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昆会议中期快报:士气旺盛,但疑虑犹存

7 十二月 2010

一些发达国家对《京都议定书》的反对之声日益高涨,从而使能否达成一个全球气候变化应对体制成为了一个疑问。然而,随着今年坎昆召开的气候变化谈判会议第一周谈判的结束,会议的走廊里透露着一些微妙的乐观基调。在豪华和壮观的海滩度假胜地月宫里进行的大多数会谈是对外界封锁的。中期盘点会议显示,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取得了进展。在最后一周,部长们将面临挑战,需要解决最为困难和最有争议的那些问题,并决定在墨西哥有无可能达成一个协议。

谈判在坎昆沿着四个独立的轨道进行。其中,两个附属机构着重解决科学和技术层面的问题以及《气候变化公约》的执行问题,所负责的几十个议题的谈判已经接近尾声,但仍留下一些问题留在括号中以待进一步考虑。另外两个更为突出的谈判是关于长期合作行动和《京都议定书》的未来,这两项谈判在第一个星期喜忧参半。就像参加此次缔约方大会代表们的西装革履和游客的比基尼泳装形成令人尴尬的悬殊对比一样,在这些谈判中所代表观点之间的悬殊也同样令人咋舌。的确如此,虽然一些议题显示达成一致的时机已到,其它议题则仍有更多的工作要做,在坎昆达成协议的可能性不大。

关于长期行动的新草案文本

在坎昆谈判的第一周结束时,长期合作行动特设工作组(AWG-LCA)主席Margaret Mukahanana – Sangarwe发布了谈判文本的新版本,以供谈判代表和即将到来的部长们考虑。

在草案文本发布之时,Mukahanana-Sangarwe女士强调了在适应问题上的进展,特别是一些体制安排及其功能。在减缓问题上,她突出了正在进行的磋商以及需要继续谈判的领域。她还表示注意到了在融资问题上已经“接近”达成协议,尤其是长期融资和设立基金的议题。她措辞严谨地表示,技术转让谈判也“越来越接近达成妥协的解决方案。”在能力建设和共同愿景问题上,该主席表态谨慎,认为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并彼此妥协,才能最终取得成果。

这份33页的草案涉及气候资金问题,发达国家承诺到2020年每年援助1000亿美元用于气候适应行动。该草案还重申了一些常见的文字,指出需要大幅削减工业排放,认为这是使全球变暖控制在工业化前水平2摄氏度以下的关键。该草案还指出,考虑到科学家们提出的自然灾害频率加快的最新证据,应审核是否将2度的上限水平削减至1.5度。

虽然一些议题已经具备在坎昆达成协议的条件,但是,如果各国不能解决少数更具争议性的问题,比如《京都议定书》的延续问题、发达国家扩大减排目标,和发展中国家承诺的可测量、可报告和可核查问题,也无法形成一个最终决定。

一直对发达国家的气候谈判立场持批评态度的环保团体对新草案文本表示赞同。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全球气候倡议的首席代表Gordon Shepherd先生对草案文本表示赞赏,认为有关承诺的措辞有力,称它是“谈判的良好基础。”不过,他提醒说,文本应将“哥本哈根协议”框架下的资金承诺与当前承诺的现实状况加以区分。Shepherd 表示:“我们希望看到相关程序能够立即实施,来检查各方差距,并探讨如何弥合这些差距。”

但是,尽管对长期合作行动(LCA)的谈判的有乐观情绪,但谈判远非木已成舟。在几个议题上的意见仍大相径庭。例如,关于坎昆会议结果的法律形式的讨论就是很困难的,有人认为应将其作为第16届缔约方会议的一项决定,有人认为应将其纳入气候变化会议之间的程序,还有人认为应将此问题留给长期合作行动特设工作组(AWG-LCA)或独立的附属机构来解决。尽管如此,主席的草案文本涉及了众多分歧,并在一些情况下提供了今后工作方法的多种选择。

墨西哥推动在森林问题上取得进展

在坎昆会议的第一周里,东道国墨西哥大力推动加强联合国有关削减发展中国家毁林和森林退化所致排放量(REDD +)的合作倡议。在第16届缔约方会议的准备过程中,削减发展中国家毁林和森林退化所致排放量(REDD +)被很多人推测认为会在坎昆会议中有所进展。随着Felipe Calderon总统的直接介入,墨西哥似乎对该项目情有独衷。在无法达成一个完整的气候一揽子协议的情况下,削减发展中国家毁林和森林退化所致排放量(REDD +)已被单独挑选出来,认为是可能取得进展的少数议题之一。

然而,玻利维亚和沙特阿拉伯的阻挠将威胁谈判。玻利维亚提出了异议,认为缺乏保障措施以确保土著社区不会失去对其传统领地的控制权。与此同时,有消息表示沙特在此问题上持强硬态度,以此作为它在其他问题上立场的谈判筹码。Calderon总统在出席气候变化谈判期间举行的“森林日”时发表了讲话,请求谈判代表在此问题上取得进展,强调了采取紧急行动的必要性。

《京都议定书》问题:成败的关键所在

少许发达国家持续地大力推动在2012年《京都议定书》第一阶段结束后撤销该议定书,这是气候变化谈判的关键问题之一。日本是制定气候变化蓝图的起源地,但日本在气候变化会议开幕式上发表了了个措辞强硬的声明,表示不同意延续《京都议定书》,这让各方感到大为震惊。日本环境部负责全球环境事务的副部长Hideki Minamikawa先生表示:“即使京都议定书的延续成为坎昆议程上的重大议题,并且日本发现自己孤立无援,日本也不会同意将其延续。”

尽管日本对《京都议定书》所持的立场众所周知,但其声明的发布时间被许多人解读为一种信号,即反对该协定延续的缔约方也许不能在坎昆弥合分歧。虽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已表明其对《京都议定书》的最终立场,但俄罗斯、新西兰、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也表示反对延续该议定书。

在过去的一年中,发展中国家向世界一再呼吁不要“封杀《京都议定书》”。许多发展中国家指出,他们不会同意长期合作行动(LCA)项下的减缓行动,除非他们看到在《京都议定书》框架下发达国家更大力度地消减排放。与此同时,发达国家坚持认为,除非在发展中国家的减缓行动上达成协议,否则即使是已经达成了共识,坎昆也不会达成任何协议。印度环境部长Jairam Ramesh称《京都议定书》这一难题是“事关成败的问题。”

本周,部长们将就《京都议定书》问题和长期合作行动(LCA)项下的一些悬而未决的议题进行磋商。在墨西哥政府招待的非正式晚宴中,各方开始讨论,并且会在更小的范围中继续进行。部长们将审议每个谈判轨道项下的单个问题,但也有传闻称他们也将把两个谈判轨道合并起来讨论。许多发展中国家和观察员都认为,双轨制的“瓦解”将造成《京都协议书》实质上的终结,从而使发展中国家在谈判中处于不利之地。

两周的会议时间正在流逝,随着时间压力的加大,人们很快就会发现哪些议题可能会在坎昆得到解决,哪些议题会延续到明年于南非德班召开的气候变化大会第17次会议去解决。墨西哥外长Patricia Espinosa在会议开幕式上强调,时间至关重要,时钟滴答作响。她表示:“现在是作出协调一致的努力的时候了,以免为时已晚。只有我们承诺取得进展,我们才能取得成果。”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7 十二月 2010
除了多哈回合中的技术性问题之外,更广泛的经济讨论是集中于“贸易”的重新平衡、资源的获取和粮价的稳定。 最近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的最后公报中充斥着“更均衡的增长”和“重新平衡全球需求”的字样。领导人一致认为,有经常账户盈余的G20国家应当进行经济结构改革,以支持巨大的国内需求,而有经常账户赤字的国家应当促进国民储蓄和提升其出口竞争力。 有盈余的新兴经济体国家(包括中国)...
Share: 
16 十二月 2010
谈成了。虽然许多观察家曾经预计坎昆会议可能会是一个让人昏昏欲睡的讨论,而且在大多数问题上不会有进展。唯一的可能是在森林和资金方面达成协议。但是结果显示,这种较低的期望值,以及围绕COP16的这种低调气氛正是各国所需要的。 大会在最后几天取得很大的进展。观察人士认为,这一部分要归功于COP16的主席、墨西哥外交部长艾斯宾呐索(Patricia Espinosa)。她具有娴熟的外交技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