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谈判主席:尽管时间紧迫,出口竞争也可能成为内罗毕大会的成果

6 十一月 2015

有消息透露,WTO成员之间关于肯尼亚内罗毕即将举行的部长大会上可能达成成果的出口竞争领域议题的谈判继续在推进中,不过官员们警告,在决议尚未达成之前,仍然存在许多核心的分歧。

 

世贸组织即将在今年12月15-18日举行第10届部长大会,目前还有几个星期的时间来完善“内罗毕一揽子决议”的可能内容。

 

内罗毕大会的计划成果有望比年初预计的内容更加有限,成员们仍然在进行多哈回合的工作计划,以解决核心的农业问题、非农业市场准入和服务业议题。

 

原计划7月31日之前制定出工作计划的方案最终落空,讨论随后转向内罗毕部长大会能够达成什么成果以实现一个“成功的”部长大会,以及如何在此之后应对多哈回合的未来。

 

WTO总干事阿泽维多在今年秋天的早些时候表示,可能的内罗毕一揽子计划会包括农业的出口竞争,在反倾销和渔业上的一些透明度成果,以及一些与发展和最不发达国家(LDCs)有关的议题。(更多有关透明度的议题,见本期相关内容)

 

时间限制

 

在10月30日农业委员会特别会议(CoASS)举行了非正式会议(CoASS的任务是WTO的农业贸易谈判),新西兰大使Vangelis Vitalis警告成员们,尽管出口竞争似乎已经确定为可能的内罗毕成果,但是在十分有限的时间里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Vangelis Vitalis是WTO现任农业谈判主席,9月份刚确定了他的主席职位。(《桥》周报,2015年09月11日

 

鉴于阿泽维多已经在一天前在“W会议室”督促成员们在内罗毕大会前的总体谈判中显示出更大的灵活性,呼吁他们更多地集中谈判集团的实质内容和重新考虑他们所谓的红线,农业谈判主席再次强调了“集体责任感”是12月会晤前及时达成任何农业成果所必须的。

 

Vangelis Vitalis周五说,“尽管我们对第10届部长大会可能成果的议题(或者说主题)已经有了更多的明确性(很不幸,只是更多一些的明确性),但是内罗毕到底能达成什么成果还需要得到紧急澄清。”

 

他确认说,“出口竞争主题现在在农业谈判中处于一个独特的地位。不是说我们在其他问题上的立场或者说内罗毕后的议程不重要,但正如我所说,我们已经确定出口竞争是内罗毕农业议题上的可能成果。”

 

但是,他指出,在该主题上也清楚存在“一些严重的未决议题。”

 

Vangelis Vitalis主席进而督促成员们“争取紧密依靠现有的关于出口竞争的Rev.4条款。”Rev.4指的是关于农业谈判的2008草案文本。他补充说,任何改动都应当“尽量有限并且只是在有必要的情况下进行。”

 

Vangelis Vitalis还敦促任何对本文出口竞争部分内容有异议的成员应当指出他们对Rev.4条款的顾虑在什么地方,并解释议题的性质,以及就如何解决问题提出书面的修改意见。

 

主席概括了他对Rev.4文本中出口竞争领域要素的评估,涉及出口补贴和融资;粮食援助;和国有贸易企业。

 

比如,主席建议,对Rev.4文本中规定的取消出口补贴的目标日期增加7年。这意味着发达国家成员可以到2020年底取消出口补贴;发展中国家延长到2023年;还有第9.4条中发展中国家享有的灵活性应当到2028年底到期。

 

尽管Rev.4文本中关于国有贸易企业的内容没有引起任何争议,但是主席指出,许多发展中国家成员已经呼吁在食品援助领域制定规则,以避免使用粮食援助来扭曲市场和消极影响国内产业。

 

10月30日会议上关于出口融资的讨论部分,美国早先就Rev.4中对出口贷款项目要求6个月的还款期提出了异议,美国现在允许的是24个月还款。

 

美国还建议文本中包含“安全港”条款,允许数据隐私保护免于该领域补贴规则的法律挑战。该建议据说引起了其他一些成员的反对,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挪威。

 

最近的建议

 

另外一个核心的、总体性的、在Vitalis主席与成员的磋商中多处出现的问题是,如果出口竞争议题成为内罗毕大会的成果,怎样实现谈判中的平衡。

 

他指出,“如果出口竞争的成果得到实施的话,你们当中有些人不得不做出政策上的调整,这也提醒我,要达成一个单独存在的出口竞争成果是多么困难,因为在更广范围的谈判中缺乏一个“外在平衡”。”

 

消息称,印度重申了其反对在农业贸易谈判三大柱石中只选择一个的立场,三大柱石包括了出口竞争,国内支持和市场准入。中国方面表示,并不希望看到成员们落下任何一个议题。

 

据报道,许多成员建议,其他两大柱石仍然应当在部长大会后的农业贸易谈判中反映出来。

 

主席表示,有几个成员也提出了怎样在Rev.4文本中关于出口竞争部分的不同领域达成内部平衡的问题。

 

近几周以来,三个发展中国家集团就农业主题提出了一些方案,其中一个集团提出把一个出口竞争成果与特殊保障机制相联系的可能性。根据特殊保障机制(SSM),发展中国家可以在进口量激增或者遭遇价格压制的情况下临时提高关税。(《桥》周报,2015年10月30日

 

G33集团由小农户集聚的发展中国家组成,代表了相当人口数量的小农户,他们提交的方案尤其包含了一个有关新的灵活性要素的建议,该集团表示,这将使得达成关于特殊保障机制更加容易,比如限制一个国家可以连续使用保障关税的次数,以及有资格享受机制中加强保护待遇的一系列产品的可能时间性限制,等等。

 

消息称,G33集团的提案得到了非洲集团和非洲、加勒比和太平洋国家集团的支持。

 

但是,据报道,主要农业出口国组成的凯恩斯集团在10月30日的会议上质疑出口竞争成果和特殊保障机制之间的联系,认为,不包含关税削减的特殊保障机制毫无意义;如果包含关税削减又会导致内罗毕大会上不平衡的成果,因为发展中国家已经从出口竞争本身受益;特殊保障机制将是与农业贸易改革背道而驰的,因为它包括关税提升。

 

主席表示,对特殊保障机制提案技术面的磋商将在周五举行。

 

会上,其他领域也得到了讨论,比如贝宁、布基纳法索、乍得和马里(合称为棉花四国)联合提交的关于棉花的方案,以及关于公共粮食安全储备的永久性决议的讨论——这个问题是在农业委员会特别会议谈判之外的一个单独渠道正式进行的,但是他们也设定2015年底是出成果的目标期。

 

关于棉花问题,一些成员已经要求得到方案中特定要素的更多细节信息,而公共粮食安全储备问题,并没有“发现成员一贯的立场上有什么根本的改变。”

 

接下来

 

新西兰大使告诉成员们,他们应当准备在以后几周举行许多会议,以达成内罗毕会议的成功成果。

 

Vitalis表示,“说到底,虽然很明显,我们距离成功的彼岸(“Thalassa Thalassa”欢呼时刻)还有一段距离,但是我原本希望我们可以在我担任谈判主席之后更加靠近目标,从我来讲,我仍然满怀希望,我们可以逐步靠近和最终达到那个彼岸的幸福时刻。”

 

 “Thalassa Thalassa”的说法是指,一队久战困乏的士兵在经历一段长时间辛苦的路上征程之后最终到达黑海时发出的赞叹(“Thalassa Thalassa”是希腊语的赞叹之声)。这段故事被公元前5世纪古希腊雅典的一位历史学家色诺芬所记载。农业谈判主席之前在9月份上任时曾经警告成员们,要在谈判中达到这样的胜利时刻仍然为时尚早。(《桥》周报,2015年09月11日

 

ICTSD报道。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11 二月 2016
美国总统奥巴马和意大利总统马格雷拉公开敦促完成美国和欧盟之间的主要贸易和投资协定TTIP,这距离美欧两大贸易巨头召开新年第一次谈判回合仅有数周时间。 周一,奥巴马在华盛顿举行的双边会谈后表示,“我们同意,美国和意大利之间的联合行动不仅符合双方的利益,也有利于在过去几十年支持了如此多和平和繁荣的更广泛的跨大西洋关系。”他 称 ,完成TTIP贸易谈判是提振这种关系的一种途径。...
Share: 
12 二月 2016
屠新泉 自2008年升级为峰会机制以来,G20已经成为全球经济治理的首要平台,并已经由最初的危机应急管理机制向真正的全球经济治理机制转型。在这一转型过程中,贸易和投资议题的重要性日益显现。多边贸易体制在G20中的作用最初与抵制贸易保护主义紧密关联,WTO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圆满完成了这一使命。但另一方面,WTO多哈回合迄今仍未成功结束,G20未能提供有力的政治指导也是其中的重要原因。...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