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大选在即,澳大利亚气候政策之争升级

6 五月 2016

本周,澳大利亚确定7月2日为大选日,目前,各主要党派之间就如何最好地应对减缓气候变化之挑战的问题,展开了车轮大战般的辩论。

 

上周,澳大利亚目前的主要反对党工党发布了一份气候政策计划,提出了该党如果在7月选举中获胜将采取的一系列目标和措施。这些政策已经遭到了自由党领导人的抨击,他们警告说这些政策的执行将产生潜在成本。

 

这份长达41页的政策文件制定了工党将要执行的一份针对气候政策的六点方案,将由Bill Shorten牵头执行。文件称,这份方案是本着“最大程度减少对家庭和产业的影响”为宗旨制定的。

 

政策文件中称,“确保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是根本上符合澳大利亚国家经济利益的举措。”

 

这六大要素包括,使澳大利亚成为可再生能源的世界领导者;升级和多样化该国的电力发电,使用更清洁的电力;创造“绿色”就业;执行排放交易体系;加大力度对土地、尤其是农业的碳捕捉;以及提升能源生产力和汽车排放标准。

 

有关排放交易体系ETS)的方案激发了辩论

 

关于排放交易体系的计划在一些层面上引发了担忧,人们担心这会导致重新实施国家碳税。

 

澳大利亚曾经在2012年到2014年之间实施过碳税,是由前总理吉拉德领导的工党政府实施的,后被阿博特领导的自由党政府所取消。在该项碳税被取消之前,其最初的目的是准备过渡演变成为一个排放交易体系的。(《桥》周报,2014年7月17日)

 

此次工党方面的方案将包括一个全国性的排放交易体系(ETS)以及一个单独的“发电”排放交易体系。

 

据工党的说法,这两个体系将彼此“关联”。建立排放交易体系的目的是提振可再生能源和清洁技术上的投资,同时赶上其他那些在碳定价议题上已经采取行动的国家的步伐。

 

提到2014年碳税的取消,工党的方案认为,澳大利亚现已落后于其他主要经济体(包括欧盟和中国),其他主要经济体要么已经具备、要么正在准备实施全国性的排放交易体系。欧盟自2005年开始已经使用了一个排放交易体系,而中国表示将在明年引入一个全国性排放交易体系。(《桥》周报,2015年9月9日)

 

计划中的澳大利亚排放交易体系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2018年7月到2020年6月,覆盖京都议定书的最后一个承诺期,采取的形式是“制定上限和配额”体系,实际上是为“责任实体”的碳排放设定一个上限,超过这些限额的生产者将被要求购买碳配额。

 

在第一阶段中,农业、道路交通和制冷剂行业是免责的,在第二阶段开始之前将对此规定重新进行审议。

 

在第二阶段中,工党将设定一个碳污染的上限,并在2020年到2030年之间,根据到2050年实现净零污染、经济效率、透明度、公平和灵活性、满足能源需求以及竞争力等原则,定期将这个上限向下调整。排放交易体系还将“获得国际配额”,尤其是那些得到“清洁发展机制”批准的配额。

 

方案中还提出了将排放交易体系与其他境外排放交易体系相连接的可能性。最早吉拉德政府实行碳税的时候,就设想,一旦将碳税转变成为排放交易体系,会最终与新西兰和欧洲的排放交易体系连接。(《桥》周报,2012年9月12日 和 2011年12月14日)

 

至于发电排放交易体系,将从2018年开始,是一个“单独和封闭的体系”,其设计的思路就是不会对消费者价格产生“重大影响”。

 

工党的方案中解释说,“在工党领导下,发电行业将由碳污染的‘上限’来进行覆盖,反映出该行业将按比例分担在更大的排放交易体系中设定的总体减排任务。每一个发电机都将被分配一个基准线,根据全行业排放密度基准线计算得出。”

 

反对党领袖Bill Shorten反复强调,这些排放交易体系不会涉及碳税,但是自由党领袖方面驳斥这肯定是工党方案的题中应有之义。

 

2030年的排放目标

 

此外,工党方案中还包括,承诺到2030年将在2005年的水平上大幅削减该国的排放高达45%,相比去年8月澳大利亚在巴黎联合国气候谈判之前提交的“国家自定减排贡献方案”中所做的承诺,这个目标几乎翻了一翻。

 

这些大家熟知的国家自定减排贡献方案(NDCs),是去年12月在法国首都定下的全球性气候协定的奠基石。根据这份巴黎协定,每个国家将从2020年起,每5年提交一次更新的国家自定减排贡献方案。(《桥-生物多样性和自然资源》,2015年12月13日)

 

工党的政策方案中引用了气候研究所2015年9月出版的一份研究简报,称,“在2005年的水平上减排26%-28%的目标(这是阿博特/特恩布尔政府提出的方案)只会使澳大利亚远落后于美国、英国、德国、加拿大和其他欧洲国家的气候承诺。”

 

方案文件称,相比之下,一个45%的减排目标既能确保“下一代澳大利亚人”不会被迫承受因为要达到两度的控温目标而带来的更大负担,还能够给该国在2030年后留下“碳预算的空间”。

 

工党方案还包括一个计划,到2030年时,使澳大利亚一半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

 

特恩布尔总理曾公开抨击工党的方案,警告说,这种排放目标的成本对于澳大利亚经济来说将是极具破坏性的。

 

他在上周对Adelaide ABC 891电台的一次广播访谈中说,“要想实现比我们的排放目标还多一倍的目标,他们将不得不极大地提高能源成本、电力成本和所有其他动力的成本。”

 

他警告,这样的举动将是对经济的再一次“经济急刹车”,认为,这种(没有其他国家在气候行动上的类似目标提升)的单边行动将“单边性地使澳大利亚的负担加倍”。

 

特恩布尔说,“我是很认真地对待气候变化的。我也很认真地对待全球变暖。我很严肃地看待全球在减排中所面临的挑战,正因如此,我们在巴黎承诺,到2030年时,将努力将澳大利亚的排放削减26%-28%”,他还说这个数字对于该国迅速增长的人口来说已经是很高的了。

 

即将举行的大选投票

 

就在气候辩论如火如荼之时,澳大利亚也正在准备7月2日的大选,本周三总理已经确证了这个消息。

 

虽然特恩布尔的支持率从去年接替阿博特时的高位已经大幅下降,但是,是否他能够在Bill Shorten进攻下保住权利还是个未知问题,因为目前的民意调查显示,两党之间不分伯仲。(《桥》周报中文版,2015年9月17日)

 

但是,一些调查显示,超过57%的选民支持工党的气候方案,而气候议题总体上也被认为是大选竞争中的关键议题之一。

 

ICTSD报道;悉尼先驱晨报,2016年4月8日,“特恩布尔重提阿博特的大选要点以打击工党计划”;澳大利亚人报,2016年4月28日,“随着权力斗争爆发,Shorten相应吉拉德的碳承诺”;ABC新闻,2016年4月18日,“参议院拒绝ABCC法案,特恩布尔政府提交7月2日的翻倍气候目标引发争议”;碳脉动,2016年5月3日,“民意调查显示57%的澳大利亚人支持碳市场方案”;路透社,2016年5月3日,“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确定将在7月2日举行大选”。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29 四月 2016
孙振宇 1. 全球经济治理中 G20 扮演的角色 G20成立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过后,自此在全球经济治理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其发展历程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包括前三次峰会:华盛顿峰会(2008年11月)、伦敦峰会(2009年4月)、匹兹堡峰会(2009年9月)。在该阶段,G20领导人合力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并取得重大进展,特别是在促进增长、加强金融管制、增加财政援助、...
Share: 
6 五月 2016
周五,来自欧盟-美国贸易和投资协定的谈判人员们结束了第13轮谈判,双方重申在今年结束协定谈判的愿望,前提是不会强行就实质性内容进行妥协。 同时,由于本周一家环境民间团体所“泄露”的所谓该贸易协定的整合文本,公众中关于该协定可能内容的辩论大大升级。 上一轮的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TTIP)协定谈判是4月25-29日在纽约举行的,此前刚刚进行了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各个欧盟国家领导人(...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