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行动日益升温 澳大利亚政治领导人在环境政策上产生争议

18 十月 2014
IOO

一直以来,澳大利亚在气候政策问题上可谓充满争议。上周,澳大利亚主要反对党领导人Bill Shorten确认工党在下一轮选举中将采取碳定价政策,再次引发了气候政策问题的争议。

工党领导人解释说,无论如何,碳税不可能再成为工党解决气候变化的备选政策之一。“工党不支持碳税,但是考虑到气候变化行动的真实性和有效性,我本人支持其他国家同样采取的市场机制的定价方式。”Shorten上周五向记者表示。

下届澳大利亚联邦政府选举将于20168月到20171月间举行。

现任澳大利亚自由党-国家党联盟政府在两次失败的尝试后,终于在7月于全国范围内成功废除了碳税制度。试图废除碳税也对去年总理Tony Abbott的竞选成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两极化的碳税制度最初于2011年在时任总理Julia Gillard的带领下,由工党行政管理机构引入,并于20127月开始执行。作为一个解决澳大利亚碳排放问题的基本工具,碳税政策要求对污染最高者征收每公吨碳排放23澳元(相当于23.67美元)的碳税,且此固定税额以每年2.5%的速度增长。该政策原计划与欧盟的贸易配额政策接轨,并于第二年采取浮动的碳排放交易体制。

针对工党支持通过可能的市场机制来降低碳排放的主张,Abbott表示,反对党尚不足以改变其在气候减缓政策上的立场。工党依然没有改变。澳大利亚总理上周五表示。

环境部长Greg Hunt曾参与领导废除全国碳税,如今也对工党下一轮选举的立场表示不满,“这就是碳税,他们知道,我们知道,全澳大利亚人民都知道,”Hunt周六对记者表示。

现任Abbott政府官员表示,碳税确实曾经对澳大利亚经济带来过不利影响,尤其体现在出口竞争力方面。“作为主要能源出口国,当时(在碳税政策下)我们身处险位,毕竟几乎没有其他国家像澳大利亚一样征收碳税。”澳大利亚联邦财政部长Joe Hockey上周末在华盛顿G20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后对记者表示。

“碳税显然对澳大利亚的经济产生了负面影响,” Hockey说,“然而,这一影响不会动摇我们的承诺,我们还是会实现两党目标——到2020年降低碳排放量。”他表示。其中包括澳大利亚2000年至2020年削减5%的碳减排目标。

作为已废除的碳税政策的替代品,Abbott政府提议建立减排基金(ERF),作为减缓气候变化计划(即“直接行动”气候变化政策)的一部分。理论上讲,减排基金应该监督政府依照事先确定的框架支付减排费用,价格以拍卖选择过程后确定的每公吨二氧化碳价格为基础。

在部署气候政策工具方面达成协议一直都是一项棘手的工作,不仅在澳大利亚,在很多其他国家也是如此,通常是因为担心激进的减排政策会对特定行业和出口竞争力产生负面影响。与此同时,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国际报告试图为主要经济体(包括澳大利亚)找到既可以保证发展优先,又可以同时落实低碳化的方式。

过去几年以来,学术界一直在探索潜在的全球碳排放价格的可能性和形式,相关辩论也一直相当激烈。然而,五月份世界银行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已有39个国家和23个地方政府辖区实现了碳定价,其中包括通常所说的碳排放交易计划的政策选择。

争取商界的支持

很多专家表示,Shorten排除新碳税的说法旨在重新赢得澳大利亚商界的选票,并缓和工党前段时间不受欢迎的财政政策所引起的争端。就近期的财政政策而言, Abbott政府上个月取消了饱受争议的矿业税,这也是前吉拉德政府的“遗产”。

上周五,Shorten借机呼吁Abbott政府应该通过正在进行的双边自由贸易谈判,说服中国收回其近期做出的关于恢复征收一定煤炭进口关税的决策。中国是澳大利亚煤炭的第二大出口目的地,澳大利亚矿业公司上周警告说,中国的这项关税将严重威胁澳大利亚的煤炭出口。Abbott政府形容中国政府征收煤炭关税的举动在自贸谈判中如同 “路上的绊脚石”,并表示该问题有望于11月在布里斯班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之前得以解决。

全球气候治理

澳大利亚政客们在气候政策方面的政治角力日趋升温,在此之前,上个月有气候科学家警告说,基本可以确定,去年出现的热浪灾害与人造温室气体排放有直接关系。来自五组研究人员的气候模型一致显示,若大气内没有如此长期高水平的排放浓度,极端天气基本不可能发生。

近几个月,Abbott政府面临国际社会的批评,主要来自其在某些方面上对气候行动表现出迟疑不决的态度。一位美国高级官员最近指责,澳大利亚作为目前二十国集团轮值主席国,并未留出足够的空间在11月峰会的议程中讨论气候变化问题。

上周,白宫国际顾问Caroline Atkinson称,美国总统Barack Obama正在考虑在布里斯班G20峰会上与欧盟领导人合作,推动气候问题的思考。美国官员表示,考虑到G20碳排放量占到了全球碳排放总量的80%左右,这一合作将对国际气候治理至关重要。

9月,由于总理缺席了联合国气候峰会,澳大利亚的气候立场也成为了关注的焦点。此次峰会原本旨在增加对全球减排协议谈判的支持,但澳大利亚总理的缺席使得73个国家,一些地方政府,以及1000多家企业宣布他们支持强劲的碳定价倡议。

除了2020年的减排承诺,澳大利亚方面还表示,将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会谈下,努力达成全面进取的国际气候协议。

为了在2015年气候协议草案方面取得进展,谈判将于本月晚些时候在德国伯恩再次举行

上个月有消息称,气候风险已经相当显著。作为联合国天气和气候监测机构,世界气象组织(WMO)警告说,2013年温室气体浓度创下新高。

19 二月 2016
欧盟委员会已经就各种中国造的钢铁是否在欧盟市场上以低于正常价值的价格销售(这种行为被称为“倾销”)一案启动 调查 。 2月12日周五宣布的这项调查是在历经数月的紧张关系后出台的,许多欧盟成员国(英国、法国和德国)的钢铁制造商声称,来自中国的不公平低价进口使他们越来越难竞争。来自主要钢铁生产成员国的政府部长们也在近几周警告说,该部门很快就会面临“崩溃”。 欧盟贸易委员Cecilia...
Share: 
26 二月 2016
美欧贸易和投资协定的 第12轮 谈判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开始,尽管会议在开始时遭到了抗议者的破坏,但是这个喧嚣的开始仍然没有妨碍谈判的顺利进展。 2月22-26日的会议是2016年度的首次谈判,今年越来越多地被认为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TTIP)的关键一年,尤其是因为美国即将到来的领导层更替。 TTIP谈判是将近三年前启动的,原定于到2014年底达成一个协定,...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