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议的边境调节税有违反世界贸易组织规则的风险

10 四月 2017

很多人担忧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威胁的惩罚性关税将引发全球对美国贸易的反冲,包括在世界贸易组织中对美国提起大量的成功诉讼,因而敦促新总统支持共和党人正在大力推动尝试颁布的边境调节税(代替惩罚性关税)。

Paul Ryan表示,相对于用关税来反击其他国家所谓的不公平贸易做法,将边界调整作为企业税收改革的一部分是一种更好的做法。他预见这种替代做法会在不引起贸易战争的情况下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另一位主要的共和党议员,加利福尼亚州的Devin Nunes也补充说:“一旦人们熟悉边界可调性,理解这个问题就会变得容易。这种做法比关税要好得多。”

到目前为止,总统似乎没有被共和党人说服,认为他们提出的替代做法“太复杂”。两党的国会议员也都有数目不详的一部分未被说服。除了这些强大的政治障碍之外,还存在一个很大的法律障碍:如果不修改法律,众议院共和党领导人和其他人正在支持的企业边界税收调整,可能与在总统竞选中提出的对中国进口、墨西哥进口、以及所有进口征收大量关税的做法一样,与美国在世界贸易组织(WTO)条约下的国际法律义务不一致。

作为这些新关税的替代方案,众议院共和党的税收计划将从美国公司税中免除出口所产生的收入,同时拒绝对于用于美国生产的进口投入减税。提议的企业“基于目的地的现金流量税”可能通过拒绝给予进口产品在美国市场上相对于类似美国产品的公平竞争环境,而对进口产品进行差别待遇。此外,这项税收将以使用国内而不是进口产品为条件进行免税,可能造成出口补贴。

建议的新税收计划可能威胁到美国工人,消费者和生产者的收入和竞争力。 此外,它可能会以与新的高关税相同的方式激发对美国的WTO诉讼。它也可能导致对美国出口货物和服务的大量报复行为。 相应地,这可能会导致美国进一步限制贸易,以及在WTO中更多更具政治性的诉讼。

根据WTO法律,共和党提出的计划中对进出口造成的扭曲将是非法的 - 除非拟议的“现金流动税”有资格成为WTO义务的例外情况。 在进口方面,“边境税调整”存在一个例外情况。就出口而言,全部或部分豁免,减免或延期“间接税”不是出口补贴。 众议院领导人说,他们提出的税收将符合这些法律类别,因此,他们的计划将符合WTO法律。

在这个法律问题上,为了主张其计划与WTO的法律相符合,众议院共和党税收“蓝图”的作者解释说,他们提出的公司“现金流动税”将被免除WTO义务,因为它将不是对于收入所得的税收,而是对于消费的税收。 他们继续说,WTO规则允许”关于消费税”而不是“关于所得税“ 的边界调整......”

这是不正确的。这一说法对WTO法律的根本性错误说法。

根据WTO法律,问题不在于税收是对于收入所得的税收还是对于消费的税收。 问题是税收是否是对于产品的税收。WTO法律的这一点已经被公认:世贸组织法律确定,销售税或消费税等税收是对于产品的间接税, 作为WTO商品贸易总则的例外,有资格进行边界税收调,而且可以被减免,不会产生出口补贴。 同样确定的是,所得税是一种直接税,所得税不是对于产品的税收而是对于生产者的税,因此不符合这些法定的例外情况。

目前还没有立法草案,但是共和党提出的计划似乎以Nunes之前在国会中提出的法案为模型,而Nunes提出的法案会创造出一个基于应税收入和可减免额金额之间差额的公司税。 共和党的“蓝图”将允许对于国内工资和薪金的(税收)减免。 劳动税会从个人而不是企业收取,这样可以减少企业的劳动成本。

显而易见,拟议的“现金流量税”看起来不像对于产品的间接税。建议的税收看起来太像类似于所得税的直接税 - 这可能使其不符合WTO义务的法定例外情况。如果拟议税收的这些方面没有改变,美国可能会输掉WTO中挑战“现金流量税”的诉讼。

接下来,如果美国选择忽视这些世贸组织的判决,而不是消除“现金流动税”中的违法行为,那么世界范围内对大量的美国商品和服务的报复可能会是合法的,这些贸易报复可能会造成每年多达数十亿美元、美国企业和工人目前享有的贸易利益的损失。

一个更好的、符合国际法的企业税收选择不过是降低税率,遏制避税,扩大税基,并为达成全球认可的“避税港”的使用规则而开展工作。还有另外一个选择是加入其他160个国家颁布增值税 – 一种根据WTO条约明确合法的,对于产品的间接税,

关于作者:James Bacchus是Greenberg Traurig,Global Practice的主席。他是世界贸易组织上诉机构的前主席,也是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前议员。他是2000年和2002年关于外国销售公司税(Foreign Sales Corporation,FSC)对美国作出的否定裁决中的WTO法官之一,当时WTO裁定,FSC是被禁止的出口补贴。

翻译:徐海莹  校对:林佳欣

7 四月 2017
本周,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会见中国主席习近平,这对全球经济和两位领导人的政治生涯都十分关键。 特朗普有大约一年的时间、在2018年国会中期选举之前来降低贸易逆差、增加就业岗位。如果他做不到的话,选民们会抱怨,共和党也将失去在国会的多数席位和控制权。 与此同时,虽然习近平将在今年年底党的十九大上连任,但是仍然需要证明其掌控国际事务的能力以巩固其地位。今年年初,在特朗普宣誓就职之前三天,...
Share: 
10 四月 2017
很多人担忧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威胁的惩罚性关税将引发全球对美国贸易的反冲,包括在世界贸易组织中对美国提起大量的成功诉讼,因而敦促新总统支持共和党人正在大力推动尝试颁布的边境调节税(代替惩罚性关税)。 Paul Ryan表示,相对于用关税来反击其他国家所谓的不公平贸易做法,将边界调整作为企业税收改革的一部分是一种更好的做法。他预见这种替代做法会在不引起贸易战争的情况下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