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时刻达成协议,德班会议取得历史性进展

14 十二月 2011

尽管谈判在12月10日早些时候濒临瓦解,但参加德班会议的谈判官员最终找到共同立场,成功达成协议。这一决定促使世界各国朝着同一方向努力,即达成一个具有法律效力的气候协定。该协定纳入了美国、印度和中国等主要温室气体排放国,并将于2015年生效。

“德班增强行动平台”(Durban Platform for Enhanced Action)敦促各国恪守《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并提供一项旨在加快落实《坎昆协议》(Cancun Agreement)的计划,主要集中在通过绿色气候基金(Global Climate Fund,GCF)实现融资、技术和应急措施,以及避免森林滥伐,从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等方面问题。然而,在将农业、税收,以及减少海运和空运二氧化碳排放量纳入长期计划方面,该协定并未取得令人满意的结果。

该协定重申了遏制全球温度上升的目标是不超过2摄氏度。然而协定也“甚为担忧”地指出,以现在各国所做的努力来看,这一目标尚不可及,并指出建立的一个工作计划将有助于推进这一议题上的目标意识。

在所有宣言书中,几乎所有代表都承认这一新的平台并非尽善尽美。对一些处于胶着状态的问题,该文本使用了各方都能接受的模糊措辞。

美国气候问题大使Todd Stern这样评价道:“没有人对这项协议完全满意, 相信我,美国肯定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

然而南非部长兼此次会议主席Maite Nkoana-Mashabane却提醒谈判各方说:“尽管大家都认识到文本欠缺完美,但我们不能让追求完美阻挡我们追求一切好的、可能实现的东西。”

自从德班会议召开以来,欧盟一直在推进2015年之前达成一个具有法律效力的新协议,该协议将涵盖所有主要排放国。为此,欧盟27个成员国表示他们将同意签署《京都议定书》第二阶段的减排计划。

此外,英国能源与气候变化大臣Chris Huhne也积极响应,称德班协议为“一个重大的进步”,认为该协议向商界和投资者们发出了一个强有力的信号,即向低碳经济转型。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同样对协议表示欢迎,他说:“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下制定一个适用于全体成员的法律协议,对于促进各方采取更多行动、树立更高目标、动员各种资源来应对气候变化至关重要。”

潘基文还强调,就《京都议定书》第二阶段承诺期达成协议“将促进生成碳交易市场的确定性,并激励对低碳技术和基础设施的投资,从而更有效地应对气候变化。”

《京都议定书》何去何从?


毋庸置疑,德班会议最大的议题是《京都议定书》的未来前景。议定书的第一个执行期,即“承诺期”开始于2008年,并定于2012年结束。随着第一阶段的即将结束,发展中国家一直在敦促各方签署第二阶段承诺,以确保发达国家能够继续履行该议定书。

由于加拿大、日本和俄罗斯在会议前就坚持不再签署第二阶段承诺,而美国又从未签署过议定书,所以推进《京都议定书》的任务主要留给了欧盟。最后,有关《京都议定书》的问题成为了开辟未来新道路的谈判筹码。

欧盟气候行动委员康妮•赫泽高(Connie Hedegaard)称,只要发展中国家同意签订有效期至2020年、具有法律效力的新协议,就可以得到他们寻求的东西。

她在德班会议的最后时刻说道:“我们需要明确……我们需要承诺。欧盟很多年来一直表现得很有耐心。我们几乎都准备好了独自履行第二阶段承诺,我们并不要求所有国家在此第二阶段承诺之后继续全部履行法律义务。”

直到会议临近尾声,反对声仍不绝于耳。印度谈判代表Jayanthi Natarajan 情绪激动,他认为不应当要求印度签署这项限制经济发展能力的协议,因其将会“损害12亿印度人民及其他发展中国家人民的利益”。

应大会主席要求,欧盟和印度最终达成了协议,将早先拟定的德班谈判草案中,“法律成果”这一表述改为了“公约项下适用于所有缔约方的、得到一致同意并具有法律效应的成果”。其措辞之含糊已足以让印度感到满意,因为他们不愿签订一项阻碍自身发展的协议。

协议达成的确具有突破性,但环境保护组织却对《京都议定书》第二阶段(亦被称为KP2)的承诺意义表示质疑,因为该承诺并不包括美国、加拿大、日本和俄罗斯。对于《京都议定书》有效期延长至2017年还是2020年的问题,文本也未给出明确说明,因而将问题的决定权留给了2012年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公约第18次缔约方会议。

绿色气候基金

德班会议还在绿色气候基金议题上取得了进展。协议批准建立一个由24个国家代表组成的常委会作为管理机构,常委会中,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席位各占一半。

常委会成员及轮值常委将在各个划分后的区域集团中选出。协议文本要求常委会成员拥有必要的资金和应对气候变化的专业技术,并提到了成员男女性别比例平衡。

尤为重要的是,协议同意世界银行在该机构开始运转的前三年作为这项基金的临时代理人。这一举措由美国政府促成,因其坚持认为基金必须交由一个在全球范围内拥有基金事务管理经验的国际组织来掌控。

应对措施上的进展

德班会议在气候变化应对措施上也取得了很大进展,包括气候变化谈判中的贸易问题。协议文本要求建立一个论坛以制定工作方案,旨在研究各国应对气候变化行动所带来的影响。

比如,减少使用化石燃料将会对石油生产国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一些发展中的石油生产国要求从产业和经济的角度来考察应对气候变化而产生的社会经济后果。

科学与技术咨询机构(Subsidiary Body for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Advice,SBSTA)下设的一个小型谈判组曾对这一议题进行了艰难的谈判,谈判一直持续到12月10日晚上。因为各国部长无法从“indabas”(indaba是一个源自非洲祖鲁语的词汇,核心含义是所有人都参与的会议)中脱身,所以低级别的谈判代表表示他们无法继续推进该问题的解决。。

虽然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存在明显分歧,但美国与G77国集团和中国之间的矛盾最为突出。一些观察家预测,某些国家故意在应对措施问题上拖延是为了在接下来的讨论中增加谈判筹码。在这个问题上,科学与技术咨询机构主席批评美国代表要求与在长期合作特设工作组(LCA)的同事进行讨论的行为,他提醒各代表团有关应对措施的谈判不属于LCA特设工作组的范畴。

关于该议题,最终的决定是制定一个工作计划,并号召建立一个论坛来讨论,这一论坛将由SBSTA和附属履约机制会议(Subsidiary Body for Implementation,SBI)这两个机构共同主持。协议要求这两个机构每年审议论坛的工作成果,并在2013年举行的公约第19次缔约方会议上提出其研究结果。

尽管农业、船用燃料,以及海运、空运燃油废料等方面的其他贸易问题在德班会议中未取得进展,但在应对气候变化的技术方面却取得了新动向,绿色气候基金将会承担确保全面发展和转让技术的任务。

技术转让

去年坎昆会议上曾经明确要建立一个技术机制。德班会议在这个技术机制的操作性方面取得了进展。

技术机制的谈判涉及了一系列问题,包括机制内两大主要机构,即技术执行委员会(Technology Executive Committee,TEC)以及气候技术中心与网络(Climate Technology Centre and Network,CTCN)之间尚未明确规定的关系。
德班会议上,各方解决了这一问题,决定设立由技术执行委员会以及气候技术中心与网络向缔约方大会联合报告的制度。尽管发展中国家希望技术执行委员会给予气候技术中心与网络指导和监管,但在最后关于机制的文本中并未保留这一项要求。

德班会议也明确了气候技术中心与网络的职权范围,通过建立一个向缔约国大会报告的咨询机构解决了监管问题。

尽管在会议讨论中许多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多次提到了知识产权问题,但在最后的协议中却没有涉及这一点。

里程碑式的协议?

由于德班气候大会刚刚结束,很难说后人将会如何评价这届会议。尽管许多与会者称这次会议的后勤工作远胜于坎昆会议,但仍然存在许多不足之处。

闭幕会议上,各方称赞大会主席不懈努力的工作,在谈判中秉承了折中仁爱、互利共享(Ubuntu)的精神。然而,一些代表团成员对于主席采用的战术却提出了批评。

此次大会使用了“indabas”这种从南非部落沿袭而来的会议模式,邀请所有成员参与对重大问题上的讨论,人们或许会因为indabas而记住德班大会。然而,尽管“indaba”模式对于解决宏观问题很有用,但某代表团成员告诉《桥》刊记者,这种模式也耗费了部长们大量的时间,使其不能在一些具体协议上取得进展。另一位谈判代表说,正是因为这个模式才使得此次会议拖延到了加时阶段。

为期两周的谈判一直笼罩着一种神秘色彩,因为谈判进城很少对外透露信息。这一气氛在12月8日、9日和10日更为明显,以至于记者和观察家们一直相互询问是否对进展“略有耳闻”。

这一尴尬的沉默氛围在9日晚些时候愈发升级,许多记者、观察家和代表团成员在午夜时分怀着对议程的迷茫离开了会场。

尽管存在着这些不足,此次会议还是在南非政府的主持下落下了帷幕。重要的是各代表团成员对待多边事务体现出了热情、友好以及求同存异的态度。

历经三个不眠之夜的辛苦工作,《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证明了多边谈判仍然可行,也能齐心协力取得进展。的确,延长《京都议定书》的有效期、建立一个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计划,在三周前看来似乎不可能的事,最终通过参与者的不懈努力和娴熟的外交手段,使这些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德班会议之后,应对气候变化仍然任重而道远。若要有效应对气候变化,人类必须采取行动,切实阻止全球变暖,这样才能真正取得成功。只有到那个时候,我们才能说“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我们至少没有失败”。

关于德班会议的决议原文,可点击链接获得。

ICTSD报道

翻译:上海对外贸易学院 冯陆炜、李湛玉

7 十二月 2011
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大会全体缔约方大会召开以来,本次会议是有史以来最难定位的一次。在第一周议程结束之际,这似乎是与会代表和观察家们唯一可以确信无疑的。迄今为止的种种言论,加上去年坎昆会议因各国部长接掌大旗而峰回路转的事实,使得紧密接触会议的大多数有关人士发出“一切皆有可能”的感慨。 第一周议程之所以笼罩着神秘色彩,原因在于会议就广泛议题举行了太多的闭门接触小组会议、非正式会议,...
Share: 
15 十二月 2011
来自世界各地的贸易部长于12月第三周聚集于日内瓦,出席世界贸易组织(WTO)第八届部长级会议(MC8)。此次会议上,他们将审评WTO的各项活动,并欢迎俄罗斯、萨摩亚和黑山共和国加入WTO。虽然大家普遍认为三天的会议不会在谈判方面有重大突破,但会议之外还是安排了足够的双边和小组会议,为本次高级别会议定下基调。 有90多个国家贸易部长出席此次会议。知情人士向《桥》刊透露,...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