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候选人激辩贸易议题,白宫把TPP作为今年贸易议程之首

11 三月 2016

随着党内初选进入白日化,美国总统候选人的贸易立场越来越成为焦点。

 

与此同时,白宫继续推动TPP在今年获得国会批准。奥巴马总统在年度总统贸易优先事项中再次推动这个协定,并且将在本周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会晤中讨论这个协定。

 

桑德斯对阵克林顿

 

在民主党方面,参议员桑德斯和前国务卿克林顿在3月6日密歇根的竞选辩论中公开就贸易议题展开争辩。

 

桑德斯和克林顿是民主党候选人中仅剩的两人,目前克林顿处于领先。

 

上周的辩论中,桑德斯说,“克林顿国务卿基本上支持了由美国大企业起草的、每一个灾难性的的贸易协定,”并引用北美自贸协定和与中国的永久正常贸易关系。

 

 

来自佛蒙特州的这位参议员还特别提到TPP,作为一个例子说明他和克林顿的不同,表明他有保护美国中产阶级工作的、更长的良好记录。TPP协定于上个月正式签署。

 

 

他说,“之所以我是那些一开始就反对TPP协定、而不是最后几个反对这个协定的人,是因为美国工人不应当被迫与越南的工人竞争,越南今天的最低工资只有每小时0.65美元。” 他是在含沙射影的攻击克林顿只是在最近才反对这个贸易协定。

 

前国务卿克林顿回应说,作为来自纽约州的参议员具有良好的记录,而且她一致想在了解协定内容之后再做出判断。

 

她说,“我的记录很直接了当,我在任参议员时,否决了唯一一个提交国会表决的跨国贸易协定,即CAFTA ”。他是指多米尼亚和中美洲自由贸易协定,该协定包括美国、哥斯达黎加、萨尔瓦多、圭地马拉、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和多米尼加共和国。

 

她继续说,“在TPP谈判结束后,我反对这个协定。我认为,合理的方法是,先了解协定的内容,然后再反对。我反对这个协定。”

 

克林顿也回击了桑德斯对美国进出口银行的反对,该银行是美国的联邦出口信贷机构。美国进出口银行的授权在去年六月到期,已经得到重续授权到2019年12月。(《桥周报》, 2015年5月28日)

 

 

“桑德斯参议院反对这个银行。我认为我们处在出口竞争环境中。我认为,中国、德国,所有国家都支持他们的企业,”克林顿说,并特别指出该银行在支持小企业出口能力方面的潜力。

 

桑德斯回应所,他的担心是谁得到进出口银行的贷款,他认为主要是大的企业,因此他反对这个银行。

 

共和党的纷争

 

共和党候选人竞赛还剩四人,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参议员鲁比欧、来自德克萨斯州参议员克鲁兹、俄亥俄州州长卡西奇和地产大亨特朗普。他们在最近的辩论中都不同程度的表达了对贸易和TPP的意见。

 

在3月4日最近的辩论上,特朗普说,“在边境上,在贸易中,每一个和我们做生意的国家都在贸易上欺负我们。”

 

他说,“我们给每个国家都输钱。我认为,我们应当减少(贸易协定),应当百分之百的重新进行贸易谈判。我们有世界上最棒的商业人才可以做这个。我们可以制定很棒的贸易协定。”这位地产大腕引用了与中国、日本和墨西哥的贸易关系,认为这些贸易关系需要显著的改进,他一直反对TPP。

 

与此不同的是,卡西奇则公开的支持TPP协定,认为这对美国经济“至关重要”,特别是深入进入这个地区的市场,并应对中国不同的贸易方法。

 

克鲁兹曾经表示要等到TPP协定的内容再决定是否支持,现在他表示反对这个协定。鲁比欧去年表示支持这个协定,但是据报道最近立场开始发生变化。

 

TPP居于白宫贸易议程之首

 

上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确认奥巴马政府将积极推动国会在今年审批通过TPP协定。

 

美国贸易代表Michael Froman在3月2日发布的总统年度贸易政策议程中表示, “把贸易做得正确,对于美国经济和美国在世界上的位置至为重要。这个议程的核心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总统贸易政策议程是每年一度的文件,提出行政部门来年的优先事项。2016年报告共有60多页,分三个主要部分,即: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其他贸易优先事项,奥巴马任期内白宫的主要政绩。

 

文件分析了协定在汽车、农业、环境、国家安全等方面的潜在收益,并特别指出这样的协定对于美国领导力和外交的重要性,并引用了美国防务官员和TPP其他成员领导人的语句。

 

Froman说,“坐在马路外面,让其他国家界定道路规则,这不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

 

这份报告还炫耀了其他的贸易协定,比如与欧盟谈判中的跨大西洋贸易投资协定(TTIP),与其他20多个WTO成员的服务贸易协定谈判(TISA),以及与其他16个WTO成员谈判中的环境产品协定。

 

谈到TTIP,这份报告说,总统的目标是“在2016年达成一个有雄性水平的、全面的和高标准的TTIP协定”,这个措辞和最近一轮谈判中双方官员的表态一致。(《桥周报》2016年3月3日

 

上个月,对于白宫是否的确有这样一个时间表有很多疑惑,原因是白宫的行政官员曾表示TTIP谈判可能会拖延到下一年。(《桥周报》,2016年2月11日

 

这份报告也呼吁服务贸易协定在今年达成一个“有雄心水平的成果”。 (《桥周报》, 2016年3月3日)

 

ICTSD 报道;纽约时报,2016年3月6日“密歇根的民主党总统竞选辩论文字稿”;英国商业内参,2016年2月7日,“特鲁普:有一个问题上我和桑德兰是一致的”;纽约时报,2016年3月4日,“底特律的共和党总统竞选辩论文字稿”;赫芬顿邮报,2016年2月16日,“候选人们在自由贸易方面说了什么”;华盛顿邮报,2016年3月9日,“克林顿担心桑德斯在密歇根获胜”;Real Clear Politics, 2015年8月28日,“鲁比欧支持TPP以迫使中国停止经济操纵”。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11 二月 2016
美国总统奥巴马和意大利总统马格雷拉公开敦促完成美国和欧盟之间的主要贸易和投资协定TTIP,这距离美欧两大贸易巨头召开新年第一次谈判回合仅有数周时间。 周一,奥巴马在华盛顿举行的双边会谈后表示,“我们同意,美国和意大利之间的联合行动不仅符合双方的利益,也有利于在过去几十年支持了如此多和平和繁荣的更广泛的跨大西洋关系。”他 称 ,完成TTIP贸易谈判是提振这种关系的一种途径。...
Share: 
12 二月 2016
屠新泉 自2008年升级为峰会机制以来,G20已经成为全球经济治理的首要平台,并已经由最初的危机应急管理机制向真正的全球经济治理机制转型。在这一转型过程中,贸易和投资议题的重要性日益显现。多边贸易体制在G20中的作用最初与抵制贸易保护主义紧密关联,WTO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圆满完成了这一使命。但另一方面,WTO多哈回合迄今仍未成功结束,G20未能提供有力的政治指导也是其中的重要原因。...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