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新的“特朗普”现实逐渐被接受,有关未来贸易政策的问题日益显现

18 十一月 2016

在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下届总统的消息传出后才一周多时间,美国主要的贸易伙伴国家都开始为这个世界最大经济体的领导层转变做准备,虽然这位未来总统的许多政策优先项还不是十分清楚。

上周特朗普的意外当选最初震惊了美国和世界,特别是由于先前的两次民调预测都倾向于他的对手希拉里克林顿当选,而且这位地产大亨在竞选中所推进的政策和政治途径与此前的共和党总统大相径庭。(《桥》周报,2016年11月10日

即将卸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已经反复呼吁政权的平稳过渡,这一直是总统变化的标志,即使是不同政党之间的转换。特朗普也呼吁团结,这一点得到了国会中两党领袖的响应,不过在关于如何实施新政府及其宣称的价值、选举团队成员和制定政策方案等方面,共和党和民主党的高层官员已经表示了公开对抗。

TPP参与国尝试重组

就在华盛顿政治骚动之时,美国的许多贸易伙伴国家关心的一项核心议题将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最终命运。这项12国协定,在奥巴马总统任期内已经完成了谈判,现正进入批准阶段。特朗普已经反复在竞选中表示,一旦成为总统,他将使美国退出这项协定,现在普遍质疑是他是否会真的履行承诺。

尽管奥巴马政府官员表示,他们仍然可能在明年1月换届之前的国会“跛脚鸭”时期推动TPP协定的批准通过,但是国会领袖已经阻拦了这个想法的实施,承诺在此期间绝对不会举行此类投票。

一些TPP协定的谈判官员,比如澳大利亚的贸易部长Steven Ciobo,表示他们继续希望会有某种办法保存12国协定谈判成果中取得的进展,同时也承认,美国大选的结果使得这个议题变得复杂。

根据他办公室提供的一份访谈记录,他在11月15日对天空新闻电视台表示,“我的意思是,TPP协定不是已经绝对地死亡,只不过它看起来是越来越不可能实现了。虽然现在的情况看起来不太可能实施,但是我们还有其他的途径和方法。”

TPP协定一直以来都是奥巴马在亚洲的首要政策优先项,不仅巩固美国在该地区的关系,而且允许美国和其在环太平洋地区的贸易伙伴们得以寻求迄今为止所有协定中最为先进的贸易规则——尤其是在劳工权利和环境保护领域。

但是,协定已经在美国遭到了严峻的公众质疑,特别是在大选期间,特朗普和克林顿都反对这项协定。

奥巴马在11月1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虽然迄今为止我的游说不是很成功,但是我还是要说,我们谈判的这项贸易协定,的确加强了工人的权利和环境权利,创造了公平竞争的环境,因此,对美国工人和企业来说都是利好的。”

但是,这位即将卸任的美国总统承认在向美国公众解释时的困难和细节问题,尤其是大家担心就业机会被转移到了国外,导致国内的制造业工厂关门。

确实,大选突显出来的是美国民众对经济和一系列其他议题的观点的深度分化,包括对环境和社会政策上的分歧。这些分歧不可能很快地消除。

在本周的另一次会议上,奥巴马警告说,他的继任者的政策方案,在应对特朗普支持者们提出的有关日益加剧的经济不平等和丧失的竞争力等问题上可能不会产生出什么切实成果。

奥巴马在作为总统最后一次出访欧洲的第一站希腊说,“时间会说明,这些政策方案(无论是英国脱欧还是美国大选的结果)是否最终能使那些担心、生气或者质疑的民众满意。”他还表示,他任期中的政策最终是对美国经济“正确的决定”。

鉴于目前的情况,奥巴马本周在秘鲁与TPP协定国家的领导人会面,同时参加在利马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会议(APEC)。白宫官员们表示,奥巴马总统将与其他国家领导人一起讨论下一步行动。

负责战略对话的副国家安全顾问Ben Phodes在奥巴马欧洲之行之前的电话采访中表示,“显然,我们承认最近在我们国家发生的很多政治变化会影响到TPP协定,但是这更加促使奥巴马总统与其他TPP领导人讨论我们已经取得的工作成果以及如何看待与贸易促进有关的议题。”

据报道,秘鲁总统库琴斯基建议,如果有必要,其他11个TPP缔约国可以继续执行协定。的确,一些评论家比如布鲁金斯高级研究员Mireya Solís就表示,现有的TPP协定成员可以尝试没有美国的情况下继续推进协定生效。

但是,TPP协定其他缔约国的官员比如澳大利亚的Ciobo部长就认为这不太可能,强调失去最大经济体美国“会从根本上改变其他国家的考虑。”

日本首相安倍本周四将会见新当选总统特朗普,分析家们普遍期待二人的会谈中,日本首相将敦促特朗普不要放弃这项12国贸易协定。

同时,新当选总统特朗普在竞选中的另一项与贸易有关的承诺是他会重新谈判北美自贸协定(NAFTA),如果加拿大和墨西哥不愿意的话,或者不同意他的规则的话,他准备把美国完全撤出这项长达数十年的贸易协定。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上周表示,他对讨论修改这项订于1994年的协定NAFTA持开放心态。“如果美国想谈NAFTA,我很乐意谈。”

墨西哥方面的官员也表示对更新协定进行的讨论持开放态度。

欧盟官员:TTIP协定将被搁置

特朗普上周的获选也引发了关于他将如何处理与美国最大的外交和贸易伙伴——欧盟之间的关系等广泛问题,这些问题包括国家安全和经济关系。

虽然许多欧盟官员都暗示美国大选结果事出意外,也不一定是最理想的结果,但是他们总体上都承诺,会在共同价值和长期联盟的更大的国际重要性的基础上,与美国保持紧密关系。欧盟委员会主席Jean-Claude Juncker11月9日在柏林表示,“不管大选的结果如何,我坚定地相信,我们必尽最大努力保持跨大西洋关系在健康轨道上运行。”

他还表示,“我们的共同价值正面临风险。这些共同价值必须得到加强。当它们受到威胁时,我们必须直面那些想要威胁它们的人。”

欧盟28国集团对美国存有的多个问题包括,即将上任的特朗普政府将如何处理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这是奥巴马政府谈判的另一项贸易协定。

美欧之间计划的这项协定目的是降低市场准入壁垒和规则障碍,进一步巩固已经深入的经济关系。谈判三年前启动,但是最近一直很难推进,双方最终都放弃了早前要在奥巴马任期内结束谈判的计划。(《桥》周报, 2016年10月13日

周五在对记者的讲话中,欧盟贸易委员Cecilia Malmström指出,谈判中会有一个“自然的停顿”,欧盟将在美国准备好的时候继续进行谈判。在奥巴马政府剩下的时间里,美国和欧盟将进行必要的技术性工作以尽可能保存在15个谈判回合中取得的进展。

她还说,“会有一段时间,TTIP协定会处于冰冻期。在解冻时会发生什么,我认为只有拭目以待。”

此外,她还说,美国下任总统“在竞选中和竞选之前没有一次提到过TTIP,所以我们不知道他对TTIP的想法。”

确实,在TPP协定之外,特朗普将会对其他现存奥巴马政府正在进行的贸易协定采取什么立场,还很不明确,尽管他已经公开表示对主要的多国家协定持怀疑态度,声称他倾向于与每个国家签订双边协定。

消息称,这种态度对近年来启动的其他两个协定(《服务贸易协定》(TISA)和《环境产品协定》(EGA))的影响尚不清楚。

ICTSD报道;纽约时报,2016年11月10日,“安倍与特朗普会面,推动日本的安全和贸易议题”;时事通信社, 2016年11月14日,“安倍:TPP很难生效”;日经亚洲评论, 2016年11月13日,“没有美国参加的TPP? 有人提出这种思路”;CNBC,2016年11月12日,“特朗普对贸易的谈判态度强硬,至少有一个NAFTA成员愿意接招”。

16 十月 2016
联合国民航组织已经通过了一项历史性的 国际机制 ,帮助减少来自航空旅行中产生的排放。这项名为“国际航空碳补偿和减少机制”简称CORSIA,是一项基于市场的机制,将解决2020年以后每年新增二氧化碳排放的问题。 10月6日周四,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国际民航组织(ICAO)总部结束了为期两周的会议,随即宣布通过国际协议。作为联合国机构之一的国际民航组织每三年召开一次最高级别会议,即ICAO理事会。...
Share: 
24 十月 2016
欧盟理事会在上周四时开始为期两天的领导人会议,届时有望确定欧盟是否准备好与加拿大签署一项贸易协定。此次会议被认为是确定欧盟对外贸易政策未来可信度的关键时刻,也被看做是影响更广泛的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试金石。 上周初,在卢森堡已经开展了一系列的活动,欧盟贸易官员们想要达成一项妥协方案,即允许所有28个成员国对签署协定进行批准,但是最终结果并不理想。 欧盟和加拿大在2014年已经结束了有关《...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