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谈判主席说,农业补贴数据方面的差距阻碍WTO谈判进展

13 五月 2016

WTO农业谈判主席在周一说,在通报农业补贴方面“令人堪忧的”延迟抑制了为谈判新贸易规则而付出的努力。

 

新西兰大使Vangelis Vitalis在WTO农业谈判委员会的一个非正式会议上说,该组织162个成员中的七分之六(大约是85%)目前都落后于他们的承诺。这个会议向所有成员开放。

 

只有二十多个国家通报了他们最新的国内支持水平,这位主席说。

 

Vitalis大使说,绝大多数的贸易谈判官员认为,在国内农业支持方面更好的全球规则应当是一个优先事项,很多认为这个议题可以成为明年年底下一次部长会议的潜在成果。(《桥周报》, 2016年3月10日)

 

在同一天举行的另一个驻日内瓦代表团团长的会议上,WTO总干事阿泽维多敦促成员们快速行动,为下一次部长会议“界定实质性的成果”。

 

但是,Vitalis大使警告说,数据方面的差距将阻碍成员们下一步的努力。

 

他说,“我们不能在黑暗中谈判。”

 

主要经济体纷纷落伍

 

农业出口国组成的凯恩斯集团发布的一份文件称,一些主要经济体在通报补贴情况方面拖延。

 

这份提交给周一农业谈判会议的分析表明,欧盟、日本和美国没有通报2012年以来的数据,而中国和印度仅仅通报了2010年以前的农业补贴。

 

巴西和俄罗斯已经提交了2014年的数据,其中俄罗斯是在最近几周提交的。 (《桥周报》, 2016年5月4日)

 

根据《桥周报》看到的版本,这份凯恩斯集团所提供的报告分析了十个最大农产品贸易国的国内支持水平,但是并没有就补贴通报的趋势提出明确的结论。

 

熟悉报告的消息人士说,“这只是一份事实说明文件。”

 

完全的守约者:挪威、新西兰、柬埔寨和刚果

 

贸易消息人士告诉桥周报,发达国家中仅有挪威和新西兰充分履行了他们的通报承诺。

 

其他提供了最新信息的国家包括一些小的发展中成员,比如柬埔寨、乍得、刚果、哥斯达黎加、圭地马拉和突尼斯。

 

一位官员表示,美国自实施2014农业法案以来没有通报其国内补贴。

 

这位消息人士说,“那本来可以提供一些增加的价值”。

 

但是另一位官员说,虽然解决最新的通报是重要的,但是这不是谈判取得进展的主要障碍。

 

这位代表说,“有人说,没有合适的通报,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我不赞同这种看法。”

 

愿景的冲突?

 

虽然很多国家支持呼吁在2017年WTO部长会议上就农业国内支持取得成果,但是对于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似乎没有形成共识。

 

美国大使Punke 在周一的代表团团长会议上 ,“所有主要补贴国应当寻找办法为减少对全球市场的扭曲做出贡献。”

 

但是,提供国内支持的发展中国家持续的指出,在任何谈判的成果中,他们的关税和补贴削减范围应当更小,作为他们传统上受益的“特殊和差别待遇”的一部分。

 

欧盟大使 Marc Vanheukelen 在同一个会议上表示,农业国内支持谈判与以粮食安全为目的的公共储备的谈判“紧密相连”。

 

WTO成员们在去年12月的内罗毕贸易部长会议上同意,他们将就一些发展中国家提出的在公共粮食储备机制下以政府指定价格购买粮食时与现有农业补贴规则有冲突的问题。

 

在12月的会议上,贸易部长们 同意这些谈判将在一些专门的会议上进行,“与多哈发展议程农业谈判区别开来。”

 

谈判人员告诉《桥周报》,Vitalis大使呼吁在周二上午进行一个单独的会议讨论公共粮食储备问题,但是取得的进展甚微。

 

什么是实用可行的?

 

Vitalis大使在周一对成员们说,在贸易官员认为什么是实用可行的成果方面,他注意到一个“渐进、但是明显的转变”。

 

很多成员赞成探讨削减“水分”的可能性,水分是指一个成员在WTO允许的最高的关税水平和实际应用关税之间的差距。

 

但是,这位主席也承认,许多谈判小组继续寻求在关税和补贴方面进行“实际的削减”。

 

一位谈判人员告诉《桥周报》,“其他人则说,‘不用理我们了,这都太难了,’”这是指构成第三类别的国家。

 

这位消息人士表示,尽管美国和中国似乎都不愿意接受更低的贸易扭曲性农业补贴的上限水平,他们国内政策的一些新的改革可以代表各国在特定领域做出让步的机会。” (《桥周报》, 2016年2月4日)

 

一位非洲贸易官员说,“成员们说国内支持是一个优先事项,因为你不能在优惠贸易协定中解决这个问题。”

 

另一位代表说,关于未来可能影响国内支持政策变化趋势的预期,意味着现在谈判新的规则是重要的。

 

这位消息人说告诉《桥周报》,“这是未来十年或者十五年将发生的。”

 

市场准入:新的贸易场景

 

与多边谈判的停滞形成反差,Vitalis大使明确的指出,在市场准入方面,在WTO以外区域贸易协定的快速发展已经对谈判动力机制产生影响。

 

去年十月,12个大的和小的经济体达成了TPP协定,一些大的经济体也完成了诸多双边协定。 (《桥周报》,  2015年10月8日)

 

Vitalis大使说,一些成员现在担心,如果有一个多边贸易协定,他们获得的优惠的市场准入收益将会受到侵蚀;而另一些成员则认为这样的协定是寻求市场准入开放最好的途径。

 

这位主席说,凯恩斯集团成员提出的一系列问题可以帮助其他国家进一步思考该领域谈判的方向。

 

这个集团提出的问题涵盖了国内支持、公共储备和成员们同意谈判的一个新的“特殊保障机制”,该机制的目的是使得发展中国家在进口激增或价格骤跌时对国内农业进行保护。

 

保障机制关联问题再现

 

虽然33国集团在内罗毕部长会议准备期间奋力推动达成特殊保障机制(SSM)成果,但是农业出口国坚持认为,在没有更大的市场准入协定的情况下,他们无法在这个领域做出让步。

 

贸易官员告诉《桥周报》,在周三上午Vitalis召集的有关这个议题的特殊谈判会议上,谈判人员提出了同样的“关联”。

 

一位来自农业出口国的发展中国家代表说,“我们认为有关特殊保障机制的谈判,即使在探索层面上,也应当和市场准入相互关联。”

 

一位33国集团的官员告诉《桥周报》说,他们认为会议的讨论没有取得什么进展。

 

出口竞争:未尽事宜?

 

加拿大提出的一个谈判提案认为,谈判人员也需要继续就出口竞争问题开发更强有力的纪律。

 

这份提案说,“内罗毕在出口资金支持方面引入了重要的新规则,但是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加拿大援引美国GSM-102项目下提供出口信贷的案例,说明目前的规则仍然允许政府扭曲农产品贸易。该项目提供信贷担保,以资助美国农产品的商业性出口。

 

Vitalis大使在周一的会议上说,“至少有两个成员”认为聚焦出口竞争在这个时间点上没有帮助和成效。官员们暗示这两个国家可能包括美国和中国。

 

但是,这位主席强调内罗毕宣言 包含了部长们的明确指示在这个领域继续开展工作。

 

需要政治上的方向指引

 

一位谈判人员告诉《桥周报》,谈判仍然处于“非常初步的阶段”。

 

另一位官员表示,谈判主席在非常谨慎的推进。消息人士说,“他不想催促大家进入两极化的辩论。”

 

一位非洲的谈判人员说,美国11月的总统大选也为未来的谈判蒙上一层阴影。

 

这位消息人士说,“如果没有政治方向,这里的专家很难向前移动。”

 

ICTSD 报道。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18 九月 2015
近期活动 更新后的WTO政府采购协定:21世纪贸易和发展的新支柱 9月17-18日,瑞士日内瓦 会议由WTO组织,WTO总干事阿泽维多将做主旨演讲。会议将集中讨论于2014年开始生效的更新后的政府采购协定。活动邀请政府采购协定的成员和观察员、WTO的成员和观察员以及其他相关决策者和分析人士参加,旨在增强技术合作。更多信息,参见 官网 . 棉花贸易: 政策、规则和发展挑战 9月18日,瑞士日内瓦...
Share: 
18 九月 2015
据报道,美国和南非经过本周的战略对话,在美国进口禽类、猪肉和牛肉的健康卫生技术性谈判中取得了进展。 在此之前,两国在六月于巴黎达成了一份协议,该协议本该为美国鸡肉重新进入南非市场铺平道路,但是协议并没有得到充分的执行,美国方面对此备感挫折。 自2000年以来,某些美国进口鸡肉一直在南非被征收超过100%的反侵销税,这被美国出口商认为是不公正的。根据在巴黎签署的协议,...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