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委员会发布一整套能源方案,呼吁更强有力的能源效率目标

5 十二月 2016

11月30日星期三,欧盟委员会发布了一整套气候和能源方案,目标是支持向更清洁能源经济的更快速转型。

这份备受期待的法律方案被称为“为所有欧洲人的清洁能源”,它由众多议题组组成,涵盖从能源效率到提高可再生能源的规则框架。其他的方面包括欧盟能源同盟的治理和欧盟电力市场的规则。

公布这份方案的欧盟委员会官员们称赞该方案对于提高28个成员国内消费者的选择所具有的价值,以及方案对于激励对低碳技术的更大投资和支持欧盟实现联合国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中所做承诺的潜力。巴黎协定现已经生效。(《桥》周报,2016年11月20日

欧盟已经设定了一个整体目标,即到2030年,在1990年的基础之上大幅削减排放40%。

欧盟委员会能源同盟的副主席Maroš Šefčovič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些措施将使所有欧洲公民和企业具备手段,最大限度地从清洁能源转型中受益。”

在宣布启动方案的时候,欧盟气候行动和能源委员Miguel Arias Cañete赞誉这些方案具有激励更新发展及使用对气候更加友好技术的潜力。

这位欧盟气候和能源最高官员表示,“欧洲正处在清洁能源革命的边缘。我们的方案为新技术提供了强有力的市场拉动力,为投资者设定了正确的条件,能够增强消费者的能力,使得能源市场更好运转,以及帮助我们实现我们的气候目标。”

能源效率目标,可再生能源

在周三宣布的各项显著进展中,有一项方案是欧盟的执行机构制定的,关于在全欧盟范围内根据新的“能源高效指导方针”实施一项有约束性的30%能源效率目标,此外还有其他多个效率有关的措施。

专家们认为,能源效率是在实现气候目标和降低能源进口需求方面非常有价值的一个组成方面。

委员会官员们解释说,推动这项有约束性的目标本意是要帮助确保投资气候变得更加有预期性。覆盖欧盟范围的目标并不包括国家层面的承诺,委员会与成员国进行协调和讨论各国如何继续努力以实现这些承诺。根据来自欧盟委员会的一项技术备忘录,他们还可能规定,如果单个成员国的努力不足,会采取什么具体的额外措施和建议。

Cañete表示,“我尤其骄傲的是,这个有约束性的30%的能源效率目标,因为它将减少我们对能源进口的依赖,创造就业并且削减更多的排放。”

欧盟委员会早前已经支持过到2030年实现30%能源效率这个目标。但是,在与其他欧盟立法机构协商之后,后来这个目标被下调到只具有指导意义的27%。(《桥》周报,2014年1月23日, 2014年7月31日2014年10月30日

除了推进30%能源效率这个目标之外,欧盟委员会还倡导更多的能源高效的房屋设计;更有效率地遵守更清洁商标;以及促进更多公私部门对所谓“智慧型房屋”的支持,这种智慧型房屋可以自动地调节制冷、制热、照明和其他系统。

周三公布的欧盟方案还有一个目的是为可再生能源创造更好的投资气候。这方面采取的步骤包括建议各个欧盟国家在他们设定“支持机制”和建立规则框架时可使用的原则,比如通过给可再生能源项目提供更便利的发放许可证程序。

欧盟现有的可再生能源目标是到2030年实现在整个能源组成中27%能源份额。

其他计划中的改动包括促进国家层面使可再生能源用于取暖和制冷这一转型的努力。委员会还推动了一项要求,即要求交通用油的供应商更多地使用“先进的生物燃料”和其他可再生能源资源,同时限制在实现欧盟整体的可再生能源目标中对那些较为有争议的、以粮食为基础的“第一代”生物燃料的使用程度。

此外,欧盟将使用2020年国家层面的可再生能源目标作为2021-2030年间最低限度的国家标准。欧盟范围可再生能源目标是20%,而各成员国的目标在10%到49%之间不等。

能源同盟的治理

周三方案集中包括了一条规定,将有助于支持“能源同盟治理”——换言之,通过在欧盟层面和成员国层面采取步骤来对计划中的能源同盟进行管理。

这将包括使欧盟的成员国以服务能源同盟整体需要为目标,各自制定关于气候和能源的10年计划。这个过程设想在未来数年会有一系列的步骤,从2018年开始对草案计划进行审议和提供反馈,此后从2021年开始每两年根据所期望的进展对计划进行更新。

欧盟已经在2015年2月发布了一份能源同盟的早期“蓝图”,同时发布的还有欧盟在新的巴黎协定下准备实现的气候承诺。(《桥》周报,2015年2月26日

能力机制

另一部分的方案针对的是电力市场的设计,包括采用更多的可再生能源,以及如何解决一些欧盟成员国目前对所谓“能力机制”的使用问题。这些机制是用来帮助支持电力生产商,使他们能够在需要的时候提供储存电力,因此限制了潜在的断电的风险和确保了能源的安全供应。

这方面的例子包括鼓励对电力发电能力投资的招标;付钱使发电厂上网以便在紧急的时候能够使用;或者设定行政价格,使得发电厂能够在需求高峰的时候有能力提供电力。

委员会的官员们在周三的发布会之前审议了这些机制,提出了一些问题,这些措施会如何影响到欧盟的单一市场或者因为这个限制消极地影响跨境贸易中的贸易流。他们的结论是提供了一些建议,目的是通过体制性的市场改革使这些机制逐步被淘汰;防止最污染的发电厂利用这些措施;以及呼吁这些现有机制对所有欧盟成员国的供应商都开放。

欧盟竞争委员会委员Margrethe Vestager表示,“能力机制需要解决市场中的一个问题,要对所有技术和其他欧盟国家的运营商开放。他们不能是对特定技术提供暗箱操作式的补贴,比如化石石油,也不能对电力消费者产生过高的价格。”

Cañete 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到关于“能力机制”的辩论时表示,“我们不会直接或者间接地支持化石石油。”他确认,委员会的目标是“实质性地(限制)成员国对能力机制的使用,比如说,采取高环境标准。”

各方反应

这份法律文件引起了很多环境团体的反响,许多团体鼓励这项举措,也呼吁有更多的步骤来确保政策连续性和寻求更大的能源效率收效。

比如,一些团体提出的一个问题是,这些计划中的改变将如何影响到欧盟旗舰性的排放较体系(ETS),该体系现正在2013-2020年的“第三阶段”。目前正在致力于修改第四阶段的碳交易机制,将从2020年开始。

这些排放交易体系改革方案的目的是,特别要解决一些挑战,比如碳排放许可权配额过多,以及相关的问题。专家们认为,这些配额导致排放权价格过低,完全不能刺激低碳技术的投资和远离较污染性行业的目标。

国际排放交易协会(IETA)指出,“虽然我们很高兴,欧盟委员会推出了这些方案,为下个10年制定了更新现有的规则,但是我们相信应当把注意力更多地用于确保新方案之间能更好地相互协调,能与欧盟排放交易体系ETS更好地协调。”

世界自然基金会欧洲部(WWF Europe)等组织也已经呼吁更严厉的能源效率目标——建议40%的能源效率目标才可能产生重大的消费者健康收益。其他的团体,比如交通与环境组织和乐施会(Oxfam),也认为,欧盟应当采取更多的行动来削减基于粮食的生物燃料的使用,强调背后的环境和其他顾虑因素。

下一步

这些方案将需要经过欧盟立法系统的一些步骤才能得到批准。委员会表示,这些方案以及过去两年中公布的早期方案,应当在欧盟理事会和欧洲议会中“作为优先项来得到处理”。

还不十分清楚这个过程会需要多长时间,以及要获得批准还需要什么修改。比如,欧盟议会早前的呼吁是把能源效率目标设为提高40%,而不是周三这份文件宣布的30%。

ICTSD报道;2016年11月28日,气候之间,“欧盟发布最新的气候能源立法草案”;路透社,2016年11月28日,“独家:欧盟将在电力储备补贴中附加二氧化碳限制”;路透社,2016年11月30日,“欧盟揭晓电力市场改革以提振可再生能源”;路透社,2016年11月30日,“欧盟揭晓电力市场改革和能源效率目标”。

31 一月 2017
1月20日星期五,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在瑞士达沃斯落下帷幕,几天的高级别演讲和会议主要着眼于如何应对大众对全球化的抵制和日趋高涨的重商主义压力造成的恐惧等议题。 此次高层会议的前几天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时任副总统拜登均发表了演讲,以不同的方式强调了加强国际合作以及应对全球化负面影响的重要性,反对退出全球化。(《桥周报》, 2017年1月19日 ) 后面几天的会议中,英国首相特丽莎梅,...
Share: 
8 二月 2017
根据欧盟委员会在2月1日星期三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强烈信号表明其将会实现2020年可再生能源目标。 欧盟28国集团的2020年 目标 包括了一项约束性承诺,即到2020年时实现能源使用的20%来自于可再生能源。在这个背景下,每个成员国也制定了其各自的国内目标以及相关的国家行动计划。 本周欧盟委员会的报告题为“关于能源联盟状况的第二次报告”,其中还指出,28国集团正朝着实现另一项目标迈进:即,...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