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参议院批准与中国的贸易协定

13 十一月 2015

澳大利亚参议院在11月9日批准了中澳自贸协定的实施立法,克服了澳大利亚在协定批准过程中的最后障碍。

 

长达10年的贸易协定谈判于去年11月完成,今年6月双方都签署了协定。(《桥》周报英文版,2014年11月20日;《桥》周报, 2015年06月26日

 

本周初参议院通过的两项立法是(中澳自贸协定)海关修订案和(中澳自贸协定)海关关税修订案,均已在上个月得到了众议院的批准。

 

这两项法案将允许满足贸易协定原产国规则的货物以现有海关关税的优惠待遇进入澳大利亚,在协定中还规定了澳大利亚的关税承诺。

 

这个消息是在关于此项双边协定进行数月的争执之后传出的,特别是关于是否需要在协定中或者在澳大利亚法律中对国内工人进行额外的劳动力市场保护的问题上争议颇多。

 

澳大利亚的两个主要政党(执政的自由党和反对党工党)最终在10月份达成了一项协定,修改或者澄清该国的移民政策,以应对一些顾虑,但并不会修改自贸协定本身。(《桥》周报,2015年09月11日2015年10月23日

 

根据澳大利亚贸易部长Andrew Robb的说法,与工党达成一致的那些修改协议将很快到达执行理事会进行签署。

 

外交和贸易部部长Peter Varghese表示,接下来,中澳自贸协定“有潜力支撑澳大利亚未来的繁荣,”他还说,“这份协定对澳大利亚而言是一份相当好的协定,也是中国迄今与任何其他贸易伙伴都未曾给过的最好协定。”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货物和服务出口市场,双边贸易在2013-14年度达到将近1600亿澳元。Peter Varghese部长表示,全世界争取中国企业的竞争即使是在中国经济放慢增长的时候仍会加剧,他强调,与亚洲强国中国之间签订自贸协定所带来的福音已经临到新西兰。

 

Peter Varghese部长在澳大利亚经济发展委员会所做的讲话中指出,“如果我们能够充分利用中国正在经历的变化带来的优势,那么现在我们必须尽全力进一步整合我们的经济,增强双向的贸易和投资增长。”其他澳大利亚官员,比如内阁大臣Arthur Sinodinos表示,中澳自贸协定是“两个高度互补的经济体之间的一个全面协定”。

 

中澳自贸协定有许多条款,会导致取消或者减少关税的数量,比如对出口到中国的澳大利亚牛肉和奶制品的关税,以及医药等澳大利亚制造业商品,以及各种能源产品。中国还同意给予许多服务业更优的市场准入,澳大利亚官员指出,只是中国迄今为止在自贸协定中所同意给出的最好市场准入条件。

 

下一步

 

在两国完成国内批准程序之后,自贸协定将在30天内生效,除非另有协议。Robb在周一,“协定在今年生效将带来第一轮关税的立即削减,第二轮削减在2016年进行,这使得与中国签订协定带来的益处能很快流向澳大利亚的出口商和消费者。”

 

Robb表示,澳大利亚在一个月以前与中、日、韩结束了自贸协定谈判,这将与12国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一起,对澳大利亚在后采矿时期的经济发展“做出实质性的贡献”。根据国际经济中心的报告显示,澳大利亚与中日韩的自贸协定将在2016年到2035年之间为澳大利亚的GDP增加244亿澳元。(《桥》周报,2015年10月09日

 

ICTSD报道;澳大利亚奶农报,2015年11月10日,“中国自贸协定在参议院获通过”;星空新闻台,2015年11月10日,“中澳自贸协定在参议院获通过”;上海日报,2015年11月10日,“澳大利亚同意中国的贸易协定”;卫报,2015年10月21日,“工党和自由党联盟达成关于中澳自贸协定的一致意见”。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29 五月 2017
上周在越南首都河内召开了若干部长级会议,讨论亚太地区多个贸易有关倡议的前景。 由21个经济体组成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举行了贸易部长会议。会议是罗伯特·莱特希泽得到参议院确认作为美国贸易谈判代表之后的第一次会议。(《桥周报》, 2017年5月18日 ) 据报告,河内会议上亚太各经济体讨论了保护主义、如何定义自由和公平贸易、以及贸易扭曲的来源等议题,...
Share: 
5 六月 2017
七国集团领导人于5月26-27日在意大利西西里岛小镇陶尔米纳会谈,热点议题包括贸易、不平等、全球经济和气候变化。 今年七国集团主席国是意大利,主题是“构建更新的信任基础”。 根据 今年主席国的观点,公众对“他们的政府在解决他们日常生活问题的能力”表示越来越多的不满和怀疑,他们要求政府重新审视政策措施,从而更好的为选民服务。 这个错综复杂的背景,...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