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气候大会前夕,联合国报告审阅各国气候承诺

6 十一月 2015

各国政府正在为今年12月将在法国巴黎举行的为期两周的重要谈判作准备,以达成一个全新的全球性减排协议,此时,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秘书处已对完成对这份超过140个国家参与的、雄心勃勃的的国家气候行动计划作出了评估。

 

这份备受瞩目的66页综合 报告 将于10月30日发布,并得出结论认为,如果在国内承诺中写入的国家温室气体(GHG)减排可以实现,那么全球排放量的增长将在2030年放缓。

 

根据该报告,这并不意味着在那个时候碳排放绝对值将减少。与2010年的水平相比,2030年的总排放量将仍然高出11-22%,虽然在2010至2030年期间的排放量相对增长量预计会比​​在1990年至2010年之间降低10-57%左右。

 

虽然几个气候组织和一些利益相关者 对该报告表示欢迎,认为这是一个缓解气候变化行动的证据,但它仍然有一些令人遗憾的明显缺点。还有一些分析师认为,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新闻稿结构混乱,可能会被误读是在这些被称为“国家自主贡献”(INDCs)的行动计划上面发出信号 - 鉴于很多行动计划只要求在2030年前在各国内部作出努力,该计划从长远来看是可能实现的。

 

这些INDC将成为2020年后的气候制度的基石,今年年底UNFCCC的成员国将在法国巴黎对此达成一致。

 

综合报告中的某些段落确实是在试图正视这一挑战。报告警告说,是否能达成保持地球比工业革命前水平只上升两摄氏度这一国际认可的目标,将取决于关键经济驱动的长期变化,这和目前INDC的实施和各方随着时间推移扩大此类贡献的决心有关。

 

科学界的大部分人都认为,为了暂缓气候变化导致的最坏结果——可能包括洪水、干旱和热浪——设置两度的门槛是非常重要的。

 

报告中写道,“本世纪末的气温高低将强烈地依赖于对经济驱动、科技进步,以及各方在INDC规定的时间框架之外(例如,2025和2030年以后)所采取行动的假设,” 其中一个关于INDC的部分指出在将来加强行动的可能性。

 

不过,报告也暗示在目前的承诺水平下,这一雄心目标将要求在2025和2030年后要有明显更高的年排放量削减率,以保持气候上升在两度以内,而且这可能会需要付出更高的代价。

 

谈判过程中作出的承诺

 

该报告分析了119个国家的气候承诺将产生的总体效果,其中,组成欧盟的28个国家作为一个国家提交了其承诺,这些承诺在10月1日的最终期限之前被提交到联合国。这包括所有工业化国家和四分之三的发展中国家,覆盖全球排放量的86%。(见《桥-自然资源和生物多样性》英文版, 2015年10月16日

 

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执行秘书菲格雷斯在上周表示,INDC的数量之多,标志着多边进程中的广泛参与。根据该报告,被评估的INDC覆盖了2010年排放量的79.8%,占世界人口的86.6%,以及该年94%的GDP。

 

少数INDC,包括来自海湾国家的首次提交,超过了10月的非正式最后期限,因此并没有包含在综合报告中。

 

然而,成员国们尚未敲定来支撑国家承诺的支持制度,以及有关合规性、透明度和11月30号到11月11号期间审核周期的关键细节。(见《桥-自然资源和生物多样性》英文版, 2015年10月28日

 

减排量

 

该报告并不是去讨论每一个INDC,而是去抓住成员国通过统一减排类型、基线和行业覆盖种类所作出努力的整体影响。该报告发现,虽然每个计划包括至少一个减排目标,并基于去年年度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会议的任务,全部一百个成员国或84%的INDC都包括了一个替代部分。

 

在评估的146个减排目标中,有127个提供了量化的目标以减少排放。近60个国家——其中大部分是发展中国家——采取的是建立在一切照旧(BAU)基础上的减排目标,而大约31个国家设定的是绝对减排目标。另外8个国家(如印度)承诺要减少排放强度,其它一些国家(如中国)提出了年度排放量峰值。在其轨迹指示之外,中国政府还提出了一个降低排放强度的目标。

 

报告认为,目前的计划将使排放量到2030年前,上升至567亿吨的二氧化碳平均等同值(CO2e),并介于531吨至586吨之间变化。这就是说,比没有承诺时的碳排放增量少了40亿。

 

根据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综合报告,为了实现各自的INDC,至少有一半的国家将使用可再生能源、提高能源效率和优先选用低碳交​​通工具来获得减排量。

 

超过半数的所有INDC还包括对一个经济增长转型的长期愿景,即基于“低排放,高弹性发展”的增长模式“,这对许多寻求2030年后减排行动保证的观察人士来说是一个值得欢迎的迹象。

 

两度的目标差距

 

虽然报告没有包括全球温度上升的情况,但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 新闻稿 仍然提到了几个独立组织以前作出的分析。例如,国际能源局(IEA)进行的INDC类似综合分析,并发现 ,目前的承诺将使得全球气温到2100年上升2.7摄氏度。

 

菲格雷斯在谈论这个明显的“排放差距”时说到,“这些INDC无论如何都不能阻止全球气温在2100年前上升大约2.7℃,但是比所预估的4、5摄氏度或在有INDC之前预计的要低很多。”

 

增加雄心,加大实施

 

鉴于排放量的差额,各国随着时间的推移并在巴黎协议的框架内,增加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野心的这一意愿,是一些参与国和观察员都非常关键的一个关键领域。

 

许多专家还强调,要在多变气候制度里加入审查机制,以系统透明地提高国内的减排水平。各方正在考虑一个五年审查周期和建立一个遵约机制。

 

“为了保证INDC的成功,他们必须在2020年之前进行调整,并从2020年起实行五年一周期的审查,以确保国家行动计划进展有效并快速,否则我们都面临着一个严峻的和不确定的未来,”吉萨加斯帕尔 - 马丁斯,安哥拉外交官,他领导气候谈判的联盟之一,最不发达国家(LDC)组。

 

周一的相关发展是,中国和法国发表了关于气候变化的 《联合声明》 ,其中包括支持每五年审查一次INDC,以评估为实现长期目标而作出的进步。这两个国家还建议在2017/18年建立对话,以评估2020年之前为加强减排行动所取得的成就,以及探讨进一步的努力。

 

在正式的联合国程序之外,也有私营部门的一些企业支持逐步自动增加减排量以便更好地将低碳投资与国家政策联系起来。

 

气候变化国际投资集团的首席执行官Stephanie Pfeifer表示, “如果投资者想要减少在化石燃料行业风险资产并加大对低碳技术的投资,需要有效的国家计划来发出那种来自政策制定者的重要市场信号。”

 

金融风险

 

共识正在建设,但是,一些专家目前推迟行动并否认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这将会在未来的几十年导致极大的经济损失。

 

例如,一份英国央行在九月发布的报告警告说,如果相关的参与者在他们做决策的过程中不考虑气候风险,金融体系将有可能遭受明显冲击。

 

此外,据报道,一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官员上周表示,该组织计划从明年开始将气候风险纳入其宏观经济模型。根据首先报道了这一消息的气候首页(Climate Home),该组织尚未证实这是否确实是它的计划。

 

然后,如果已作出这种改变,这意味着该组织的半年度刊物《世界经济展望》,可以有助于了解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是如何影响高排放和或大量出口石油国家的经济增长。

 

ICTSD报道; 《卫报》,“全球气候承诺还不足以避免联合国估计的危险的气候变暖”,2015年10月30日;CARBON BRIEF,“联合国报告:气候承诺达不到最便宜的限制2摄氏度的路线”,2015年10月30日; 《金融时报》,“联合国表示各国必须采取更多措施应对气候变化”,2015年10月30日,CLIMATE HOME,“IMF把气候风险纳入世界经济的预测”,2015年10月27日;CLIMATE PROGRESS, “联合国的误导性报告混淆了媒体对巴黎气候会谈的看法”,2015年11月3日。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19 六月 2017
6月9日,联合国海洋会议结束,政府领导和代表们通过了“行动呼吁”,旨在支持国际努力来保护世界海洋和海洋资源,包括解决导致过度捕捞和产能过剩的渔业补贴。 6月5-9日在联合国纽约总部的此次会议被广泛认为是个标志性的会议,来自各级政府和利益相关方代表数千人参加了会议。 此次会议的完整名称是;联合国支持落实可持续发展目标(SDG)第14项目标。该目标是大约2年前在纽约通过的。...
Share: 
26 六月 2017
上周,贸易谈判人员继续工作试图起草新的关于渔业补贴的WTO规则,审议了两个提案,并讨论了未来协定中如何使用争端解决机制和通报义务。 6月14-16日在WTO日内瓦总部召开的若干会议是系列会议最近的一次, 讨论了新提交的或者是更新版本的提案,并对一些特定议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谈判人员试图在WTO十一届部长会议(MC11)上达成协定,该会议计划于12月10-13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