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候选人在第一次辩论中热议贸易问题

3 十月 2016

上周一,希拉里•克林顿和唐纳德•特朗普之间举行了三场总统竞选辩论的第一场,就贸易问题与如何振兴美国经济公开发表各自观点,冲突尖锐。

9月26日的这场辩论持续了90分钟,估计吸引了超过1亿观众观看现场直播。辩论在纽约州的霍夫斯特拉大学举行,由NBC新闻网的Lester Holt主持辩论,主要侧重于三大主题的对决:“实现繁荣;美国的方向;以及保障美国的安全”。

今年的总统大选中,贸易已经突出成为重要论题之一,两党候选人都公开反对奥巴马政府所谈判达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贸易协定。

克林顿夫人作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曾在担任奥巴马总统国务卿期间支持过该协定。她如今已经撤回了支持立场,声称对协定的最终成果有疑虑。特朗普本人却不顾自己共和党中大多数人的意见,坚持反对该协定,这造成了议员们中间在这个问题上的困难的政治气候。不过一些赞成的议员也表示,对于最后的条文有些顾虑。

在经济政策上的对决

虽然两位总统候选人对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总体立场似乎相近,但是,在解决美国经济问题的途径上,有很多地方却显示各自所要采纳的政策的显著差异。

克林顿的总的观点是着重通过投资每个公民和他们的未来,从而达到重振国家经济的目的,这样做可以使美国准备好迎接一个由高端制造业、清洁能源和先进技术定调的时代。

她还高度赞扬小企业在这种新格局中的重要作用,承诺通过投资国家基础设施来创造更多新的工作岗位。这位民主党候选人还承诺创造国内的公平竞争环境,包括给妇女和男性相同的工资水平以及提高国内最低工资。

相反,特朗普的开篇重点更侧重于就业岗位外流带来的危险,反复指责所谓就业岗位流失到了墨西哥和中国。“我们必须阻止我们的工作岗位被偷取。我们必须阻止我们的企业离开美国和解雇员工。”

这位地产大亨还承诺给大企业和小企业实行减税,他把自己的计划与里根总统的政策相提并论,认为他的办法将会使得新老企业都涌向美国。

他表示,“这将是很美妙的事情。企业会进来。他们会立足。他们会扩大。新企业也会启动。我非常期盼这样做。我们必须重新谈判我们的贸易协定,必须停止这些国家从美国窃取我们的公司和工作岗位。”

但是,克林顿警告说,专家们认为她的计划对美国经济的效果比较好,而特朗普的计划会导致成百上千就业岗位的失去,增加数万亿的额外国债,以及可能引发新的经济萧条。

她表示,“我们现在正处于萌发更好经济的当口,但是我们最不应当做的就是回到曾经让我们失败的那些政策上。”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是一个试金石?

虽然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辩论中被反复提及,但是另一个更老的贸易协定也在周一辩论中遭到了猛烈攻击。

今年初,特朗普承诺将坚持与加拿大和墨西哥就1994年生效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重开谈判。他警告说,要是这两个国家拒绝,他将使美国完全退出该协定。(《桥》周报, 2016630

特朗普一再痛斥这份三国协定,认为它对美国经济造成了极大伤害,把工作岗位从美国赶到其他贸易伙伴那去了。特朗普特别把这个责任归咎于希拉里的丈夫,前总统克林顿,因为他在最后批准阶段支持了该协定。

但是,该协定本身确是在克林顿的前任、老布什总统任期内谈判和签署的,并在国会投票时得到了许多共和党议员的支持。

周一,特朗普把NAFTA协定称为“美国有史以来最差的贸易协定”,后来更甚一筹,称其为“全世界可能签署过的最差的贸易协定。”

他的这种论断遭到了克林顿的反驳,认为北美自贸协定得到批准以来,促进了近10年来收入和制造业岗位的增加。

就北美自贸协定如何实际上影响了美国经济、以及是否这些移到海外或者丢失的工作岗位是该贸易协定还是其他因素造成的问题上,他们引用了不同的研究数据。

评估贸易协定 

在周一晚的对决中,特朗普一再将NAFTA与TPP相提并论,尽管这两份协定在政策方法以及商业范围上都非常不同。虽然TPP包括了所有三个NAFTA国家,但是还包括了亚洲和南美的众多签约国,这个集团覆盖了将近全球GDP的40%。

TPP的另一个特点是高雄心水平的规则制定议程,涉及了劳工和环境权利、以及知识产权议题、国有企业和电子商务。

克林顿提到了作为纽约州参议员时的往事,以此为例说明她如果当选的话会如何评估所有贸易协定的益处。

她说,“当我做参议员时,我收到了许多贸易协定,我对他们的评判标准是一视同仁的:是否会给美国创造就业?是否会提高美国的收入?以及他们是否有利于我们的国家安全?”

她特别举出了多米尼加共和国-中美洲自贸协定(CAFTA)的例子,在她看来,这个协定就没能通过以上评估,因此她没有赞成该协定。(《桥》周报, 20163 10

不过,由于得到了许多其他议员的必要支持,上述协定最终还是生效了。CAFTA协定的其他缔约方包括哥斯达黎加、多米尼加共和国、萨尔瓦多、危地马拉、洪都拉斯以及尼加拉瓜。

克林顿还警告把所有美国经济的问题都归咎于贸易,同时承诺会把贸易执法当做自己执政的优先项,包括任命一位“特别检控官”确保美国的贸易伙伴们切实遵循在各种谈判中达成的规则。

克林顿还说,“当我做国务卿的时候,我们提高了美国出口高达30%。我们把对中国的出口提高了50%。所以,我知道如何才能创造新就业和促进那些帮助我们创造了很多新岗位的出口。”

但是,特朗普称克林顿如果赢得11月大选,她将会推动TPP的通过,尽管克林顿本人一再承诺不会这样做。

他说,“你本来是完全赞成TPP的。只不过你听见我这么说,这个协定怎么怎么差,于是你也这么说了。我不跟你争这个,但是你知道一旦你赢得选举,你肯定会批准这个协定,这个协定和NAFTA一样差。没有什么比NAFTA更差了。”

克林顿反驳说这种说法不准确,因为当她看到TPP的最后文本后,她就已经不再支持该协定了。 

清洁能源

在周一晚的辩论中,两位总统候选人还在能源政策、以及奥巴马政府当前对该领域的立场上公开了意见冲突。

克林顿赞许开发和部署清洁能源是创造增长和就业的方式,这也是在7月通过的民主党党纲中的一部分。(《桥》周报, 2016728

她说,“某个国家将成为21世纪的清洁能源超级大国”,认为美国应当是这个领域的国内国际领导者。

她说,“我们可以再部署50万个太阳能板。我们有足够的清洁能源来给每个家庭提供电力。我们可以建造一个新的现代化电网。这将提供很多就业机会;也会带来很多新的经济活动。”

克林顿还提出了特朗普过去曾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发表的言论,称气候变化是中国支持的一个“恶作剧”。特朗普在周一辩论中不顾事实证据,对此进行了否认。特朗普还谴责克林顿对投资太阳能的兴趣,认为政府支持太阳能企业已经导致了“一场灾难”——暗指2011年Solyndra公司虽然接受了大量国家援助仍然倒闭的事件。(《桥》周报, 20111019

特朗普说,“我相信各种形式的能源,但是我们却正在让很多人失去工作。我们的能源政策是一个灾难。我们的国家正在能源和偿还债务中失去很多东西。” 

下一步

这两党的候选人计划在11月8日大选日之前还要进行两场辩论。下一场辩论将于10月9日在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举行,第三场也是最后一场辩论将在拉斯维加斯的内华达大学举行。

副总统候选人的辩论也将于10月4日在弗吉尼亚州的朗伍德大学举行一次。

 

ICTSD报道;纽约时报,2016年9月27日,“第一场辩论的笔录”;华盛顿邮报,2016年5月9日,“历史教训:比民主党更多的共和党人曾支持NAFTA协定”;NPR,2016年9月26日,“情况审查:特朗普和克林顿的首次辩论”

19 六月 2017
6月9日,联合国海洋会议结束,政府领导和代表们通过了“行动呼吁”,旨在支持国际努力来保护世界海洋和海洋资源,包括解决导致过度捕捞和产能过剩的渔业补贴。 6月5-9日在联合国纽约总部的此次会议被广泛认为是个标志性的会议,来自各级政府和利益相关方代表数千人参加了会议。 此次会议的完整名称是;联合国支持落实可持续发展目标(SDG)第14项目标。该目标是大约2年前在纽约通过的。...
Share: 
26 六月 2017
上周,贸易谈判人员继续工作试图起草新的关于渔业补贴的WTO规则,审议了两个提案,并讨论了未来协定中如何使用争端解决机制和通报义务。 6月14-16日在WTO日内瓦总部召开的若干会议是系列会议最近的一次, 讨论了新提交的或者是更新版本的提案,并对一些特定议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谈判人员试图在WTO十一届部长会议(MC11)上达成协定,该会议计划于12月10-13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