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习近平峰会能取得成功需要做的三件事

7 四月 2017

本周,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会见中国主席习近平,这对全球经济和两位领导人的政治生涯都十分关键。

特朗普有大约一年的时间、在2018年国会中期选举之前来降低贸易逆差、增加就业岗位。如果他做不到的话,选民们会抱怨,共和党也将失去在国会的多数席位和控制权。

与此同时,虽然习近平将在今年年底党的十九大上连任,但是仍然需要证明其掌控国际事务的能力以巩固其地位。今年年初,在特朗普宣誓就职之前三天,习近平在达沃斯的演讲中捍卫经济全球化很有说服力。

此次双边会谈的重要性远远超过对各自政治生涯的影响。会谈的成功将是未来十年全球经济的开发、公平和可持续的前提条件,因为从2014-2016年的数据看,中美两个国家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达到52%,超过其他所有的国家的总和。

尽管特朗普在其竞选期间抨击中国,并在最近的推特上说这次会谈将是“十分困难的”,但是仍然有迹象表明这个会谈可以取得成功。同意在特朗普就任100天内举行会谈,表明两位领导人有意愿避免最坏的情形,并认识到只有对方才能帮助实现各自的目标。

 在此背景下,我建议习近平和特朗普在第一次握手之前牢记三个原则。

第一,谦卑和相互鼓励。

傲慢将伤害任何工作会谈或友谊。应当谦卑,并欣赏对方。尽管特朗普政府起步坎坷,习近平可以赞赏对方一些早期成绩,比如对扩大就业和更新基础设施的重视。

特朗普对贸易问题提出的解决方案或许会产生不良后果,但是他指出的问题对于讨论全球化未来方向是中肯的,比如包容性问题,以及如何定义自由和公平的贸易。

特朗普也有理由赞赏习近平的成就,包括反腐败,就任以来每年减少1000万贫困人口,金融危机后经济软着陆,供给侧改革和旨在重振欧亚大陆丝绸之路的一带一路倡议。

第二,认真的评估黑暗议程,并把它拿下桌面。

在竞选期间,特朗普说一些国家,包括中国,用不公平的贸易措施和汇率操纵“掠夺美国经济”,并承诺要对所有来自中国的产品征收45%的关税。他入主白宫之后,中国和美国两国内部都警告贸易战将带来巨大的损害。

一个主要的观点是,贸易战会让中国和美国两败俱伤。中国可以采取的直接报复性措施包括:取消购买波音飞机的订单,停止进口美国的农产品,限制或停止中国人赴美旅游,甚至拒绝向美国知识产权持有人支付数十亿美元的许可费。

对中国产品征收高额关税也会产生间接的影响。比如,如果美国消费者被迫购买美国国内生产或者从其他国家进口的更贵的产品,那么他们只有更少的钱来消费服务,这将打击美国国内服务行业的就业。因此,贸易战这个选项应当从桌面上拿下去,只能作为最后一招。

如果我们从全球层面看,美国发动贸易战的代价就更高。从就业、消费、制造业(包括服务业和制造业)、美元支配性地位等各个角度看,美国都是现有的国际经济框架的巨大的受益者。除非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美国不会冒着风险打碎现有的世界贸易体系。

第三,聚焦在积极的议程。

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如果特朗普能在两年的时间内把逆差降低20-30%,那将是一个很大的成绩。如果中国愿意帮助,找到一个降低对华贸易逆差、增加美国就业的积极议程并不是那么的困难。

这个积极议程可以包括一些传统的办法,比如增加从美国的进口。其实,中国一直呼吁美国放松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的严格管制。既然特朗普反对克林顿政府和奥巴马政府的很多做法,他或许可以努力在这个领域做点工作,那不仅将缩小贸易逆差,而且可以在本土增加新的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工作岗位。

如果进口美国的高科技产品之外,中国也可以增加橙子、木材、牛肉和猪肉的进口。但是,与进口高科技产品相比,这些进口的金额对于改变贸易逆差贡献有限。

另一个方法,就是减少对美国的出口。中国可以在一个约定的期间、就美国市场敏感度高的产品采取自愿出口控制或者价格上限的措施,比如说钢铁和汽车产品。

除此之外,两国还有很多新的领域可以合作。第一件事两国领导人可以做的是把美国的服务顺差重新放回统计数据里,特别是很多美国企业知识产权收益目前都是流入欧洲而不是美国。

比如,一个32G的Iphone手机基本的制造成本(BOM)不到225美元,但是销售价格是649美元。其中,制造业的成本金额属于美国的货物贸易逆差,但是知识产权收益并没有列为美国服务贸易的顺差,因为Iphone的知识产权收益没有返回美国,而是留到了爱尔兰。很多有大量知识产权的美国公司都采取这个做法。

特朗普可以采取新的税收政策把这部分的收入拉回美国,可谓“一石二鸟”:既增加了对华服务贸易顺差,又增加美国政府的税收收入。

第二个新的领域是能源合作。根据IHS公司的研究数据,美国页岩气行业可以支持330万就业岗位,并减少164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这为中美双赢合作提供了巨大的空间。中美可以采取以下步骤:中国可增加从美国进口原油和石油制品;中国可增加进口美国能源公司的技术和服务;中国可逐步开放进口液化天然气;中国也可以为美国能源基础设施和运输提供融资,比如在美国一些州有三分之一的天然气被浪费了,因为没有现代化的运输基础设施;美国可以允许中国制造的船只或者中美联合运营的船只在美国国内港口之间运输油气,因为目前美国的港口和效率较低。

第三个领域是增加中国在美国的制造业投资。很多中国投资者都以为美国的制造业成本很高,而事实上,美国的制造业成本在所有发达国家中是最低的,而且只比中国高5%左右,主要是因为美国劳动力成本高于中国(资料来源:波士顿视角公司的研究报告:主要出口国家平均制造业成本结构与美国的比较,2015年数据)。美国的电价只有中国的一半,而天然气价格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这对于钢铁和玻璃等高能耗的制造行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特朗普和习近平可以一起努力吸引中国投资者在美国设立制造业基地,这可以是相互获益的。

此外,习近平和特朗普在维护世界贸易组织(WTO)协定的国际经济法治方面有共同的利益。规则并不完美,需要新的谈判来修订,或者由法官和律师们来解释。

“使美国再次伟大”或者“实现中国梦”,最不想要的是丛林法则。因此,习近平和特朗普或许希望委派一个能手带领他们常驻WTO的使团,紧密磋商,从而带领这个体制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最近一期《经济学人》杂志封面写道,“入主白宫70天,特朗普深陷泥潭”。特朗普本周与习近平的会谈或许是一个机会,把自己从泥潭里面拉出来。

TAG: 
中国, 美国
20 五月 2016
欧盟委员会确认将在六月份向欧盟理事会提交欧盟与加拿大的贸易协定,尽管该协定是否能获得批准的问题持续的遭到质疑。 这个新闻来自于欧盟贸易部长会议。此次布鲁塞尔会议是在欧盟理事会下召开了,也讨论了欧盟与美国的贸易协定,包括可持续影响的评估。 与加拿大的 “ 混合协定 ” ? 欧盟和加拿大在2014年结束双边贸易协定,即全面经济和贸易协定(CETA)。谈判历时六年之久。 尽管谈判本身已经是历经艰险,...
Share: 
27 五月 2016
世界贸易组织(WTO)上周举办了一个听证会,讨论美国华盛顿州提供给航空巨头波音公司的税收优惠是否违反WTO的规则。 欧盟指出,华盛顿州不公平的补贴了波音公司,该州使用了当地成分要求作为条件,这是WTO规则所禁止的。据估计,政府的支持价值约90亿美元,因而是民用航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补贴。 欧盟在2014年12月提出磋商请求 ( DS487 ),这是WTO争端解决的第一步。...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