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部长到来之前,疑云笼罩德班

7 十二月 2011

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大会全体缔约方大会召开以来,本次会议是有史以来最难定位的一次。在第一周议程结束之际,这似乎是与会代表和观察家们唯一可以确信无疑的。迄今为止的种种言论,加上去年坎昆会议因各国部长接掌大旗而峰回路转的事实,使得紧密接触会议的大多数有关人士发出“一切皆有可能”的感慨。

第一周议程之所以笼罩着神秘色彩,原因在于会议就广泛议题举行了太多的闭门接触小组会议、非正式会议,以及由此次缔约方大会主席Maite Nkoana-Mashabane 发起的祖鲁式非正式会谈——“indabas”。媒体和与会代表都表示难以跟进如此众多的讨论和会议。

一些与会代表曾在非正式场合表示,虽然巴拿马非正式会议上许多细节问题取得进展,但是以《京都议定书》前景为首的宏观问题进展太过缓慢,在12月9日会议结束之前看似难以得到解决。

《京都议定书》前景迷雾重重

12月初,《京都议定书》附件一缔约方进一步承诺问题特设工作组(Ad Hoc Working Group on Further Commitments for Annex I Parties under the Kyoto Protocol,AWG-KP)就《议定书》第二承诺期问题的讨论紧锣密鼓地展开了。来自新西兰 AWG-KP主席的Adrian Macey在12月3日的全体会议上指出,一些核心问题已经“明朗”。虽然迄今为止的各种对话在《议定书》的延续、承诺和未来走向问题上体现了“相当程度的共识”,但是Macey先生也承认缔约方之间依然存在“重大”分歧。

12月2日,Macey先生对缔约方能够探讨一些“轻松话题之外”的议题表示感谢。然而,他也提醒缔约方不能僵持在缺乏远大目标的议题上,并敦促各方,如果第二承诺期启动,那么应当使其更具价值。

他还补充道,《京都议定书》进展的关键一步在于使其成为德班一揽子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也将毫无疑问地纳入有关落实绿色气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的协定。

绿色气候基金会谈看似不错

绿色气候基金最初诞生于哥本哈根第15次全体缔约方大会,尽管对美国阻碍该计划谈判进程的批评声不绝于耳,此次德班会议上举行的相关会谈却着实取得了一些进展。包括美国、澳大利亚和欧盟在内的主要缔约方已经表示,只要该基金能被纳入一个更加平衡的协议范畴,那么上周三由来自南非的基金过渡委员会联合主席Trevor Manuel提交的“中期”报告可能会获得同意。

过渡委员会曾希望在10月结束有关基金构架的会谈,其细节包括设立24人组成的理事会、确定东道国,以及建立常规会议机制。然而,此事遭遇一系列悬而未决的问题之后触礁,因而被拖延到了德班会议。

目前美国坚持的主要观点还是在于对基金出资人的限制。美国认为允许私有部门参与基金出资至关重要,而一些发展中国家则担心这样会导致对私有部门的过度依赖。12月2日美国还表示,德班会议应当就基金管理方式达成共识。

有关该基金的议题曾在12月3日的闭门接触小组会议和非正式会议上进行讨论,一些与会国家表示关注,其中包括对基金法律框架将管理资金以及其与缔约方大会的正式关系等问题。如果附件一所列缔约方未能信守其承诺的话,那么发展中国家希望能够确保设立相关保障机制。与此同时,日本建议将这一棘手问题留待理事会成立后解决,而无须事先确立二者之间的关系。

欧盟于12月3日结束了相关会谈并表示,他们有信心就管理方式草案达成一致,而理事会也应当尽快各就各位。

束之高阁的知识产权问题

尽管12月初谈判一定程度上关注了技术转让问题,但与气候变化有关的一系列知识产权问题却基本被忽略了。有关技术转让的谈判存在着种种分歧,但也未能取得很多进展。

去年《坎昆协议》(Cancun Agreement)确立了一项技术机制,旨在“为执行技术发展和转让的强化行动提供便利,从而支持有助于缓解气候变化和适应气候变化影响的各类活动”。然而,该机制的两大核心要素——技术执行委员会(Technology Executive Committee,TEC)以及气候技术中心与网络(Climate Technology Centre and Network,CTCN)之间的关系迄今仍不明朗。希望德班会议能对此做出解答,但会谈进展之缓慢使得前景难以预测。

12月份的第二周,包括G77集团和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表达了强烈意愿,希望能在缔约方大会下设的技术执行委员会工作组目前起草的一份决议中明确技术执行委员会和气候技术中心与网络之间的关联。但是美国提议不要在决议中提及气候技术中心与网络。

该决议基于技术执行委员会主席Gabriel Blanco呈交的一份报告,同时将整合缔约方大会其他公约附属机构的建议。这些机构包括附属履约机制会议(Subsidiary Body for Implementation,SBI)、附属科学与技术咨询机构(Subsidiary Body for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Advice,SBSTA),以及与技术发展与转让有关的长期合作特设工作组(AWG-LCA)。

无论技术执行委员会和气候技术中心与网络之间的关系最终如何定义,这两项要素在融资问题解决之前都不可能完全启用。而融资问题很大程度上依赖绿色气候基金,其会谈结果目前仍不成熟。

虽然知识产权问题与德班会议的大部分关键议程有关,但一些观察家认为在议程之内的棘手问题之外再谈这一问题可能会拖累大会。

应对措施

在德班举行的多个会议已经开始聚焦各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国内措施。在早先举行的一次分组讨论中,一些国家提出了设立应对措施论坛的建议。虽然一些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认为他们只需要一个交流信息的非正式论坛来关注气候变化问题,但其他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提出希望建立一个常设论坛来提供一条解决实际问题的途径,例如,气候变化应对措施对贸易的潜在影响问题。

与此同时,附属履约机制会议和附属科学与技术咨询机构举行的另一场论坛关注的则是应对措施的实施问题。其他一些非正式会议也在同时进行,缔约方考虑起草一份有关应对措施论坛的文本。

虽然问题没有达成一致,但依然值得密切跟进。即使从纯粹程序性问题的角度考虑,许多发展中国家也认为这一问题对其今后展开更广泛的谈判来说至关重要。

前所未有的政治敏感

德班会议剩下的日程将如何展开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和中国的态度。美国近年来一直因其不断萎缩的气候变化承诺而备受诟病,尤其是奥巴马总统曾在选举之后一度誓言“竭力投入”联合国会谈。然而与其承诺相背的是,奥巴马政府对气候问题的态度着实谨小慎微。

11月28日,美国气候变化问题副特使Jonathan Pershing 说:“一些国家要求[后2020年计划]以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形式出现。我们希望在对一个特定的法律本文做出承诺之前更多地了解该协议内容。我想强调的一点是,如果要使得任何有关后2020年的协定生效并获得广泛支持和认同,那么该协定必须完全适用于所有主要参与方。”

美国出席今年会谈的次数明显减少,并且有史以来首度未派遣任何国会议员或其他政要与会。

“金砖五国”成员(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和南非)对德班会议最终成果的作用也颇耐人寻味。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京都议定书》的未来似乎依赖于主要发展中国家是否能够以某种形式对减排做出具有法律效力的承诺。

在第一周的会议中,传统政治集团间的意见分歧已经显现。有传言称,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显得特别不堪一击的贫穷国家对同在其阵营中的G77集团和中国表示失望,认为后者在原本能够推动《京都议定书》前进的争议问题上设置了障碍。

中国气候变化谈判代表团副团长苏伟周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有可能同意具有法律效力的减排任务,此言使得众人惊诧不已。

他用英文说道:“我们不排除接受法律文本的可能性,这对我们来说是可能的,但是否接受取决于谈判结果。”

此举是迫于G77集团内部成员的压力还是只是对美国态度的试探,目前尚不得而知。高级部长们即将抵达,中国为大会增添的这一抹亮色将对第二周会谈产生怎样的影响,气候观察家们将拭目以待。

ICTSD报道

翻译:上海对外贸易学院 张磊、冯陆炜

28 十一月 2011
可以用这样一个词来概括即将今年在南非德班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大会第17次全体缔约方大会(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COP)的前景,那就是“不确定性”,但这也并不意味这一切一无是处。去年的墨西哥坎昆会议表明,有时降低期望可能是取得气候变化谈判结果的最好方法。回溯至2009年,在丹麦哥本哈根的缔约方会议上,许多观察家都信心十足地称,...
Share: 
14 十二月 2011
尽管谈判在12月10日早些时候濒临瓦解,但参加德班会议的谈判官员最终找到共同立场,成功达成协议。这一决定促使世界各国朝着同一方向努力,即达成一个具有法律效力的气候协定。该协定纳入了美国、印度和中国等主要温室气体排放国,并将于2015年生效。 “德班增强行动平台”(Durban Platform for Enhanced Action)敦促各国恪守《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并提供一项旨在加快落实《...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