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利马快报第二期 | 联合国利马气候大会,收效甚微的第一周

7 十二月 2014

本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第20次缔约方会议(COP20)在秘鲁首都——气候宜人的利马召开。会议的第一周,参加全球气候协议谈判的与会代表取得了一些小幅的实质性进展。然而在会场的走廊里,部分与会代表和观察人士对今年看似慢热的气候大会表示担忧。大会将于本月12日闭幕。

目前,各缔约国已经完成了两份大会文件的初审:一份是各方就新气候协议要素的不同观点和提案的非正式文件,另一份则是关于各国减排贡献和如何加大2020年前应对气候变化工作力度的决议草案。

负责协议谈判的德班加强行动平台问题特设工作组ADP,以下简称特设工作组)联合主席于周六确认,将考虑各缔约国于本周内提出的建议,并于周一上午或稍晚时候发布修改后的两份文件,为会议后期的正式谈判做准备。

 “本周会议的主要内容是提议和说明。未来一周的主要内容将是对话。”本届大会主席、秘鲁环境部长曼努埃尔·普尔加-比达尔Manuel Pulgar-Vidal)在周六晚间的阶段评估会议上告诉与会代表,并敦促各方走出各自的舒适区,在未来几天内做出抉择。

各国政府计划于明年12月巴黎气候大会达成一项新的全球气候协议,代替2020年到期的《京都议定书》。

上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的附属履行机构SBI)和附属科学技术咨询机构SBSTA)也举行了谈判会议,谈判结果喜忧参半。这两家附属机构主要负责指导国际气候治理。

附属科学技术咨询机构的谈判几乎达成共识。谈判内容旨在为华沙损失和损害国际机制执行委员会挑选成员,并敲定一项为期两年的工作计划。气候补偿方案的讨论将在下周继续推进,希望能在本届大会达成关于气候适应的决议。

本周末,大会收到令人警醒的重大新闻:菲律宾部分地区今年再度遭受超级台风的重创。与此同时,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Ban Ki-moon)于周四公布了一份关于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综合报告。报告指出,如果继续任其发展,气候变化将成为可持续发展道路上的主要障碍。潘基文先生将与一百多位部长共同出席利马气候大会的后半程。

应对措施:第二轮

上周,与会代表对如何推进关于应对措施实施影响的论坛工作产生分歧。换言之,即解决气候变化应对措施对第三国社会和经济的影响。由于未能在周五的最后期限前达成共识, 附属履行机构附属科学技术咨询机构同意,根据现以达成的草案文本,与会代表将在下周继续讨论这一议题。

现有版本是谈判的第三个版本,包括额外附加的序言部分,重申了气候变化措施不应对国际贸易构成任何变相的限制。

草案文本罗列了下一步行动的几个设项。其一是通过更新工作方案,继续论坛工作;论坛的第一期已于去年到期。其二是按照美国10月份的建议,加入关于研讨会或学术会议的相关规定。或者按照77国集团加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要求,在文本的段落内注明,将在缔约方会议下建立一个应对措施的增强行动机制。

支持者表示,除论坛外,这一机制的建立将有助于解决应对措施带来的社会和经济方面的负面影响。而论坛本身也将提供一个交流经验和交换信息的平台。

与会代表已经减少工作量,以求消除上周谈判中的分歧。这些分歧主要包括未来工作的具体形式、机构会晤的频率、何时敲定工作方案以及是否建立上述机制。

碳市场的困境

本周,附属科学技术咨询机构关于建立一项新市场机制(NMM)的工作陷入僵局。由于特设工作组议题的影响,各方未能在细化机制所属的框架工作上取得进展。

2012年多哈气候大会达成的关于各种方针框架FVA)的工作方案,旨在确保市场导向和非市场导向的减排方案符合标准。

周二的气候大会上,巴西代表语惊四座。鉴于特设工作正在讨论减排问题,他们质疑关于框架工作的讨论是否还有意义。巴西提议,按照清洁发展机制(CDM)的程序和方法,在巴黎气候协议下建立一项新的市场机制,或CDM+

当前的清洁发展机制是《京都议定书》下设的一个灵活机制,允许工业国家通过资助贫穷国家的绿色增长项目来抵消其温室气体排放量。然而,清洁发展机制下核证的减排量(CERs)价格近年来却不断暴跌,导致这一方案的失效。

针对巴西的陈述,部分国家对以清洁发展机制为基础,在巴黎气候协议下建立新的市场机制表示担忧,并强调在不受特设工作减排讨论工作的影响下,完成框架技术工作的重要性。

上周,各缔约国进行了双边会晤,力求消除隔阂。周四晚些时候,联合调解员发布了关于多样措施框架、非市场导向减排方案和新市场机制的文件,文件针对上述议题各给出了三种可行的决策方案。

概括说来,这些方案包括: 在下届缔约方附属科学技术咨询机构会议上,取得各议题的决议方案;结束上述问题在其他领域的工作进展,只继续其在特设工作下的工作;由秘书处准备一份流程技术文件,主旨是确保环境完整性、避免重复计算的技术规范和机构安排。

截至周五,各方仍对选择哪种多样措施框架的设项存在分歧,附属科学技术咨询机构已经决定在6月份的会议中继续讨论上述议题。

另一边,附属履行机构也未能完成清洁发展机制模式和程序潜在变化的评估。与会代表同意于明年6月份继续商讨。

附属履行机构闭幕会上,来自太平洋岛国瑙鲁的代表对清洁发展机制评估未能取得进展表示失望,并表示希望看到该机制下环境整体性的改善,而不仅仅是抵消减排净量。

技术机制取得进展

有报道称,与会代表因部分协议措辞发生争执,随后删除争议内容。与会代表成功迎来了今年技术执行委员会(TEC)和气候技术中心与网络(CTCN) 的年报。作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技术机制的政策与实施分支机构,这两个部门的主要职责是加强气候技术的开发和转让。

技术决议表明,技术需求评估的工作能够找到发展中国家的气候技术重点,改进工作,将需求转化成具体项目。各国要求技术执行委员会提供相关指导。作为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气候技术支持的分支机构,气候技术中心和网络应具体落实处理上述要求的程序。

2015年协议的谈判

在特设工作组会议的开幕式上,部分非洲国家代表批评联合主席在非正式文件中避重就轻,未能给予适应气候变化和融资问题与减排问题同样的重视。随后,当美国要求取消充足和可预见性融资的内容时,会议随即在融资要素问题上搁浅。非洲国家反对美国的提议,并于周四发放替代新协议中融资部分的会议文件。

周六晚间的会议上,代表77国集团加中国的玻利维亚表示支持非洲国家的提案,并批评联合主席在非正式文件中对于融资要素的处理办法。非洲国家表示,希望两份文件的讨论都能取得进展。新西兰则表示欢迎非洲国家的提案,称其不仅为新西兰的立场提供新见解,更吸引各方关注新西兰政府近期提交的融资要素的议案。

主持本周融资讨论的特设工作组联合主席阿图尔·龙格-麦 振杰先生(Artur Runge-Metzge)表示,周一的非正式文件将涵盖双方的意见和提案。

资深气候观察人士早已预测到气候融资将会是新气候协议的争论核心,特别是根据2009年的承诺,发达国家按照绿色气候基金的规定,在2020年前每年拿出1000亿美元资助发展中国家。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财务常设委员会周中的一份评估报告显示,20112012年间,从发达国家流入发展中国家的公私领域气候融资总值约在400亿到1750亿美元之间。部分观察人士针对差额如此巨大的估算金额作出评论,并指出定义气候融资并非易事。

上周,与会代表也开始就特设工作组联合主席修订的草案文本进行谈判。文本内容分别涵盖国家自定减排贡献预案(INDCs)和2020年前减排目标。然而在周中,程序问题阻碍了讨论的进展,直到周四大会同意将各方建议显示在大屏幕上,会议讨论方才得以继续。最终,各方于周六下午完成了草案的初审。

会议前,一些观察人士担心,国家减排贡献预案可能无法实现强有力的全球合作。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执行秘书克里斯蒂娜·菲格拉斯(Christiana Figueres)上周三警告说,协议不会是一个带来奇迹的解决方案。

她在利马告诉记者说:“我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我希望看到一个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的万能协议,但是我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最终会实现这个目标。”

ICTSD报道;“联合国为2015年巴黎气候峰会设立谨慎目标”,路透社,2014123日。

5 十二月 2014
几周前,德国严词反对欧盟-加拿大自由贸易协定(CETA)中投资争端解决机制(ISDS)条款,形成了CETA通过批准的一大障碍。然而,上周四德国经济部长Sigmar Gabriel向德国议会表示CETA是一项“好协议”,尽管存在ISDS条款,德国仍然应该支持此项协议。若因ISDS取消这一协议,对德国将是“中等规模的灾难”。
Share: 
8 十二月 2014
WTO认定秘鲁对农产品依据PRS所征收的附加税违反了WTO规则,并且其与危地马拉之间的FTA并未生效,因而不构成其在WTO项下的义务的例外。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