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政治前景未测,奥巴马仍着眼在2016年能获准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协定

26 二月 2016

周一,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他对国会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持“谨慎乐观”态度,承诺今年会提交必要的立法议案给议员们批准。

 

他对国家州长协会表示,“我们将签署加入这个协定,在今年的某个时刻会正式提交某种形式的实施文件给国会。我的希望是,我们能够得到赞成投票。”

 

本月初,TPP协定获得了12个太平洋圈国家贸易部长们的签署,这个集团覆盖了全球GDP的大约40%。 (《桥》周报, 2016年2月11日)

 

在这12个国家之中,美国是谈判中最大的经济体,因此它的批准对于TPP协定满足必要的协定生效的门槛至关重要,最佳的结果是,所有12个签约国在两年内都在各自的立法机构中批准通过协定。否则,就需要至少6个经济体,占到该集团GDP的85%国家签署协定才能生效。(《桥》周报, 2015年11月12日 和 2015年10月8日)

 

但是最近,国会的领袖暗示,这个贸易协定将在国会面临艰难的斗争,且不仅仅是因为政治时机的问题。

 

众议院议长、来自威斯康辛州的共和党人Paul Ryan,在担任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时曾经帮助起草过2015年贸易促进授权法案,他在本月早期表示,目前的计票结果对TPP协定的通过不是好兆头。

 

他在2月11日CBS新闻报道中对记者表示,“我不认为目前已具备足够的票数,因为大家对TPP协定的内容有顾虑。”

 

他还说,“问题是,如果我们没有信心得到足够的支持,就不会把事情提出来。”他认为,白宫有责任争取必要的支持来使协定获得通过。

 

经过对贸易促进授权(TPA)法案激烈的国会争斗,在华盛顿和更广泛的美国民众中,对TPP协定和其他贸易协定的顾虑都成为了焦点,后来,更新和修改后的贸易促进授权(TPA)在去年夏天制定成为法律。(《桥》周报, 2015年7月2日)

 

贸易促进授权法案不仅设定了国际贸易协定必须满足的优先项,也设定了确保要使此类协定在国会中投票通过的“快车道”批准程序的条件:也就是说,一个直接的是或否的投票,而不需要议员们对协定的内容再进行修改。

 

贸易促进法案

 

据另一则相关的报道,在本月初《2015年贸易便利和贸易促进法》获得参议院批准之后,奥巴马周三将其签署成为法律。贸易促进协定曾是去年考虑的贸易法案(包括贸易促进授权)障碍的一部分,它会导致美国海关法的重大修改。

 

白宫新闻发言人在参议院通过法案之后对媒体的声明中表示,“总统已经非常明确,我们的贸易协定必须允许我们的工人和企业与世界其他地方进行公平竞争,在还没有实现公平竞争的领域,我们必须和将继续采取行动。”

 

声明称此项立法是“我们贸易议程上的重要里程碑”,强调法案对改进贸易相关法律执行的潜力,包括“成为应对不公平货币操作的前所未有的新工具。”

 

法案中货币相关的条款包括,一整套关于构成“货币操纵”的定义,以及要求美国财长每六个月向国会汇报一次,提交一份关于所有美国主要贸易伙伴的“宏观经济和货币汇率政策的报告”。

 

修正案还要求美国总统与任何被发现在操纵货币的国家进行“加强的双边对话”,并有可能的话采取进一步的补救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制定的贸易促进授权(TPA)不包括强制性的货币操纵条款,尽管有一些美国议员尝试这样做。当时,美国的财政部官员们就警告,这样做会破坏TPP协定谈成的前景。

 

在去年结束TPP协定谈判之后,12个参与国通过他们的财政部长们发布了一份联合宣言,承诺设立一个伙伴论坛(年度会议),用于提高在宏观经济议题上的合作。 (《桥》周报中文版, 2015年11月12日)

 

尚不清楚,这个新增的贸易促进法的通过是否会缓解美国议员之间对TPP协定仍然存在的顾虑,包括货币议题。

 

尽管大选政治开始但白宫仍然施压

 

另一个在TPP批准程序中出现的因素是正在进行的美国大选,共和党和民主党候选人正在各自党内争取提名,并试图在晚些时候,争夺白宫的主导权。

 

到本刊出版时为止,经过了爱荷华州、新汉普郡、南加利福尼亚和内华达的初选后,还剩两位民主党候选人和五名共和党候选人仍然在角逐。下周的“超级星期二”初选(同时在许多不同的州和地区举行)将很可能成为决定双方未来的、改变游戏规则的一战。

 

在剩余这些候选人中,两位民主党的候选人都提出了对TPP协定的顾虑,还有一些领先的共和党候选人也是如此,他们质疑TPP协定是否会在下一届总统和国会中获得确保批准所必须的支持。

 

白宫方面已经承认,大选战役中的这些言论(以及其他与内容相关的承诺已经激发了美国议员们的顾虑,比如TPP协定中同意的烟草管制排除)可能使将来的形式复杂化。

 

奥巴马总统说,“总统竞选已经在内部造成了一些噪音,在共和党以及民主党内部都掀起了关于这个议题的风波,我认为我们应当对此有一个良好的、扎实的和健康的辩论。”

 

尽管照理说,TPP协定已经引起了最多的关注度,但是另一个主要的协定(正在与欧盟进行的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即便面临选举年的障碍,但也在奥巴马最后的执政年中试图取得重大进展。 (更多关于TTIP协定, 见本期相关文章。)

 

一个白宫年度报告中提到了TPP协定(以及其他计划中的贸易协定,比如服务贸易协定(TiSA)和TTIP协定),称该协定有潜力“产生成果上的巨大效果。”

 

2月22日的这份报告引用了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研究结论,其中显示,TPP协定可以对美国的实际收入起到提振作用,同时也警告,哪怕只延迟一年实施也将造成940亿美元的损失。

 

白宫报告中说,“复杂的全球经济环境突出了总统的贸易议程在打开新市场和确保美国企业得到公平竞争环境中的重要性”,报告把TPP协定称为“这个贸易议程的核心。”

 

ICTSD报道;CBS新闻,2016年2月11日,“议长Ryan:不够票数通过TPP贸易协定”;纽约时报,206年2月11日,“参议院将一份获得大多数赞成的贸易促进法案提交给奥巴马”。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19 六月 2017
6月9日,联合国海洋会议结束,政府领导和代表们通过了“行动呼吁”,旨在支持国际努力来保护世界海洋和海洋资源,包括解决导致过度捕捞和产能过剩的渔业补贴。 6月5-9日在联合国纽约总部的此次会议被广泛认为是个标志性的会议,来自各级政府和利益相关方代表数千人参加了会议。 此次会议的完整名称是;联合国支持落实可持续发展目标(SDG)第14项目标。该目标是大约2年前在纽约通过的。...
Share: 
26 六月 2017
上周,贸易谈判人员继续工作试图起草新的关于渔业补贴的WTO规则,审议了两个提案,并讨论了未来协定中如何使用争端解决机制和通报义务。 6月14-16日在WTO日内瓦总部召开的若干会议是系列会议最近的一次, 讨论了新提交的或者是更新版本的提案,并对一些特定议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谈判人员试图在WTO十一届部长会议(MC11)上达成协定,该会议计划于12月10-13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