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有美国大选后的不确定性,农业出口国家仍加强改革力度

19 十一月 2016

来自农业出口国家的谈判代表已经提交了三份新的关于WTO贸易改革的方案,同时承认美国大选的意外结果意味着未来改革进展的前景存在不确定性。

这三份文件来自凯恩斯农业出口国集团的不同成员组合,都是在上周三WTO农业委员会的谈判会议在日内瓦召开之前提交。桥周报已经获得了这些提案的复印件。

一位熟悉方案的贸易官员表示,“我们只能继续推进工作。”

但是,该官员也称,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是“一个大曲线球。”(《桥》周报,2016年11月10日及本期)

非正式文件称:“当今国内贸易支持措施中最糟糕的扭曲”

上周二,由来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7个农业出口国提交的一份非正式文件的焦点是他们称为“当今国内贸易支持措施中最糟糕的扭曲”的议题。

该文件是由阿根廷、澳大利亚、哥伦比亚、新西兰、巴拉圭、乌拉圭和越南联合提交的,指出对特定产品的集中农业补贴是造成顾虑的主要原因。

7国认为,产品的定向支持“对全世界所有农民接受到的价格产生了消极影响”,特别是当给予支持的政府是主要农业生产者或出口者的时候更是如此。

文件把对乳制品的支持作为一个例子,证明对特定产品的集中性农业支持所造成的危害。这种支持非但没有减低生产以回应降低的世界价格,一些国家的农民甚至增加了产出以回应政府的干预行为。

7个农业出口国称,“这使得所有奶制品行业的农民境况恶化,因为提高的产量进一步给世界奶制品价格造成下行压力。”

欧盟等国家在应对奶制品行业价格降低时也公布了对奶制品生产者进行支持的方案。(《桥》周报,2016年3月17日

一些国家认为,政府“不真实”

农业出口国家们还谴责各种拖延和信息不准确,他们认为这些问题妨碍了他们清楚地理解当今世界存在的农业支持的规模和性质。

他们所指的是WTO秘书处的一份分析报告,该报告显示尚缺733份国内农业支持通报。(《桥》周报,2016年11月3日

WTO农业谈判的主席、新西兰大使Vangelis Vitalis一直反复谴责在向世贸组织汇报农业补贴情况中存在的拖延。(《桥》周报,2016年5月12日

7个农业国称,“越来越难评估一个成员是否确实履行了义务。”

根据报告的观点,因此,贸易官员们应当考虑对那些未能履行汇报承诺的国家采取“惩罚性措施”,特别是对特定产品领域的大型生产国或者出口国。

日益增长的农业产出侵蚀了WTO的规则

农业出口国们还警告说,许多国家不断增长的农业产出水平正在迅速侵蚀WTO补贴规则的有效性。

目前的WTO规则允许国家提供贸易扭曲支持,只要不超过农业生产价值中的“最低”限度——也就是贸易官员们所称的“微量”支持。但是,随着在很多国家中农业产出迅速增加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这个上限规定的有效性正在不断下降。

方案提交国们警告,根据“微量”支持条款,一些国家甚至有可能提供每年高达2千亿美元的补贴支持,这个水平是他们认为“根本不可能”允许的。

农业出口国们认为,现有的微量支持的门槛需要进行削减,特别是对大型生产国和出口国。

他们还赞成减少投入补贴的密度和水平。根据现有关于贸易扭曲支持规则中的“黄箱”支付条款或者微量支付规则,这也是可以提供的。他们提出,或者也可以制定一条特别条款只对发展中国家适用。

改进的方案?

一周前,另一组农业出口国家也提交了另外一套方案,研究推进国内农业支持议题谈判的可能选择。

该方案由一组拉美国家提出:巴西、阿根廷、智利、哥伦比亚、巴拉圭、秘鲁和乌拉圭。

这份意见书是在今年6月份巴西和其他三个国家提交的文件基础之上修改完善的。(《桥》周报,2016年6月24日

文件回顾了先前的意见书中提出的四种方案,增加了包括对棉花产业的考虑——这个产业是WTO成员国一直同意应当在关于农业补贴和其他领域的谈判中得到特殊待遇的部门。尤其是西非国家,一直都呼吁削减贸易扭曲的补贴,认为这些补贴伤害了贫困农村地区的收入和就业。(《桥每日特别报道》,2015年12月19日

方案提交国建议各国应当考虑:对贸易扭曲支持设定全面的限制;削减利用现有的WTO规则进行的农业支持的水平;制定规则用于减少针对特定产品的支持密度;采取新的措施应对那些成为“事实上”的出口补贴的国内支持类型,因为它们对出口世界市场的产品会造成影响。

出口国的意见书指出,关于棉花补贴的规则应当在适用于其他产品的规则基础上,更包含“特定的和更有雄心的承诺,以及更短的实施期”。

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一位农业进口商告诉桥,自从6月份拟定方案以来,各国的谈判立场并没有发生多大变化。

降低农业出口的关税

也是在上周,六个农业出口国提交了另一份意见书,有关那些会阻碍生产者进入外国市场能力的农业产品关税壁垒。

文件由四个拉美国家(巴拉圭、阿根廷、哥伦比亚和乌拉圭)、一个亚洲农业出口国(越南)、以及一个发达国家(澳大利亚)联合提交。

意见书侧重“关税水分”——这是指在各国同意遵守的最大限度允许的“约束”关税与他们实际执行中的较低的“应用”关税之间的差距。

文件查考了一组农业产品样本,发现许多国家在WTO最高上限和实际应用关税水平之间有很大的差距。

这些国家认为,“一些成员有较高的约束关税,但是却执行对同样产品的较低的关税水平,这个事实就让人质疑,为什么那些关税峰值不能实现。”

800%的关税

这些国家指出,他们已经分析的约束关税的范围从0到800%,不过研究中将近五分之一的约束关税是在100%多。

相反,应用关税则低很多。农业出口国们的研究发现,“只有1.6%的关税超过50%。”

这些国家指出,异常高的“关税峰值”在加工产品的约束关税中尤其普遍存在,特别是谷物和油菜籽。

各国发现,十分之一的加工谷物和油菜籽的约束关税都在200%以上。

出口国家指出,在极端情况下,加工谷物产品的约束关税是应用关税的36倍到79倍。

不确定的前景

农业谈判的主席早前曾经声明,WTO成员中的大多数希望在下届部长大会期间看到关于农业国内支持的谈判成果,下届部长大会定于一年后于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桥》周报,2016年10月27日

但是,贸易官员们告诉桥周报,特朗普当选下届美国总统意味着,WTO关于农业贸易谈判的前景更加不具有确定性。

一位官员称,“我们进入了非常担心害怕的阶段。”但是,另一位谈判代表表示,他们仍然心存希望,因为美国政治体系中的“制衡”会防止这位地产大亨执行他在竞选中所提出的某些政策。

特朗普已经表示,他会对中国和墨西哥的进口施加高关税,或者甚至将美国撤出WTO。专家们警告说,这种惩罚性的措施会推高国内生产者和企业所赖以生存的进口原料的价格,以及引发法律争端的风暴。

许多谈判代表警告说,要判断特朗普和他的团队上台以后会做什么还“为时尚早”。

特朗普已经特别强调会在上台后的100天内推进多个政策领域的改革,即使总统交接的正常程序通常意味着头几个月基本上是任命必要的政府职位所需的时间。

一位亚洲谈判代表说,“等他们在1月份上任以后,我们会知道更多信息。”

但是,一些美国的前贸易官员对谈判的前景表示谨慎,认为特朗普已经证明不太能接受批评,在竞选中他已经多次显示出多变甚至是暴躁的脾气。

一位前共和党贸易官员对桥周报说,特朗普似乎对WTO这样的国际机构没有什么敬意。而WTO数十年来一直得到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共同的支持。

消息称,“看他怎么组阁将是很有意思的事。”

ICTSD 报道。

25 十一月 2016
周一,美国新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确认,他将在到任后使美国撤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此举使得其他亚太贸易伙伴国家不得不考虑美国的撤出将如何影响到该地区深化贸易关系的计划。 这份声明是通过YouTube上的 视频 信息传达的。特朗普概括了他当政后头100天将要采取的一系列行动,其出发点是他所称为的“一个简单的核心原则:把美国人的利益放在首位”。 他的行动清单上的首位是贸易,接下来是其他事项...
Share: 
5 十二月 2016
上周,美国和中国的贸易官员们结束了一系列的年会,目的是应对双边关系中的挑战和协作机遇——包括全球钢铁危机,以及为即将到来的华盛顿的政权改变做准备。 美中商务和贸易联合委员会(JCCT)于11月21-23日之间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召开了会议,议程上全是涉及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经济、贸易和投资关系的话题。两国官员在过去三十年间已经利用这个平台定期举行会议。 显然,...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