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贸组织在实施2030议程中扮演的角色

24 六月 2016

Mia Miki博士

 

2015年9月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成功通过后,国际社会致力于定义指标和进程以监控和审查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及其支持目标的工作进展。本文认为,贸易在2030议程中发挥着重要和广泛的作用,世贸组织有助于强化现有贸易政策,特别是对区域贸易协定的监管程序。

 

2030议程中绝大部分全球水平的指标都已敲定,但是,这些指标有多充分?实践中,审议机制如何运转?像这样的问题仍然没有明确答案,即便千年发展目标(MDGs)在这些议题上有成功的监控和审议经验。而贸易不同于这些议题:它进入千年发展目标,是一个事后的想法(after-thought),贸易从来没有很好地融入到该框架中,而且在监测和报告千年发展目标的实施时往往又被忽视。然而,正如ICTSD-IISD一篇报告中讨论到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不同于千年发展目标。在可持续发展目标中,贸易被列为一个跨领域的实施手段(SDG 17),且在14项可持续发展目标直接或间接被提及。贸易也被广泛引用在亚的斯亚贝巴行动议程(AAAA)。贸易几乎涉及到2030议程的方方面面,事实上,它可能与整个框架交织在一起,从而使得测度、监控和审查变得复杂。

 

AAAA(86节)明确邀请世贸组织总理事会“考虑WTO如何促进可持续发展”。2015年内罗毕ICTSD贸易发展研讨会中一个环节专门聚焦世贸组织总理事会该如何回应这一邀请。这篇文章在该会议上做了一次发表。

 

可持续发展目标反映了贸易和贸易带动经济增长工作的一个重大假设:贸易增长和贸易自由化不是、也不应该是目标本身。贸易和贸易自由化是一种工具,用来支持增长,建立竞争力,并帮助提高技术准入,使经济体能够更好地利用他们的资源,从而有可能使整体受益。贸易政策和贸易对于2030议程贡献的衡量,应该聚焦在贸易和贸易政策,如何协同其他政策,提高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企业和生产者的生产机会,以及在最终和即期角度为消费者提高实际收入和供应质量。

 

当前的目标(目的)采取重商主义的做法,重点落在出口商品和商品贸易。贸易在未来15年的发展中的作用将远远超过这一点,不仅仅是因为全球价值链提供的机会,因此,全球社会需要制定更多的指标,为政策制定者提供贸易进出口如何支持发展和经济多样化的信息和投入。衡量服务贸易将尤为重要,因为服务业一般是制造业和经济增长的重要投入。在这个服务专门化的时代,2030议程中竟然鲜有提及服务,这实在是难以理解。

 

世贸组织和其他贸易机构已建议,将服务出口纳入到关键可持续发展目标指标以及测量中。世贸组织可以通过补充指标,或在经济体层面通过贸易政策审查机制,或在全球层面通过年度世界贸易报告,来监测货物和服务进出口贸易如何支持发展和经济多元化。区域经济委员会在区域水平也可以效仿WTO的做法。

 

区域贸易协定(RTAs)在可持续发展目标正文中也没有明确提及,但在亚的斯亚贝巴行动议程(AAAA)被引用。区域贸易协定是目前贸易政策制定领域最为活跃的部分,但很难找到具体证据来证明,区域贸易协定将如何发挥垫脚石的作用,发展成为一个日益开放的多边贸易体制(可持续发展目标17.10)。世贸组织统计“实体协定”,将相同参与方的货物和服务协定归为一类。通过这一统计口径, 2015年底全球范围内共计达成262个区域贸易协定(RTAs),其中156个协定包含亚太地区的一个或多个参与方。这些协定在成员和内容上都有重叠,从而形成了在亚太地区的“面条碗”效应。

 

数据:亚太“面条碗”

来源:2015年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亚太地区贸易和投资协议的数据库

 

了解所有这些协议的影响从透明度开始。WTO透明度机制要求成员对最惠国待遇水平以外的自由化承诺进行透明化,包括如下几个上报步骤:a)新RTA谈判的自愿提前公布;b)RTA的正式通知,C)后续通知和报告,包括区域贸易协定中最初通知的自由化承诺的实现水平。

 

《2015年亚太贸易和投资报告》提出该地区大多数,但不是所有世贸组织成员都符合这些要求。最薄弱的环节是对承诺执行情况的早期通知和报告。一个关键的挑战是:即使在货物贸易的水平(忽略更复杂的领域,如投资,服务或知识产权),也不可能了解利用贸易协定优惠的贸易额。这些贸易流动数据可能证明RTA如何促进区域一体化、提升全球价值链的参与度(2030议程的两个目标)。看来,这些数据缺失的关键的原因是统计信息收集过程中所面临的制约。

 

WTO成员能加强现有的透明度机制,这一机制被称为多边贸易体制下区域贸易协定的讨论中最合乎逻辑的论坛,来创造一个更全面、更有效的机制捕捉这些数据,以监测和审查区域贸易协定。事实上,WTO内罗毕第十次部长级会议结果已指出成员方需在区域贸易协定对多边贸易体制的影响上给予更多的关注。然而,如果没有具体的贸易投资流动的统计数据证实这些协定的效应,就不可能充分认识区域贸易协定对可持续发展产生的净效益。

 

WTO成员可以使用指标加强监测区域贸易协定,这些指标可以包括利用RTA偏好的贸易流量(出口和进口)以及流动的贸易成本(在2030议程中未提及的元素)。鉴于统计数据收集和数据质量存在的问题,强化的监测职能需要结合世贸组织成员统计和有关部门的能力建设方案。

 

如果在政治上更可行,区域贸易协定在实施方面的额外信息也可以支持对WTO以外的可持续发展影响的分析。如果政治上更加可行,可以通过ICTSD和美洲开发银行开发的RTA信息交换平台 (RTA Exchange)框架下进行。

 

总之,WTO强化的监测体系在加深对区域贸易协定的利用率及其在2030议程中的角色的理解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Mia Mikic是联合国亚太经济社会委员会贸易政策和分析的主席,同时协调亚太研究和贸易培训网(ARTNeT)的工作。英文原文首次发表在ICTSD评论ICTSD Opinion)。翻译:徐驰、赖格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22 五月 2017
七国集团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们聚集,同意增强努力解决不平等问题,并确保贸易更好地支持他们的经济。此次会议是为两周后在意大利西西里岛陶米那的领导人峰会作准备。 在5月12-13日的巴里会议上,官员们讨论了一系列议题,包括全球经济的现状、技术演进对不平等的影响、如何支持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实践。 作为七国集团的主席国,意大利把今年的主题设定为 “构建更新的信任基础,” 围绕公民安全的支柱,...
Share: 
29 五月 2017
美国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上周向国会通报了北美自贸协定(NAFTA)的谈判计划,启动了90天的内部审议,之后将正式开始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谈判。 新的贸易谈判负责人就任后的最初几天首先与主要立法议员举行会谈来准备这个通报,包括参议院财经委员会和众议院筹款委员会。 根据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发给国会两院的 正式信函 , 这些谈判的目的是“通过改善在NAFTA框架下美国的机会,...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