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准备下一步贸易政策,中美元首会晤结果好于预期

10 四月 2017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签署两个与贸易有关的行政命令,前者关于贸易逆差数据,后者是加强边境上的关税征收。4月6日和7日,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会谈,如所预期,双方讨论了贸易问题。

于今年1月就任的特朗普,在大选期间把贸易作为一个主要议题,承诺对那些“不公平”对待美国的国家采取行动。入主白宫后,他命令美国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中退出。据称,他的政府正在准备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并审查与其他国家进行双边贸易谈判。 (《桥周报》, 2017年2月2日 2017年2月9日)

贸易行政命令

特朗普在3月31日签发的第一个贸易有关的行政命令 聚焦在如何决定美国与贸易伙伴之间贸易逆差的程度和原因,包括所指责的不公平贸易措施,从而为贸易决策者提供相关数据来开展相关的工作,比如贸易谈判。

该行政命令说,“过去很多年,美国没有从诸多国际贸易协定和参加世界贸易组织(WTO)中获得充分的收益”。

在提出一系列关切之后,该行政命令随后委派多个美国政府机构的一把手制定一个“关于大额贸易逆差的综合报告”,并单独列出“在2016年与美国有大额货物贸易逆差的”贸易伙伴名单。

随后列出了应该在报告中评估的一系列问题,包括逆差背后的原因以及对美国增长和就业的影响。报告应当在90天内完成。

负责准备这份报告的有美国贸易代表(USTR)和商务部长,并将寻求国务卿、财政部、国防部、农业部和国土安全部的意见。如果需要,这两位领衔的贸易官员也将向其他的机构和利益相关方寻求信息。

特朗普提名的美国贸易代表 Robert Lighthizer仍然在等待参议院的确认。上个月,特在参议院财经委员会接受了确认听证会。 (《桥周报》, 2017年3月16日)

美国商务部长Wilbur Ross在4月4日 金融时报 撰文,支持进行这样的分析,认为分析结果将有助于美国领导人“采取可以有力的、合理的行动来纠正任何异常行为”。

Ross提到的领域包括,非关税壁垒的作用,违反知识产权,非市场经济,钢铁和铝材行业的产能过剩,无效的贸易协定和糟糕的执行,货币政策,资本流动,以及WTO条文和法律“解释”的“不对称性”。

谈到这个行政命令,Ross在该文中写道,“这些行动将执行总统给我的最新的关于其贸易政策的指令,‘所有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应当拼写为N-A-F-F-T-A(北美自由和公平贸易协定)’”。新的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Peter Navarro也对该文章的准备做了贡献。

3月31日特朗普签署的另一个 行政命令 旨在收集反倾销和反补贴税的信息。反倾销税是解决外国厂家以低于其国内“正常价值”的价格在海外销售的问题,反补贴则是解决外国政府对其厂家提供不公平补贴的问题。

该行政命令指示美国国土安全部来负责,会同商务部和海关,在未来三个月提出一个计划,要求那些“对美国财政收入带来风险的”进口商购买政府债券或者其他替代品作为反倾销和反补贴“责任”的一种保证。“这些进口商的名单将由美国海关官员的风险评估来确定。

该行政命令也要求国土安全部、海关和边境保护部,在未来三个月制定一个系统,解决那些“违反”美国贸易和海关法律的问题。

习近平访美

4月6-7日,中美两国元首在美国佛罗里达海湖花园进行了举世瞩目的会晤。这是特朗普和习近平的首次见面,讨论了贸易、北朝鲜等问题。

在此次会晤之前,特朗普接受英国 金融时报 采访时,特朗普说他对中国有“很大的尊敬”,并说“如果我们能做一些戏剧性的对两国都有益的事情,我不会感到吃惊。我希望如此。”

在回应如何减少对华贸易逆差的问题时,特朗普说他向中国传递一个信息,“如果我们继续目前的不公平的安排,我们不能继续进行贸易。这是不公平的协定。”他还说,他不会在现阶段与中国领导人讨论关税的事情。

在特朗普提出的诸多贸易言论中,无论在竞选期间还是在入住白宫之后,一个热点就是批评中国的不公平贸易做法,并指责中国操纵其汇率来获得出口优势。

在接受金融时报的采访时,特朗普认为中国在货币操纵方式是“世界冠军”,并指出过去的美国政府“门都没找到。我知道。”

以为白宫高级官员在此次峰会之前的一个 背景吹风会 上说,“这的确是一个机会,两国领导人之间可以相互交流各自优先事项,并探讨美中双边关系前进的方向。”

上周末的元首会晤进展顺利,似乎没有出现任何大的冲突或者不快。会晤后,两国元首虽然没有发表正式的联合声明,但是都做了非常积极的评价。特朗普说,这次会晤使得美国的“对华关系取得了巨大的进展”。在周六的推特中,特朗普写道,“非常荣幸在美国接待我们的客人来自中国的习近平主席和彭丽媛女士。巨大的进展……形成了良好意愿和友谊。但是关于贸易,只有时间可以告诉我们。”

会谈中,中国主席习近平强调了中美关系向前发展可以两国人民,共同承担世界和平稳定繁荣的历史责任。习提到了贸易、军事、执法、网络安全、人文交流等。在谈到贸易问题是,习近平指出中国经济保持良好发展势头,中美加强经贸合作前景广阔,双方要抓住机遇。中方欢迎美方参与一带一路框架内的合作。会晤后,习近平也肯定与特朗普建立了良好的工作关系和友谊。

两国元首还同意搭建两国高层之间的全面经济合作对话机制和外交安全对话机制。根据美国财政部长Steve Mnuchin的说法,两国将在100天内达成一个可以使中美贸易更加平衡的协议。

ICTSD 报道; 纽约时报,2017年4月8日,“特朗普:在改善美中贸易方面,‘只有时间可以告诉我们’”;路透社,2017年4月4日,“美国企业希望元首会晤采取行动,而不是贸易战”;金融时报,2017年4月4日,“特朗普将是贸易再次公平”;路透社,2017年3月30日,“特朗普寻求关税‘快照’,以及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关税平等”;金融时报,2017年4月2日,“特朗普用他自己的话说”。

7 四月 2017
本周,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会见中国主席习近平,这对全球经济和两位领导人的政治生涯都十分关键。 特朗普有大约一年的时间、在2018年国会中期选举之前来降低贸易逆差、增加就业岗位。如果他做不到的话,选民们会抱怨,共和党也将失去在国会的多数席位和控制权。 与此同时,虽然习近平将在今年年底党的十九大上连任,但是仍然需要证明其掌控国际事务的能力以巩固其地位。今年年初,在特朗普宣誓就职之前三天,...
Share: 
10 四月 2017
很多人担忧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威胁的惩罚性关税将引发全球对美国贸易的反冲,包括在世界贸易组织中对美国提起大量的成功诉讼,因而敦促新总统支持共和党人正在大力推动尝试颁布的边境调节税(代替惩罚性关税)。 Paul Ryan表示,相对于用关税来反击其他国家所谓的不公平贸易做法,将边界调整作为企业税收改革的一部分是一种更好的做法。他预见这种替代做法会在不引起贸易战争的情况下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