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始申请截止期已过,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引发广泛兴趣

3 四月 2015

本周二的申请截止日之后,中国官员确认,新组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已经吸引了超过40个国家和地区的申请,他们表示有兴趣成为该银行的创始成员。

 

成立这个银行的计划最早由中国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在2013年10月提出来;一年以后,中国和20个其他亚洲国家签署了一个成立银行的谅解备忘录。

 

这个多边的发展机构将总部设在北京。根据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网站信息披露,中国设想的是在2015年底完成组建。

 

该银行形容自己将追求的是一个“精干、廉洁、绿色”运营模式,其特色是在治理和信用、以及财政、社会、环境和采购框架等领域推行“强有力的政策”。

 

官员说,银行的重点将是在亚洲大陆发展基础设施和其他生产性部门,涉足的领域从能源、电力到环境保护、通讯、农村投资和农业。

 

根据新华社介绍,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初始基金为500亿美元,目前授权的资本金总额为1千亿美元。

 

迄今为止,已知预期的新成员包括法国、德国、意大利、卢森堡、瑞士和英国这些欧洲国家以及韩国和太平洋地区的澳大利亚。最近的申请方还包括俄罗斯、挪威、以色列和中华台北。

 

目前,日本还没有申请加入,但是据悉,日本官员并不排除晚些时候申请加入的可能性,只要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符合特定的治理标准。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周三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确切的创始成员的数量将在4月15日确定。她说,到目前为止,30个国家已经通过了多边审议程序,但是那些最近刚申请加入的国家还有待进一步审核。

 

美国的回应

 

美国官员一开始就对其许多主要同盟国申请加入该银行的决定进行斥责,质问说,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在实践中到底将怎样处理自身的治理和透明的问题,还有劳工和环境议题等。

 

尽管众多的国家相继提交了申请,但是美国迄今为止对加入银行一事尚未表示公开兴趣,如论是现在还是在不就得将来。但是,本周华盛顿的高层官员们对于美国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的整体立场上所发表的评论中,已经显示出在语气上的明显变化。

 

在和中国政府举行数日的会议之后,美国财长Jack Lew本周二在旧金山表示,“我们已经向中国明确表示,美国对在国际发展构架中的新增加机构持欢迎态度,包括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

 

但是,这种欢迎的条件是, 新的机构必须“对现有国际金融机构有补充作用,并且符合国际社会对多边决策和提高贷款标准和保障的强烈承诺。”

 

治理和实施的问题

 

观察家们和预期的创始成员们都提出来的最主要问题之一是,计划中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在实际中如何操作。

 

敦促大家在3月31日之前加入的部分原因是使得有兴趣的国家和地区有机会参与到未来几个月中关于银行协定条款的磋商过程,这样大家在银行创立过程中都有发言权,这也是完成整体创建过程的下一个阶段。

 

之后,签订并批准这些条款的国家和地区将成为正式的创始成员国。

 

德国、法国和意大利方面, 他们在一份申明中宣布了他们的申请,他们的目的是和国际伙伴们共同致力于“建立这样一个机构,遵守治理、保障和采购政策方面最佳的标准和实践。”

 

澳大利亚总理Tony Abbott、外交部长Julie Bishop和财长Joe Hockey在一份联合申明中表示,尽管“过去几个月中, 已经在银行的设计、治理和透明等方面取得了良好的进展,仍然有一些问题需要我们在接下来的磋商中解决。”

 

他们说,其中一个问题是确保“没有一个国家会控制该银行”,这也是其他预期的创始成员们所提出来的顾虑之一。

 

计划中的银行如何与更广泛的国际金融机构体系相适应和协调,是另一个尚待回答的问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Christine Lagarde和世界银行总裁Jim Yong Kim在近几月都曾表示,他们欢迎类似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这样的潜在机会,能够提升中国在国际投资动议中的参与和应对发展中世界基础设施差距。

 

但是,各国加入由中国领导的机构的热潮重新引发了关于布雷顿森林体系现存结构的长期以来的问题,尤其是美国国会一直不能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份额改革的情况。该改革的目标本来是要给与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更多的机构影响力。

 

虽然奥巴马政府参与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的磋商,在2010年时也同意了改革方案, 但是在美国立法程序里面没有取得进展。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政策制定部门(其正式名称为国际货币和金融委员会(IMFC))去年警告说,如果美国国会在2014年底不采取行动的话,专家组将敦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开发出下一步行动的其他方案”,这个主题很有可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本月底的春季会议上提出。(《Bridges Weekly》,2014年04月17日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这样的组织里推行反映经济秩序变化的改革措施的困难性被广泛认为是中国决定创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以及去年金砖国家成立独立的发展银行的潜在原因。金砖国家包括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Bridges Weekly》,2014年07月17日

 

美国财长Jack Lew本周二再次强调了奥巴马政府一直不断呼吁美国国会批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份额改革的努力。“简单说,如果中国放弃过去70年发展起来的、对于中国和美国长期经济繁荣起到关键作用的体系,这也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本周我们与中国政府的对话已经明确, 这是双方的共识。”

 

在3月21至23日北京举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说,亚投行是对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的补充,而非替代;是对现有国际金融秩序的完善和推进,而非颠覆。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版援引的讲话全文,该中国官员还表示,作为亚投行第一大股东,中国不会以老大自居,不会靠投票权行事,尽量以达成一致的方式决策。

 

金立群在讲话中还表示,亚投行对腐败实行零容忍。亚投行将永远是一个公开、透明、包容的国际机构,体现21世纪最先进的治理理念。

 

ICTSD报道;新华社,2014年10月24日,“21个亚洲国家就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签署谅解备忘录”;华尔街日报,2015年3月17日,“美财长Lew谴责欧洲支持中国领导的发展银行”;华尔街日报,2015年3月26日,“韩国称将加入中国领导的投资银行”;路透社,2015年3月31日,“台湾、挪威寻求加入中国支持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日本仍然持谨慎态度。”

TAG: 
亚洲, 中国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3 四月 2015
上周欧盟成员国签署了一项授权,开始与欧洲议会议员们磋商建立一个碳市场稳定储备(包括到2021年启动该储备的计划),这是一个更大计划的组成部分,目的是确保欧盟28国集团旗舰性碳排放交易系统的长期稳定。 欧盟碳排放交易系统(ETS)是首个交易温室气体排放配额的多边机制,涵盖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大约45%。 但是,欧盟碳排放交易系统(ETS)的支柱——碳市场——却一直以来受到持续增加的配额剩余的困扰,...
Share: 
3 四月 2015
接下来几个星期对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谈判的12个成员国而言是关键几周,贸易观察家们正将视线投向日本首相安培本月即将对美国进行的访问和5月可能举行的TPP国家部长级会议所能取得的进展。而不久美国大选又将提速。 日本首相将于4月底访问华盛顿,行程包括4月28日与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会面,根据白宫 新闻稿 ,双方将讨论一系列议题,其中会包括TPP。安培也已经受邀在第二天在美国国会两院发表演说...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