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澳大利亚签署双边贸易协定

26 六月 2015

上周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中国和澳大利亚两国的部长正式签署了一项双边贸易协定。在经历10年的谈判之后,双方终于将这份备受期待的协定朝着正式生效更迈进了一步。

 

消息传出前7个月,也就是去年11月,也是在坎培拉举行的领导人会议上,两大贸易伙伴确认了谈判的成功结束。(《Bridges Weekly》,2014年11月20日

 

这项澳大利亚-中国的协定是澳大利亚在过去两年中谈成的第三大主要贸易协定。澳大利亚分别和韩国和日本在2013年及2014年中达成了协定,现在都已经正式生效。(《桥》周报,2015年01月23日

 

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和贸易部长Andrew Robb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表示,“中澳自由贸易协定(ChAFTA)完成了我们与三个最大出口市场都签订贸易协定的历史性三部曲,它占我们总商品和服务出口的55以上%。”

 

推动与主要亚洲经济体的贸易协定一直是阿博特总理政府的主要工作重点,这位澳大利亚领导人还希望与印度在今年底达成一项协定。

 

贸易部长Robb在一次与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电台的访谈中,“鉴于亚洲地区的情况,进入中产阶级的人口极度膨胀,这是一套非常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协定,它将催生数以亿计的美元,成千上万、甚至数十万的工作,以及支撑我们未来数年的繁荣。”

 

此外,据卫报援引中国商务部长高虎城上周的评论说,该协定是“中国迄今为止与其他任何经济体签署的所有自贸协定中自由化程度最高的一个自由贸易协定”。

 

农业,能源

 

根据协定的条款,超过85%的澳大利亚商品出口将在协定生效时即刻免关税,最终这个比例会上升到95%。澳大利亚的农业尤其有望受益,比如在奶制品、牛肉、红酒和羊毛等领域。这些关税将在很大程度上由中国在几年的时间中逐步取消,具体时间跨度将视产品的种类而定。

 

那些协定生效后即刻降至零关税的澳大利亚农产品包括大麦和高粱,而海产品、山羊肉、园艺产品和猪肉则会有迅速的关税削减。

 

但是,官员们确认,蔗糖和小麦没有包含在协定中。不过,贸易部长Robb称,两个贸易伙伴计划三年内重新研究那些部门,以决定中国是否愿意再次考虑降低保护水平。

 

Robb部长上周告诉澳大利亚广播电台说,“我们今天签署的不只是一份仅限于当下的文件;它是一份我们会定期审议的活的文件,它将反映出亚洲地区的现状、增长和机遇。”

 

贸易谈判中的农业部分一直都被认为是特别困难的,尤其是关于市场准入,澳大利亚在谈判与中国的农业贸易协定过程中,曾试图推动达成至少与澳大利亚-新西兰协定水平一致的条款。(《Bridges Weekly》,2014年11月20日

 

对大多数进口的澳大利亚制造业、原料和能源产品,也将有大幅度的关税削减,包括氧化铝和煤炭。去年10月,中国已经将非焦煤进口的关税提高到6%,提高焦煤和无烟煤的关税到3%。至于动力煤,其关税现定于在两年内逐步废除。而焦煤进口关税将在协定生效时立即废除。(《Bridges Weekly》,2014年10月16日

 

根据澳大利亚政府的信息,铁砂、金、原油油和液化天然气都将根据协定的规定“锁定”在现存的零关税水平上。制造业产品、 汽车部件和发动机、塑料制品和各种宝石也将在4年内取消关税。

 

澳大利亚表示,至于澳大利亚对中国进口的关税,也将逐步得到废除。包括电子产品、主要的家电(通常称为“白色家电”)和制造业产品。

 

服务

 

根据澳大利亚政府外交部和贸易部的信息,协定为澳大利亚进入中国的服务业市场提供了相当广泛的准入,仅次于北京与香港和澳门之间协定的准入水平。

 

澳大利亚政府确认,协定中还包含了关于立法、教育、电信、金融、旅游、健康和老年看护服务的条款。

 

特别令人瞩目的是,该协定包括一个“最惠国”待遇条款,确保将来中国提供给其他贸易伙伴在特定服务行业的任何优惠准入——包括但不仅限于教育、旅游、工程和环境服务——也将惠及澳大利亚。

 

外商投资

 

去年,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上升至650亿美元,澳大利亚在中国的投资价值1080亿美元,和10年前相比是一个巨大飞跃。中澳自贸协定中的条款旨在进一步提升两国的外商投资水平。

 

另一个证明特别困难的谈判领域是: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放松澳大利亚对外商投资的审批程序,包括对来自国有企业的投资。澳大利亚已经同意,其外商投资审议委员会(FIRB)对投资于澳大利亚敏感行业之外的中国私人投资者提高筛查门槛,从2.52亿澳元提高到10.4亿澳元(按今天的汇率,相当于从1.938亿美元提高到8.413亿美元)

 

但是,澳大利亚外商投资审议委员会(FIRB)将继续对所有来自中国国有企业的投资进行筛查,对此,澳大利亚称是与其他贸易协定中的规定相一致的做法。

 

协定还包括了一个投资者-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为外国公司提供了一个法律平台,如果公司发现其核心的保护受到侵犯(比如反征用和歧视),它们可以在一个国际法庭起诉东道国。

 

官员们称,投资者-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将包含必要的安全保障,以确保政府能够继续规范公共利益领域和寻求国内政策目标。这种解释也是明确回应了近年来对于此种条款所提出的一些疑虑。

 

下一步

 

目前,协定在正式生效前还必须经过双方的国内立法和议会程序。尽管对此还没有宣布时间表,但两国都表示,他们希望尽快使协定生效。

 

ICTSD报道;卫报,2015年6月17日,“中国和澳大利亚正式签署自由贸易协定”;中央电视台,2015年6月18日,“中国、澳大利亚签署里程碑式的自由贸易协定”。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26 六月 2015
上周,WTO争端解决机构召开两次会议,审议一起影响巨大的争端中的两份报复请求,该案件是加拿大、墨西哥和美国之间就美国对肉类和牲畜进口的原产国标签(COOL)引起的争端。另外,争端解决机构还审议了以欧盟为被告的两起案件中关于成立专家组的请求。 原产国标签(COOL)案件的仲裁开始 在上周三的特别会议上,争端解决机构考虑了加拿大提出的针对美国原产国标签(COOL)争端的反制措施授权请求,其中,...
Share: 
26 六月 2015
在上周于瑞士日内瓦召开的一次会议中,参与环境产品关税削减谈判的17个WTO成员完成了新一轮产品清单,本次的汇总清单包括超过650个税号的2000余类商品。消息人士证实,与会各方就“哪些产品具备进入最终协定的广泛支持”取得了进展。 据悉,会议也对确认需要进一步协商的产品起了帮助作用。下一次会议定于7月最后一周举行,会议将再次使用类似的方法,目的是进一步澄清对各类产品的支持。 贸易消息人士还证实,...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