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和英国领导人试图找到可能的前进路径

1 七月 2016
欧盟28国领导人在周二举行会谈,在上周英国民众公投表决退出欧盟之后,试图厘清欧盟与英国关系未来的走向。但是,前面的道路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事态每个小时都有新的变化。
 
6月28日的欧盟理事会会议是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举行的,这也是英国首相卡梅伦最后一次参加这类峰会,他的在公投结果后宣布最晚在今年10月离开首相岗位。
 
虽然理事会决定主要讨论英国退出的投票结果,并且包括卡梅伦参会,但是在会议第二天,把英国排除在外,27个成员举行了一个非正式会议,讨论欧盟的未来。
 
欧盟理事会主席Donald Tusk在28日晚上说,“尊重英国人民的意愿,我们都承认有序的退出程序符合每个人的利益,特别是英国的利益。”
 
卡梅伦在周二再次确认 , 决定何时启动里斯本条约的第50条(该条列出了一个欧盟成员如何退出欧盟)将是他继任者的工作,尽管有些其他欧盟成员呼吁立即启动这个程序。
 
这位即将离任的首相说,“我们能以中立的方式探讨所有不同的可能性,分析成本和收益,但是将由下一任英国首相和英国内阁来决定正确的方法和正确的谈判结果。”
 
就这个议题,欧盟理事会主席Tusk说,“领导人们理解现在需要一些时间先在英国内部来解决这个问题,”与此同时,他们也需要英国方面提供一些细节,关于英国的目标和接下来的步骤。
 
欧盟领导人:没有非正式的谈判
 
根据50条,退出欧盟首先需要通报欧盟理事会,从而启动一系列的退出谈判。最后的谈判文件有理事会完成,以“有效多数”得到欧盟议会的批准。使用这一条,有两年的时间来谈判,但是这个期限可以延长,如果各方都同意的话。
 
从现在到那时,欧盟层面的领导人和各国领导人都排除了与英国政府进行非正式谈判的可能性,坚持任何此类谈判都应当在50条的框架下以正式会议的形式进行。
 
此外,他们坚持,既然英国民众的多数支持退出,那么他们的意愿应当受到尊重。这个观点是针对一些猜测,说英国政府可能就这个题目再举行一次公投,或者设法绕开这个结果,因为这个公投只是咨询性质的,而没有法律约束力。
 
欧盟委员会主席Jean-Claude Juncker 在周二的欧盟议会发言中说,“我对英国的投票结果感到伤心,这不是秘密。这不是多愁伤感,而是发自心底的。我多么的希望英国永远在我们这边,和我们在一起。但是,它决定站在另一边。我们必须接受带来的后果。”
 
同时,二月份达成的关于修改英国和欧盟关系的协定也无效, 欧盟领导人确认不可能再进行谈判。当时的协定是卡梅伦努力达成的,试图确保英国民众投票留在欧盟,而且协定只能在选择留在欧盟的条件下方能有效。 (《桥周报》, 2016年2月25日) 
 
公投的经济和金融冲击迅雷不及掩耳,英镑一度跌至30年来的最低水平,人们担忧英国可能面临经济衰退和失业。关于该国领导人将如何应对当前形势缺乏确定性,激起很多担忧和批评,对长期影响的恐惧不仅是对世界经济,而且也影响国际政策和决策过程。
 
金融部门高级别官员因此呼吁采取所有必要步骤来尽快的限制市场跌落。
 
有关贸易的问题
 
最大的关切之一是英国的对外贸易关系,如果援引了第50条,英国将如何谈判和欧盟单一市场之间的关系,对英国WTO成员地位的影响如何,如何参与欧盟与第三国的贸易协定,以及参与正在进行或者计划中的未来的贸易投资安排。
 
一位日内瓦的贸易官员对《桥》周刊说,“目前这个阶段,问题比答案多得多。”另一位官员说,目前的情况是“一团糟”。
 
关于单一市场,促进货物、服务、资本、人员在欧盟境内的自由流动,德国总理默克尔已经警告说,如果英国想要保持获得进入欧盟市场,英国不能“像摘樱桃那样”只挑选自己喜欢的东西。
 
默克尔的上述评论是针对一些“脱离欧盟”阵营的观点,比如英国的政客Boris Johnson 认为,在限制移民的同时进入欧盟市场仍然是可能的。
 
周三进行的欧盟成员非正式会议确认的默克尔的观点,强调如果英国想要进入欧盟单一市场,那么英国需要接受“所有的四个自由”,即货物、服务、资本和人员的自由流动。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失去欧盟单一市场可能是英国退出欧盟最大的损失之一,当然这仍然取决于退出谈判的进程。
 
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主任Robin Niblett在他的 博客 文章中说,“为了防止经济下滑和民众的失望,英国在与欧盟谈判退出事宜时应尽可能的获得进入欧盟单一市场的优惠条件,”但是不管最后达成什么成果,都不及目前的框架。
 
在WTO问题上,所有的欧盟成员都是WTO成员,再加上欧盟作为一个额外的成员代表欧盟整体谈判。分析人士说,由于一系列技术原因,如何把英国的承诺从欧盟的承诺中分别出来将可能十分麻烦。
 
在投票结果正式公布后,WTO总干事阿泽维多说,该机构“准备好与英国和欧盟一起工作,尽所能协助他们。”
 
同时,欧盟国家的贸易官员表示,将试图澄清如何与一个非欧盟成员的英国进行谈判。
 
在贸易圈里的另一问题是,退出欧盟对跨大西洋贸易投资协定(TTIP)谈判的影响,该协定谈判是欧盟与美国在2013开始的。
 
在英国退出欧盟公投之前,美国官员表示他们近期不会 感兴趣和一个单独的国家谈判双边协定,因为当前的方法是优先与一组国家谈判。 (《桥周报》, 2016年4月28日)
 
公投结果宣布后,美国贸易代表Michael Froman强调贸易和投资在美国与欧盟总体以及与英国单个国家之间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但是,这位美国高官没有阐述英国退出欧盟将如何影响TTIP谈判,仅仅确认支持这个协定的“经济和战略意义”至为重要,美国正在考虑下一步。
 
他说 ,“我们正在评估英国的决定对TTIP的影响,期待与欧盟和英国持续的接触。”
 
Froman 本周与欧盟贸易委员Cecilia Malmström 会谈讨论TTIP的进展。欧盟贸易委员说 , 虽然目前的局势是“前所未有的”,欧盟在贸易政策方向上仍然是“统一的”,并保证在一系列前沿议题上取得进展,包括TTIP谈判以及批准与加拿大的贸易投资协定。
 
欧盟贸易委员Malmström在大西洋理事会演讲后的一天,澄清说英国将和其他欧盟成员一起参加TTIP谈判,只有等到英国完成从欧盟退出的过程,英国的参与才停止。
 
她说,“正式的退出谈判是非常技术性的,完成这个退出谈判之后,再考虑欧盟和英国关系的未来。”
 
欧盟和加拿大官员也说,加拿大欧盟的综合经济和贸易协定(CETA)将按照既定计划推进。
 
加拿大贸易部长Chrystia Freeland在接受CBC新闻采访时说,“对我来说,很可能在启动50条之前,CETA已经签署并且审批通过了。很有可能,在英国还在欧盟期间,该协定就能生效。”
 
一些官员,包括德国驻加拿大大使Werner Wnendt说,英国将和加拿大达成他们自己的协定,但是协定将是什么内容尚不清楚。至少将部分的取决于英国和欧盟谈判的退出协议,包括与单一市场的关系。
 
第三国如何回应英国谈判单独的协定,这也是专家们讨论的问题。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的Niblett认为,英国所具有的影响力要小于以前。
 
这对现有的协定也有影响,因为欧盟已经有一些协定,或者正在谈判一些协定。
 
比如,韩国贸易产业和能源部发表了一个声明,关于与欧盟的下一步政策。韩国表示,现有的安排仍然取决于英国退出欧盟的谈判,将继续与欧盟磋商英国退出后采取哪些必要的变动。
 
韩国贸易部的声明还说,未来可以与英国签署双边协定。
 
气候政策的影响?
 
过去一周讨论的许多政策问题还包括英国在欧盟碳交易系统中的参与,以及气候变化协定的执行,因为欧盟的自定预期减排的目标和政策时把欧盟作为一个整体的,没有把英国单列出来。
 
欧盟碳交易系统的确包括了非欧盟成员,比如冰岛、列支敦士登和挪威。英国是否寻求继续留在这个碳交易系统目前尚未得到英国政府的明确。
 
负责改革碳交易系统的欧盟立法的英国保守党议员Ian Duncan在上周投票结果宣布后,立即辞去了他“报告员”的职务。
 
Duncan是英国代表团里来自苏格兰的欧盟议员。在辞职信中,他说“应该由一个能够把这项重要改革持续到底的成员来推动这些文案,”不管谁接替这个岗位,都应当可以修改他关于碳交易系统改革的方案。
 
他补充道,“非常遗憾我必须提交辞呈,我坚信需要解决气候变化问题,也认为,如果运转良好,碳排放交易系统可以发挥重要作用来减少碳排放,并把欧洲带入一个低碳产业的新纪元。”
 
与此同时,欧盟也需要批准巴黎气候协定。欧盟,包括英国,承诺 在2030年是的国内温室气体排放比1990年的水平降低40%。
 
欧盟领导人展望未来 
 
未来数周、数月甚至数年,将有持续的辩论,特别是反对全球化的观点日益得到选民的支持。
 
其影响要远不止贸易和气候变化,退出欧盟之后的英国将如何从欧盟法律和规章中退出,还是将寻求某种程度上保留这些法律和规章,目前尚不明朗。
 
结果将对环境和农业政策、金融服务和其他一系列议题产生影响。
 
而其他欧盟郑源则开始使用欧盟27国 (EU27),试图平息其他类似公投的猜测,特别是法国和其他国家的一些欧盟怀疑论的政党领袖声称英国的先例为他们提供了可以使用的方法。
 
EU27在周三上午举行了非正式会议,领导人们重申对英国投票结果感到遗憾,并且试图为剩下的联盟注入信心。
 
他们在一个联合声明中说,“欧盟是欧洲大陆和平、繁荣和安全的历史性成就,仍将是我们共同的框架。同事很多人表达对现状的不满,既有在欧盟层面也有在国家层面。”
 
他们说,“欧洲人期待我们做得更好,在提供安全、就业和增长方面,以及为更好的未来提供希望。我们需要做到这些,以一种联合起来的方式,特别是为了年轻人的利益。”
 
这些声明回应了欧盟委员会主席Juncker前一天在欧盟议会的发言,他保证欧盟项目必须前行。 
 
他说,“欧洲梦仍然存在。我们必须有决心和忍耐,有更新的能力和复兴的欧洲的雄心”,敦促大家记住,欧洲梦诞生的缘由是和平,是在欧洲在20世纪前半个世纪遭受战争蹂躏之后诞生的。
 
但是,下一步必须是前瞻性的。Juncker坚持道,“欧洲的未来属于我们的年轻人,”并警告欧盟的立法议员们,不能允许欧洲大陆再一次的陷入分裂。
 
ICTSD 报道;2016年6月25日,路透社,“韩国可能寻求与英国的双边贸易协定”;2016年6月28日,英国卫报,“默克尔:在单一市场问题上对英国没有特殊优惠待遇”;2016年6月24日,POLITICO, “英国退出欧盟将在五个方面改变能源和气候”。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1 七月 2016
上周,欧盟委员会在发布的一份战略文件中指出,与中国签订一份双边投资协定对于欧盟而言是“当下的优先项”,因为协定将在广泛的议题上提振与中国的合作。 6月22日发布的这份19页的文件,旨在为未来5年欧盟与亚洲经济强国中国之间的关系确定框架。该文件是与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Federica Mogherini联合通过的。 Mogherini说,“我们可以、也必须为欧盟和中国之间的联系做更多工作。...
Share: 
8 七月 2016
根据美国民主党7月1日公布的纲领草案文本,党内议员们希望看到反映强有力环境和劳工保护的贸易协定,但同时对12国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能带来的好处怀有复杂情绪。 这份长达39页的文件还将进一步改动,它对确定该党在最后的大选阶段对一系列议题所持的立场,给出了一些初步的观点。 最后的版本有望在7月8-9日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会议之后出台,并在7月25-...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