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气候协定获签署,各国竞相批准协定

29 四月 2016

上周五,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的特别仪式上,破纪录的有174个国家和欧盟正式在新的气候变化多边协定上签字,这也是迄今为止获得首日签字国数量最多的一份国际协定。

 

参加这次里程碑事件的有多个国家的领导人,其中许多发言嘉宾都宣称,签字仪式代表着重要的第一步,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并非气候行动的结束,他们还呼吁在推进协定实施过程中的协同行动。

 

会上,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表示,“今天的签字是在应对气候变化新的举措中汇聚信心。必须继续提振这种强劲的政治动力。”

 

16岁的坦桑尼亚电台主播Getrude Clement作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的青年代表在会上发言,他对参会者们表示,气候行动应当立即展开。“我们期盼行动,大规模的行动,我们也期盼今天就行动,不是明天。”

 

数字累加

 

巴黎协定是以去年12月协定谈判通过的城市巴黎来命名的,该协定将在累计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55%、且至少55个国家批准协定后30天生效。

 

这份协定是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的缔约国年会(COP)上达成的。

 

巴黎协定设定了几项长期的气候目标,包括将平均气温控制在前工业时期水平以上两度之内,争取限制气温升高范围在1.5度以内,尽快达到全球排放的峰值,以及到2050年达到碳中和(carbon neutrality)。

 

在今年11月摩洛哥即将举行的下届缔约国大会之前,法国环境部长Ségolène Royal仍然是联合国气候谈判主席,他表示,“现在,我们手上握有宝藏。我们有这份协定,一份已经签署的协定,我们必须将这个宝藏转化为落实。我们必须批准这份协定。”

 

签字仪式之后,有15个国家直接提交了他们的批准文书,包括马绍尔群岛和帕劳等几个小岛发展中国家,他们是深受气候影响的国家。

 

受到气候观察人士欢迎的一项举措是,中国副总理张高丽表示,作为世界最大排放国的中国,准备在9月杭州举行G20领导人会议期间批准巴黎气候协定,他还呼吁其他G20成员国家也如此行动。

 

意大利总理Matteo Renzi也说,气候行动将是该国明年担任G7主席国期间的首要优先项。

 

澳大利亚、阿根廷、喀麦隆、加拿大、法国、马里、墨西哥、菲律宾和美国也表示有计划在2016年批准该协定。

 

根据总部在华盛顿的世界资源研究所(WRI)的说法,至少需要四大排放国(中国、美国、欧盟和俄罗斯)中的一个国家批准巴黎协定,才能够满足协定生效的要求。

 

虽然美国和中国在4月份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承诺快速加入协定,但是两国只代表了约38%的全球排放量。这意味着还需要几个其他重要排放国和一系列其他国家的加入,才能超过排放量和参与国数量限制的门槛。(《桥-生物多样性和自然资源》,2016年4月7日)

 

鉴于近来观察到的政治动力,几位熟悉进展的专家表示,协定可能会在2018年生效,比最初计划的2020年的时间提前两年。

 

UNFCCC秘书处的一份简报中明确说,只有那些批准巴黎协定的国家才能够参与该机构的决策程序,包括许多与实施有关的议题。该简报表示,这个规则将会为国内的批准程序提供强有力的动力。

 

根据协定第28条,一个国家也可以撤出气候协定,但必须是在加入之后4年才可以。一些评论人士近来也谈及这个条款,因为一旦奥巴马总统在2017年1月下台,新政府将如何实施气候协定,这一点充满了不确定性。

 

2月份,美国最高法院裁决暂停实施奥巴马的清洁电力计划(CPP),直到所有针对该计划的法律挑战得到解决。此举进一步引起各方顾虑,担心美国无法实现其碳减排承诺。(《桥-生物多样性和自然资源》,2016年2月10日)

 

融资和投资

 

上周联合国的签约仪式上,还有一些其他的重要事项,包括,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确认,该国将在今后5年中拿出25亿加元(按照现有汇率等于19亿美元)用于气候融资。

 

根据巴黎协定的规定,一直到2025年,发达国家将继续每年调动1000亿美元的资金,用于帮助全世界最贫穷国家减排和适应气候变化。巴黎协定的缔约国也将确定一份用于过渡时期的新的集体性、量化的融资目标。

 

尽管此次签约仪式对巴黎协定而言是一次正式首肯,但是好几个签约国也提出,未来所将面临的挑战涉及面也是相当大的。

 

比如,今年头三个月,全球平均气温已经打破了以前的记录,要在长期控制这个势头就必须进行大规模的能源体系转型。

 

美国国务卿克里在上周的签约仪式上对参会者提出了维持可持续能源投资的必要性,他说,“我们所要实现的目标中,没有什么是超过我们的技术能力的。唯一的问题是,这些目标是否超过了我们的集体决心。”

 

碳定价目标

 

上周五,法国总统奥朗德表示,该国将身先士卒进行碳定价,这是一项越来越多地被用来将气候影响在经济中进行反映的政策,它将重新引导资本转向对低碳途径的投资。

 

就在巴黎协定签约仪式之前,奥朗德和来自德国、加拿大、墨西哥、埃塞俄比亚和智利的国家领导人、以及几个国际组织的负责人一起,共同呼吁将现有的碳定价范围加倍,到2020年覆盖全球排放的25%,并在下一个10年达到覆盖率50%的目标。

 

上周四的一份愿景声明中说,“碳定价有助于确保化石燃料的真实成本(以及清洁能源的收益)在市场中得到反映。”

 

这项动议源于一个碳定价专家组的工作,由世界银行行长金墉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贾德共同召集,该专家组将继而推动组建一个由行业决策者和其他领域的决策者组成的碳定价领导联盟(CPLC)。

 

该联盟在本月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春季会议的边会上举行了首次正式会议,呼吁研究制定“全球性目标”,通过“有意义的碳定价体系”来覆盖温室气体排放。(《桥》周报,2016年4月21日)

 

上周,金墉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为了实现对历史性的巴黎气候协定的承诺,根本上需要一个对碳污染的价格,帮助削减排放,以及驱动对创新和更清洁技术的投资。”

 

碳定价作为减排行动的一种重要激励机制,是在伴随巴黎协定的一份决议中得到承认的,巴黎协定本身也包括了一些很可能与国际排放交易计划相关的条款。(《桥-生物多样性和自然资源》,2015年12月13日)

 

与上周四的声明同时发布的有一份环境保卫基金(EDF)和国际排放交易协会(IETA)出版的联合报告,报告中提出了要满足2020年的碳定价目标所需要的几种可能愿景。

 

这包括潜在地提高欧盟碳市场所覆盖的行业数量,实施和扩大中国的国家排放交易体系,以及在澳大利亚、墨西哥或巴西等主要经济体中采纳新的碳定价政策。虽然澳大利亚曾经有过一个为期两年的碳税,但是该税种在2014年被废除了。(《桥》周报,2014年7月17日)

 

ICTSD报道;世界资源研究所,2016年4月22日,“直播博文: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的签约仪式”;气候之家,2016年4月22日,“联合国创纪录实现175个国家签署气候协定,但是仍需艰苦努力”。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18 三月 2016
欧盟委员会于3月16日发布了新的计划支持欧盟国家步履阑珊的钢铁业。 一个月以前,欧盟委员会发起了针对中国钢铁是否存在倾销的调查。(《桥周报》, 2016年2月18日 ) 欧盟委员会在宣布该政策的新闻稿中说,该行业面临“严峻的挑战”,源自“全球性产能过剩,出口的激增,和前所未有的不公平贸易措施。” 欧盟还特别提到中国钢铁产能的严重过剩。中国官员则指出,真正的问题是世界范围的产能过剩,...
Share: 
18 三月 2016
里卡多•梅林德 理查德•萨曼斯 世界经济经济的持续衰退,激发了2016年促使全球经济合作的呼声。中国接任2016年 G20峰会 轮值主席国,北京已定下会议基调——改善全球经济治理及包容性问题的同时,推动全球经济增长、形成更加稳健的全球间贸易投资活动将是此次G20峰会的第一要务。 去年12月,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各方政府就如何甚至是否继续“多哈回合贸易谈判”问题未达成一致后,...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