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贸易组织上诉机构判决阿根廷在进口限制争端中败诉

23 一月 2015

阿根廷颇受争议的进口限制措施于上周尘埃落定,世界贸易组织(WTO)上诉机构于上周二晚些时候确认这些政策违反了全球贸易规则。这项决定支持了专家组在去年八月份作出的全部主要认定。

 

该争端肇始于两年前。欧盟、美国和日本诉称阿根廷在其贸易管制政策下实施的一系列“与贸易有关的要求”(TRRs)限制了进口,并且为国内生产的产品创设了较外国同类产品而言一种不公平的优势。(分别为DS438DS444DS445

 

这些TRRs包括:要求国内企业的出口产品价值至少与其进口产品价值相当;企业要通过数量或者价值限制其出口水平;投资必须在阿根廷境内进行;企业要提高阿根廷生产的产品的国内成分;并且要求企业不得向外国返税或返还其他资金。

 

例如,根据一比一要求,一些企业会从事与其日常业务不相关的经营活动来满足进出口的等价值要求。周四的报道中提到,一个案例涉及汽车制造商现代公司“据报道称其承诺从阿根廷进口花生、酒、生物柴油以及大豆粉”。

 

原告方还对2012年制定的一项独立的进口许可要求(西班牙语中称为《关于进口提前申报的声明》,DJAI)提出了挑战。这一政策要求进口商向阿根廷税务机构AFIP呈报宣誓书,然后等待该机构的批准或者拒绝。

 

非书面措施,进口权利

 

上诉机构在上周做出的裁决驳回了阿根廷全部的上诉请求。例如,阿根廷质疑专家组将这些TRRs定性为“单一措施”。阿方同时认为,考虑到原告方在磋商请求和后续文件中所做陈述,这些要求实际上应当在专家组受权调查范围之外。(见《Bridges Weekly》,2014年10月09日

 

上诉机构驳回了这些主张,认定在原告的专家组请求中对描述TRRs的方式进行重新措辞——相较于启动争端解决程序的最初的磋商请求而言——并未改变争端所涉范围。

 

本案另外一个要点是,正如上诉机构所承认的,这些TRRs并未被“规定在任何公布的法律,规章或者行政法规中”。

 

然而,尽管是“非书面措施”,这些要求仍然见诸于企业和阿根廷政府的私人协议中,或者体现在企业收到的政府信件中。WTO法官还注意到该类安排通过其他方式而发挥作用的“广泛证据”,诸如国内法律及政策文件和阿根廷官员的声明。

阿根廷辩称,专家组未能适用相关法律标准来断定存在TRRs。阿方同时还称专家组应当考量原告方是否对含有与任何个案适用所独立并且截然不同的正常内容的措施,以及TRRs的通常和预期要素提出挑战。

 

上诉机构注意到,在过去的案件中它考虑了两类措施:通常和预期适用的规则或者规范,以及个案适用的规则和规范。然而,这并不能是WTO应对涉及非书面措施案件的一般法律标准。

 

上诉机构表示,当仲裁一项涉及非书面措施的案件时,受挑战的特定措施和原告方描述该措施的方式将会决定所需要的证据的种类,以及原告方为了证实该措施的存在所需要证明的要素。WTO上诉机构成员最终认定专家组所使用的法律标准没有错误。

 

此外,上诉机构同意专家组对原告方证明了存在TRRs措施所做的裁决。上诉机构表示,这是由作为单独政策一部分的协同运作的单独限制所组成的,为的是获得进口替代产品并且降低贸易赤字。

 

上诉机构还确认,专家组裁决DJAI程序(阿根廷辩称这仅仅是一项海关程序)违反WTO规则的进口限制。履行该程序的各个步骤并不“自动地”意味着之后能够获得出口权利。

 

上诉机构还支持了欧盟额外的一点——即23项适用TRRs的“特定案例”足够确认这些措施是欧盟最初的专家组请求中所提及的“争议措施”。

 

然而,考虑到在此方面欧盟的上诉只能以阿根廷赢得自己就TRRs的上诉为条件,上诉机构成员并未裁决这些措施是否违反了贸易规则。

 

与此同时,日本在提交反诉的问题上败诉,特别是在TRRs措施是否违反了涉及贸易措施的公布和实施的GATT条款方面。之前的专家组未就此问题作出裁决,对此上诉机构保持一致。

 

原告方注意到损失,呼吁采取行动

 

本案原告方迅速发表声明谴责阿根廷的政策,并且敦促阿根廷官员尽速采取行动取消这些政策。

 

欧盟在一项声明中表示:“阿根廷应当停止这些政策,允许欧洲企业同他们的阿根廷伙伴重新开始正常的商业往来”。欧盟补充到,这些措施给进口欧洲产品的阿根廷进口商造成了“严重的负担”并且使得外国企业在南美国家的经营变得困难重重。

 

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尔·弗罗曼(Michael Froman)做出了类似的评论。他表示,阿根廷这种“保护主义措施”已经极大地损害了美国的出口。这可高达每年数十亿美元的出口额,为美国的中产阶级提供高质量工作。

 

日本产业经济大臣宮沢洋一(Yoichi Miyazawa)表示:“考虑到新兴经济体的保护主义措施或可增多,希望阿根廷尽快落实这一裁决,这与裁决本身同样重要”。

 

阿根廷回应

 

根据上周的裁决,内阁首席部长豪尔赫·卡皮塔尼奇(Jorge Capitanich)在总统府向记者表示,阿根廷将与原告方进行双边磋商并制定措施。然而,由于2008年经济危机后果尚存,这只有在“分析情势”之后才可能发生。

 

此外,卡皮塔尼奇表示,上诉机构裁决“不要求阿根廷的贸易管理政策做出任何即刻的调整,”并且辩称DJAI是“帮助海关机构确保国内市场得到保护的基本要素。”

 

阿根廷内阁还声称阿根廷在过去的11年中,是10个“进口增长最多”的国家之一,同时辩称原告方属于WTO成员中最经常输掉贸易争端的国家。

 

依据WTO争端解决实践,如果阿根廷不能立即使争议措施符合WTO规则,当事方可以达成双边协议容许在一个合理时间内实施裁决。否则,当事方还可以寻求仲裁。

 

ICTSD报道。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11 二月 2016
美国总统奥巴马和意大利总统马格雷拉公开敦促完成美国和欧盟之间的主要贸易和投资协定TTIP,这距离美欧两大贸易巨头召开新年第一次谈判回合仅有数周时间。 周一,奥巴马在华盛顿举行的双边会谈后表示,“我们同意,美国和意大利之间的联合行动不仅符合双方的利益,也有利于在过去几十年支持了如此多和平和繁荣的更广泛的跨大西洋关系。”他 称 ,完成TTIP贸易谈判是提振这种关系的一种途径。...
Share: 
12 二月 2016
屠新泉 自2008年升级为峰会机制以来,G20已经成为全球经济治理的首要平台,并已经由最初的危机应急管理机制向真正的全球经济治理机制转型。在这一转型过程中,贸易和投资议题的重要性日益显现。多边贸易体制在G20中的作用最初与抵制贸易保护主义紧密关联,WTO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圆满完成了这一使命。但另一方面,WTO多哈回合迄今仍未成功结束,G20未能提供有力的政治指导也是其中的重要原因。...
Share: