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提交WTO投资便利化协定的建议

12 二月 2018

上周,巴西向WTO总理事会提交了一个提案 ,建议WTO达成一个投资便利化协定,旨在就这个议题启动更加“有组织结构的讨论”。

2月初提交的这个提案是对去年年底70多个WTO成员签署的“关于投资便利化促进发展的联合部长宣言”的一个回应。这个宣言是在WTO第11届部长会议期间发布的。 (《桥每日快报》, 2017年12月14日)

去年以来,一些名为“投资便利化促进发展之友”(FIFD)的WTO成员积极开展了非正式的讨论,促成了部长会议期间的声明。这些成员推动11月在尼日利亚召开了一个高级别的投资便利化会议。(《桥周报》,  2017年11月9日)

这份声明还确认,这些成员将开始组织“一些有组织架构的讨论,目标是在投资便利化领域开发一个多边框架,”并且欢迎任何感兴趣的成员参加这个倡议。

他们说,这个框架将是“灵活的”并“回应”成员们各自的优先事项,并维护成员们监管的权利,“从而促进他们的政策目标”。

这些成员们也确认计划在今年年初“讨论如何组织有关这一议题的推广活动和有结构的讨论,”但是没有设定具体的日期。巴西的提案是WTO第11届部长会议结束以来的第一个正式的提案。

未来协定的说明性例子

在提案中,巴西代表团澄清,这个提案的目的不是作为谈判文本,而是“实质性的说明”未来的投资便利化协定可能的样子。他们说,这个提案可以作为一个起点,推动这个议题上“更加聚焦的、有文案基础的讨论”,同时支持推广的努力,吸引更多的WTO成员参与。

与2017年多个代表团提出的文本相比较,巴西的文本涉及面更广,而且有更多的细节。但是,主要的范围和因素维持不变,包括的协定条款旨在促进与投资政策和措施相关的规制和行政框架的透明度、可预见性和有效性。这些措施的支持者认为,这些做法可以为投资者提供一个更加稳定和安全的环境,从而在东道国进行可持续的投资,促进贸易和经济增长。

巴西的提案包括了一些加强机制性或者“电子”治理的条款例子,比如设立“单一电子窗口”出版相关的文件,并帮助简化外商投资的申请和批准程序。

该提案也包括了一个条款,建立一个国家联络点,即:一个授权的部门来协调和解决投资者对东道国政府的关切,并且运行上述的单一电子窗口。

与其他代表团去年提交的提案相一致,巴西的文本也强调,有关投资保护和争端解决“将不”受制于现有的WTO争端解决规则,而且,市场准入和政府采购也不在投资便利化协定的范围之内。

巴西也包括了一系列说明性条款,比如投资者在其他国家采取的“企业社会责任的资源性原则和标准”,并建议了给予发展中成员和最不发达国家的特殊和差别待遇,这些条款包括技术援助,特定条款有更长的执行期,以及最不发达国家免于达到这些要求。

巴西也阐述了一个潜在的“WTO投资便利化委员会”将如何工作,包括评估执行状况、与其他国际机构合作,以及建立下属机构的可能性。

问题犹存

至于参与投资便利化联合声明的成员们,以及WTO其他成员对这份提案的看法,目前还不明朗。去年在WTO总理事会和第11届部长会议上讨论这个议题的努力受到包括印度、南非等国的强烈反对。

对投资便利化倡议持怀疑态度的成员认为这个议题超出了WTO的授权范围。另外一些人则认为,投资便利化其实就是“新加坡议题”中的投资议题,当时曾经被考虑作为多哈回合贸易谈判的一部分,只是后来没有被纳入。

除了贸易和投资,其他的新加坡议题是贸易便利化、贸易和竞争政策、政府采购的透明度。之所以叫新加坡议题,是因为1996年在新加坡召开的WTO部长会议上设立了这些议题的工作组。这个工作小组机制中,只有贸易便利化发展为WTO的正式谈判。

另一个问题是,对诸如投资便利化这样的新议题的更加“有组织架构的讨论”是否以及如何融入WTO的框架和正式程序。

在投资便利化之外,WTO第11届部长会议上一些成员还提出了其他新的倡议,比如电子商务,微中小企业(MSEs)和贸易与妇女经济赋权。所有这些倡议都得到一些WTO成员的支持,他们呼吁其他成员也参与进来。

ICTSD报道。

12 二月 2018
非洲国家领导人上周结束了第三十届非洲联盟大会的例行会议,峰会通过了一系列关于大陆经济一体化议题的决定,其中包括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CFTA)的下一步工作、人的自由流动和航空旅行的自由。 为期两天的会议在埃塞俄比亚的斯亚贝巴举行,会议上与会者们讨论了实现非洲大陆自身发展的远景,即“2063年议程”,以及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进展情况。非洲联盟和联合国签署了一个框架协议,...
Share: 
19 二月 2018
上周五,最新一轮的英国脱欧谈判结束,谈判涉及爱尔兰边界、对退出协议的治理以及英国离开欧盟后的过渡期等相关问题。此外,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会议上官员们还指出在这些领域的重大实质性差异,有些人担心这可能意味着谈判进程的拖延。 欧盟同英国在十二月达成一项临时协议后,开启了这一阶段的脱欧会谈。这一阶段会谈涉及确定过渡安排的条款和双方未来的关系,包括贸易方面的关系。(《桥周报》,2018年2月13日)...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