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WTO成员:是时候聚焦性别作为一个重要的包容性议题

9 十二月 2017

有一些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组成的联盟预计会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发布一项声明,概述他们在未来两年内计划采取的几个步骤,将性别的视角纳入其贸易与发展政策的方针中。

这些WTO成员的声明将在正常谈判过程之外发布。但是,这一套自愿承诺有助于提高该问题在全球贸易机构中的地位,协商一致的措施有助于解决这一政策领域长期存在的知识欠缺,为促进女性更多参与贸易提供更具体的行动铺平道路。

支持这一宣言的成员有:阿根廷、贝宁、加拿大、哥斯达黎加、斐济、芬兰、冰岛、肯尼亚、黑山、挪威、巴基斯坦、巴拉圭、塞拉利昂、瑞典、英国和欧盟。其中有些成员已经通过“11届部长会议妇女”(mc11women)这个标签开展社交媒体推广等表达了公开签署的意向。

这些成员参与了贸易影响小组(TIG),这是国际性别领军者(international genderchampions coaliton)的一部分,后者协调有关的筹备工作。

应用性别的视角

2015年通过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中有一个在可持续发展目标五下致力于实现性别平等和女性赋权的目标。该目标涉及的目的是“充分有效的参与和各级决策中平等的领导机会”,采取措施为女性提供“经济资源平等的权利”,以及其他一系列普及保健、预防对妇女的暴力行为、终止歧视等相关目的。

可持续发展领域的政策程序越来越多地承认了妇女面临性别障碍,它阻碍女性在经济、社会和政治领域的前进,而且也承认解决这些阻碍可以为国内和国际经济带来切实的益处。

近年来,许多地区也愈发认识到性别视角能在政策制定过程中带来很大好处,从政策或法规在被初步构思时就开始有益处了。此外,人们认识到在不同决策层级中有更多妇女的参与能为公共政策对不同社会阶层的影响以及如何制定更公平的政策方法提供宝贵见解。

例如,今年在德国波恩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上,谈判代表们非正式地同意了一项“性别行动计划”。该计划旨在:纠正气候谈判中女性代表人数不足的问题;采取措施使国际气候协议的执行是“性别平等的”;或者使性别成为政策制定过程的主流部分,尤其是考虑到气候变化可能对不同性别产生不同的影响。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显示,在公共政策方面,妇女在高级职位中的代表人数仍然很少——仅占政策制定职位的三分之一,而且她们在国内立法机构中高级职位获取的比例甚至更低,尽管有相同的研究发现,让更多的女性担任立法者确实有助于降低女性在各阶层的经济不平等状况。

提升公众形象

这一政策领域面临的一个最大障碍是能见度:将性别视为一个单独的问题,而不是仅将其视为其他政策领域的一个方面。有迹象表明,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尤其是随着更多的女性成为政策制定的高层人士以及愈发认识到性别视角的重要性。贸易专家指出,从其他看似相关的问题中提取出性别的问题,并在最近的自由贸易协定中就这个问题专门设立章节,这对提高意识和强调现有工作规模都是一个积极的发展。

在国际贸易领域,由于更广泛地认识到要使贸易可持续也意味着要使其具有包容性,一些国家已经开始在与相关伙伴的自由贸易协定(FTA)中纳入具体的性别章节。近期这方面的例子有智利--乌拉圭自由贸易协定中的性别章节、智利--加拿大自由贸易协定中添加的性别章节。尽管最近WTO秘书处设立了一个性别问题协调中心,WTO总干事也公开表示对性别问题的支持,但是,在世贸组织的框架下的性别问题仍处于起步阶段。

同时,性别问题在国际贸易政策谈话中愈发被提及,这突显了对性别问题的认识还不够深入。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的研究表明,数据是尝试制定性别平等的贸易政策时会遇到的最具挑战性的一个领域。例如,对贸易自由化影响的分析目前尚不足以解释降低贸易壁垒如何能对不同性别产生不同的影响,如解释因受教育机会或文化规范而使男性在劳动力构成中所占比例明显较高的部门会因障碍减少而获得的益处,这进而加剧了由于不同社会阶层的性别歧视规范而造成的现有不平等。

因此,WTO成员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发表的联合声明被用作一个早期措施,用以提高贸易对妇女经济机会影响的形象和影响力,同时也是作为今后更有根据的讨论的潜在起点。它还致力于解决数据问题:贸易政策界还未能获得必要的信息来解决贸易的性别差异化影响,而这种影响因国家而异。从概念上讲,这个问题也知之甚少,而且会遇到文化态度或有时是国内法律规定的歧视性的社会规范的问题,这些问题会使促进两性平等政策在贸易和其他领域中的实施都困难重重。

为了更好地理解贸易对经济机会的性别差异化影响的背后问题,世贸组织成员的宣言中包括这样的承诺:交流它们将两性平等的方法纳入政策制定的各自经验信息;讨论对贸易差异化影响进行分类的数据收集方法;以及在未来几年通过专门的研讨会深化他们的知识基础。

宣言还可能提到世贸组织贸易促进援助倡议的作用,以及如何利用它来支持这项活动。贸易促进援助倡议已有十多年的历史了,其目的是支持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发展必要的系统和基础设施,以便它们更加融入国际贸易格局。根据国际贸易中心(ITC)的数据,40%左右的全球中小企业是女性所有的,但仅看发展中国家的状况的话,这个比例会下降近一半。

《桥周报》看过这份声明的副本,声明中还提到了到2019年实施这些承诺和其他承诺的进程报告。

在部长级会议场所外,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商业部门、民间团体和智库会举办并行的活动,它们也将举行有关贸易和性别问题的高级别讨论会。例如,阿根廷政府和国际商会在12月12日举行的商业论坛中纳入了贸易和性别的讨论,有消息称讨论可能会额外涉及宣言。

截至记者发稿时,各成员正商议在部长级会议期间着手这个宣言,有消息表示这是一个“良好的参与”。

WTO部长会议通常会发表这样的声明,它们往往反映了有关各方的自愿承诺,它们随后可能为谈判或其他倡议铺平道路。

下一步,其他成员可能会在接下来两年间签署声明,在定于2019年年底举行的WTO第十二次部长级会议前完成签署。例如,在那段时间,这个问题可以在WTO的总理事会上提出。

反对服务贸易中的性别歧视

除了宣言外,一些国家正推动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部长会议期间达成多边层面上的谈判成果。

今年早些时候,加拿大在世贸组织国内规制工作组提出了一个供参考的两性平等提案,它涉及资格和许可要求方面的合理纪律以及服务贸易领域的有关问题。该提案由阿尔巴尼亚、阿根廷、澳大利亚、智利、哥伦比亚、欧盟、冰岛、哈萨克斯坦、列支敦士登、马其顿、摩尔多瓦、黑山、挪威、巴基斯坦、巴拿马和乌拉圭等其他16个成员共同提出。

该提案要求成员在许可要求、许可程序、资格要求或程序方面不得以性别为由歧视申请人。

该提案强调了成员之间概念上的差异,例如在全球贸易机构的谈判范围内现在是否存在性别考虑的要求,以及是否将这个问题作为避免歧视来处理而非促进经济赋权来处理。

展望未来

虽然国内规制的谈判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不太可能取得成果,而且女性经济赋权的联合宣言不具约束力,但在WTO框架下提出这两个事情仍然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发展。

在全球公众越来越质疑贸易的益处及其如何影响不同的社会成员和社会阶层的环境下,为了更好地理解性别与贸易的联系是如何运作而付出的努力可以为日内瓦和其他地方的政策制定过程提供有价值的信息,同时这些努力还会融入到两性平等的贸易政策中,这些政策对两性平等、代表权和经济赋权会产生实质的影响。

9 十二月 2017
十六年前,WTO成员启动了多哈回合贸易谈判,也被称为多哈发展议程,其目标是改写全球贸易规则,为发展中国家在世界贸易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而创造更好的条件。尽管WTO成员在2015年内罗毕部长会议上没有就重申多哈授权达成一致,但发展仍然是多边贸易谈判和谈判动力的中心。 尽管几乎所有与全球贸易规则有关的议题都可能对发展产生重大的影响,...
Share: 
9 十二月 2017
投资便利化问题在全球经济中历史悠久,其内容涉及与贸易有关的投资措施、服务和知识产权等。最近几个月,WTO成员协调小组尝试将对这一问题的讨论纳入全球贸易体系中并提升其受关注度,他们认为在以复杂的生产模式和全球价值链(GVC)为特征的世界中上,如果继续各自为政,经济调控就无法充分实施。 其他成员认为,投资便利化是一个“新加坡议题”,连同其他一系列议题被认为是WTO在多哈回合谈判中的潜在补充,...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