 2016
上周六,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在瑞士滑雪胜地达沃斯结束,会上,全球经济的现状成为主导大会四天日程的主要议题之一。 会议召开的时间恰逢全球增长预测,已经再次预计了萧条的前景,1月20-23日的会议召集了来自国际组织、国际政府、民间组织、学术机构、私人部门和媒体的数千名代表参加。 为期四天的大会官方 主题 为“掌控第四次工业革命”,研究讨论的问题有,技术革命如何能够提振效率和生产力,...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