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官员们提出恢复谈判计划,非正式的截止日期已经错过

25 六月 2018

在加拿大、墨西哥和美国的谈判人员未能实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现代化的非正式截止日期一个月之后,三边谈判将在几周内恢复,但确切的日期是尚不清楚。

美国和加拿大的贸易官员上周表示他们打算在未来几个月继续谈判,但没有证实他们是否会在今年原则上达成协议。美国众议院议长Paul Ryan曾经指出,如果该协定需要准备好并提交本届国会考虑,那么谈判应该在5月17日这个非正式的截止期前完成。(《桥周报》,2018年5月17日)

另外,墨西哥经济部长Ildefonso Guajardo Villareal在上周晚些时候的太平洋联盟贸易部长会议上表示,他也预计下个月将会恢复NAFTA谈判,并且技术工作在此期间还在继续。

但是,官员们将如何克服那些阻碍过去几个月谈判的障碍,仍然不清楚。当然,官员们一再表示,更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可能是一个机会,以测试符合21世纪现实的新的、改进的贸易规则。

Freeland强调NAFTA的潜力,并批评232条款的紧张局势

加拿大贸易部长Freeland上周在华盛顿发表演讲时强调说,NAFTA谈判可以是一个宝贵的机会,可以解决那些“成长中的痛苦”。她阐释说,快速发展的就业市场、不间断的新技术引入以及在教育和住房领域日益增加的成本所带来的成长中的痛苦,对许多国家的中产阶级造成了不成比例的影响。

“这些都是过去40年来巨大的变革力量-技术革命和全球化带来对人们的生活带来的影响,可以说是成长中的痛苦。两个因素相比较,技术的影响更大。但是,即使像我这样的支持自由贸易的人也需要认识到全球化也起到了作用,”Freeland说。

在贸易方面,她提到了全面的新的或更新的协议可以带来的潜在好处,包括在区域和WTO层面,以及促进贸易执法努力的必要性。

“在贸易方面,我们需要引入劳工标准,而且是带有真正的牙齿的(编者按:带牙齿意指可以执行的,对违反者有惩罚的),正如加拿大和欧盟在我们的自由贸易协定中所做的那样,也是我们(加拿大,美国和墨西哥)正在讨论NAFTA现代化谈判的一部分。将世贸组织带到2018年后的现实,是一个被长期拖延了的事。我们需要认真处理非关税贸易壁垒和强制技术转让的问题,”她补充道。

然而,加拿大官员还指出,目前与美国的政治贸易环境十分紧张,并质疑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理由对进口钢铁和铝征收的232条款关税的合法性。

“美国推出的232关税,根据WTO和NAFTA的规定是非法的,他们是保护主义,彻头彻尾的。他们这么做并没有解决其他国家损害美国工业的不公平行为,”她补充说。

加拿大和墨西哥都宣布对232条款钢铁和铝关税采取反制措施,计划对许多美国制造的产品征收关税。一些其他国家或国家团体也表示计划这样做:例如,欧盟计划对价值近30亿欧元的美国商品实施“重新平衡措施”,已经于6月22日生效。

Pompeo:NAFTA可能在数周内完成

与此同时,美国高级外交官上周表示,完成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可能迫在眉睫,但是没有解释三方如何克服一些根深蒂固的议题,比如汽车原产地规则,拟议的“日落条款”,以及如何处理公共采购市场准入。“日落条款”是指要求自贸协定成员每五年批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延续,否则就到期结束。

美国国务卿Mike Pompeo于6月18日在 密歇根州底特律的一个演讲中说,“关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墨西哥,(特朗普)总统正在努力工作。我相信我们达成协议,这个协议对墨西哥是有利的,对加拿大是有利的,对美国工人来说将是非常棒的”。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实施的24年里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的目标是实现重新平衡这个结果。我们将为美国汽车行业和其他行业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激励制造业留在这里,而不是去别的地方,”他补充说,这意味着协议可能会在“未来几周宣布”。

Pompeo的讲话,除了强调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背景下汽车贸易的重要性以外,并没有什么细节。虽然他提到三方协定,但他没有具体说明美国是否正在认真考虑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两个贸易伙伴谈判单独的双边协议。

政治,选举气候

关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命运和结构的持续不确定性受到广泛的关注,因为各行业的生产商都试图制定长期计划,而谈判的结果对商业和投资环境有重大的影响。

与此同时,计划中的对进口汽车的232条款调查也引起大家的批评,认为会影响与NAFTA两个贸易伙伴和美国其他商业伙伴的贸易关系。尽管美国商务部刚刚在5月底启动调查,但征收全球性的关税,已经引起了其他国家政府以及一些美国行业参与者的不安。

“如果这项提案得以实施,它将打击它所声称要保护的行业,并将威胁引发全球贸易战,”美国商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Thomas J. Donohue 在一份声明中说道。

“政府已经表明其真正的目标是在与墨西哥、加拿大、日本、欧盟和韩国的贸易谈判中利用这一关税威胁。这些盟友提供几乎所有的美国汽车进口,并且是美国最亲密的合作伙伴,”Donohue补充道。

该商会总部设在华盛顿,在美国各地设有地区办事处,其成员数量超过300万家。

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范围之外,也有其他影响政治环境的贸易问题,包括美国和加拿大之间关于美国对进口针叶木材关税的长期争议,以及缺乏新的管理软木木材贸易的协议。加拿大已经根据现行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争端解决规则以及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定提起了法律诉讼。(《桥周报》,2017年11月9日和2017年12月7日)

有关选举环境的问题也对谈判前景产生影响。墨西哥总统选举定于7月1日举行,Enrique Peña Nieto总统的继任者将在12月1日正式上任。在这个长达数月的“跛脚鸭”时期,现任政府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将采取什么方式仍不明朗。而墨西哥总统Enrique Peña Nieto总统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表示他有自己的优先事项,他希望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启中解决这些优先事项。(《桥周报》,2018年4月12日)

此外,鉴于目前美国贸易法规定的发布、评论、签名和批准的法定时限,任何完成的NAFTA协议都只能留待下一届美国国会批准,而不是目前在任的国会。下一届国会的组成将有11月的国会中期选举决定,新的国会将在2019年1月下旬开始工作。

ICTSD报道; “关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重新谈判可在7月份恢复,”24 HORAS新闻报,2018年6月18日; “美国准备新的对华关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将继续紧张气氛”,CNBC,2018年6月14日。

25 六月 2018
在过去的两周里,中美贸易关系发生了一系列变化,美国宣布计划对数千种中国产品征收额外关税,并暗示可能有更多产品被征税,中国政府随即反击,宣布向美国进口产品征收对等关税。 部分关税将于7月6日起生效。谈判人员是否可以在这之前找到解决方案来避免关税战,这仍有待观察——分析人士认为,这件事的前景已经影响到全球市场。 此前的双边会谈 在过去的一年中,中美贸易紧张局势在各种谈判论坛中出现或升级,...
Share: 
2 七月 2018
上周五,日内瓦的贸易代表们在WTO总部争端解决机构(DSB)会议上展开了密集的议程。值得注意的是,成员们就如何解决全球最高贸易法院空缺填补的问题进行了讨论,特别是考虑到若无人填补,上诉机构大法官七人小组在今年秋天将出现第四个空缺。 据一位日内瓦的贸易官员说,上周的大部分讨论集中在美国提出的一项建议,即在90天的最后期限后,除非所有成员一致同意,否则上诉机构报告将不具约束力,...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