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关于原产地标签案件的仲裁进入最后阶段

18 九月 2015

本周,耗时长久的关于美国的牲畜和肉类进口原产地标签要求的争端进入最后阶段,在日内瓦的WTO总部举行了仲裁听证,以决定加拿大和墨西哥所允许采取的反制措施的水平。

 

从加拿大和墨西哥在2008年最初提起诉讼起,这两起案件(DS384, DS386)目前在WTO进入第7个年头,也成为WTO最引人关注的案件之一。

 

本周的听证也向公众开放,期间,当事各方在多个问题上意见不合,包括反制措施的适当水平,以及如何决定加拿大和墨西哥在这些年中因为标签政策所遭受的经济损失的数量。

 

肉类、牲畜的原产地标签

 

争端焦点主要涉及美国对进口牲畜和肉类适用的标签要求。根据规定,美国要求零售商告知消费者产品的原产地,包括牛肉和猪肉,上游肉提供商有义务向零售商提供关于肉类原产地的信息。

 

各国通常适用原产地规则定义(包括美国在内)来用于海关目的,即,使用“实质性转化”的规则来决定产品的原产地,而争端涉及的美国原产地规则中对原产地的定义却与此惯例不同,是根据动物出生、饲养和屠宰地信息来决定原产地。

 

裁定美国的修正立法案中存在不合规

 

在最初的裁决中,专家组和上诉机构均裁定美国的规定不符合WTO全球贸易规则。(《桥》周报英文版,2011年11月23日和《桥》周报英文版,2012年07月04日

 

值得注意的是,专家组和上诉机构都裁定美国政策违反了技术贸易壁垒协定(TBT)中的第2.1条,理由是,美国的原产地规则给予进口加拿大和墨西哥牛和猪的待遇低于同类国内产品。

 

在裁决做出以后,美国修改了原产地标签措施,增加了新的生产要求以“加强”标签的准确性,以符合WTO规则。但是,加拿大和墨西哥仍然认为美国的政策违反了全球贸易规则,从而提起了合规调查程序。

 

在随后的程序中,合规专家组和上诉机构都认定美国的原产地标签政策所做的改动没能解决早期存在的与WTO规则不符的问题。(《桥》周报英文版,2014年10月23日 和《桥》周报, 2015年05月22日

 

请求采取反制措施

 

在5月上诉机构的合规程序裁决之后,该争端现进入最后阶段,即根据相关贸易协定,如果应诉国没能使措施合规的话,上诉国可以要求争端解决机构授权其进行关税减让搁置。

 

在6月份分别提出的请求中,加拿大要求的反制措施每年超过30亿加元(24亿美元),而墨西哥请求采取每年7.134亿美元的反制措施,他们称这些数字是与美国原产地标签政策所导致的收益废止或者受损相等的金额。

 

由于美国反对两国提出的报复水平,所以原先的争端专家组成员现进入仲裁程序,对案件进行评估。WTO的争端解决规则规定,关税减让或其他由争端解决机制授权的义务的搁置水平必须与废止或受损的收益水平相等。

 

美国申辩说,加拿大和墨西哥提出的反制水平已经远远超过了收益废止或受损的水平,美国认为加拿大的合适反制水平应当为4322万美元,最高不得超过每年1.2871亿美元。同时,美国认为墨西哥的反制水平每年应当是4777万美元,最多每年7895万美元。

 

美国认为,在决定反制水平的时候,仲裁员们必须比较与WTO不符的措施存在期间上诉国的贸易水平以及如果美国的原产地标签规则与贸易规则相符情况下所预期的贸易水平。美国申辩说,后面一种情况并不是指的没有原产地标签规则情况下的“现状”。

 

加拿大方面比较了美国原产地标签措施实施前后的出口数量和价格数据,认为其牛和猪产业已经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墨西哥方面也提出了类似的申诉。

 

国内价格抑制和利润

 

本周的听证上,各方意见冲突的地方是,是否国内的价格抑制应当被认为是贸易协定所认可的累积收益废止或受损水平的一部分,因而应当反映在关税减让搁置的水平中。

 

美国认为对国内价格的影响不能包括在内,对“累积收益”的正确理解只能包括根据相关贸易协定产生的收益累积。美国认为,照这个说法的话,那些收益只与外国商品进口到东道国的市场准入有关,而无关牲畜的国内市场价格。

 

加拿大回应说,WTO争端解决规则允许对成员的累积收益的直接或间接损失采取关税减让搁置,因此“收益”这个词应当进行广义的解释。

 

对加拿大而言,国内价格抑制导致的损失是美国的原产地标签措施不合WTO规则导致的直接结果,或者至少是间接结果。此外,这些价格损失也与修改后的原产地标签措施有着同样的因果联系,因为出口损失也是同样可以证明的。

 

同样的,墨西哥辩称,WTO协定中规定的收益的概念是非常广义的,且根据合规专家组的裁决,WTO协定中的措辞不支持对概念的狭义解读。

 

更具体来说,墨西哥坚持认为,收益的概念不限于被触犯的义务的内容。两个上诉国都认为,直接和间接的收益都是受WTO保护的。

 

墨西哥还表示,对于育肥用牛,在美国的原产地标签措施和墨西哥国内市场的价格抑制之间存在因果联系。对向美国境内的出口壁垒,以及美国对墨西哥牛的低价格,已经直接影响了墨西哥的市场价格。

 

各方还在美国应当承担的举证责任以及在仲裁程序中使用何种经济方法论的问题上争论不休,加拿大和墨西哥认为,如果美国要驳斥加拿大和墨西哥所请求的反制水平,应当自己提出一定的证据。

 

下一步

 

在周三听证结束时,仲裁员表示,决定将计划在11月底公布。

 

根据WTO规则,各方必须接受仲裁员的决定为最终决定,不能寻求第二次仲裁。

 

争端解决机构将被告知仲裁员的决定,在接到反制请求的时候,应授权对关税减让和与决定有关的其他义务进行搁置,除非争端解决机构一致同意拒绝该请求。

 

ICTSD报道。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20 五月 2016
欧盟委员会确认将在六月份向欧盟理事会提交欧盟与加拿大的贸易协定,尽管该协定是否能获得批准的问题持续的遭到质疑。 这个新闻来自于欧盟贸易部长会议。此次布鲁塞尔会议是在欧盟理事会下召开了,也讨论了欧盟与美国的贸易协定,包括可持续影响的评估。 与加拿大的 “ 混合协定 ” ? 欧盟和加拿大在2014年结束双边贸易协定,即全面经济和贸易协定(CETA)。谈判历时六年之久。 尽管谈判本身已经是历经艰险,...
Share: 
27 五月 2016
世界贸易组织(WTO)上周举办了一个听证会,讨论美国华盛顿州提供给航空巨头波音公司的税收优惠是否违反WTO的规则。 欧盟指出,华盛顿州不公平的补贴了波音公司,该州使用了当地成分要求作为条件,这是WTO规则所禁止的。据估计,政府的支持价值约90亿美元,因而是民用航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补贴。 欧盟在2014年12月提出磋商请求 ( DS487 ),这是WTO争端解决的第一步。...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